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718章 杀鸡儆猴
  第718章杀鸡儆猴

  见到两名虎师如此凶悍,戴鹏程瞬间变了脸色,下一秒,他怒吼一声,一扯被子罩向了两人。

  与此同时,他像是猎豹一样撞向旁边的衣柜。

  “呼!”

  被子在两名虎师斩落在地,只是再抬头,戴鹏程已经撞破了衣柜,像是老鼠一样钻入进去。

  “咔嚓!”

  斧头一劈,衣柜一声巨响,裂开一个大口子,十几件衣服也跌落,只是没有伤到戴鹏程。

  视野中,只见戴鹏程从一个暗门跑了出去,窜到了外面的幽暗走廊。

  韩擒虎嘴角勾起一丝戏谑,点燃香烟大力吸了两口:“这家伙,狡兔三窟啊。”

  “可惜今晚就是孙猴子,你也逃不出叶少的掌心。”

  他漫不经心地转身,领着两人晃悠悠向楼下走去。

  此刻,五六名漏网之鱼,也连滚带爬冲向一楼,这些戴鹏程的亲信,被虎师踹门进来的时候,第一反应是错愣,随后大怒,接着出手,待近半人被劈落倒地后,剩余的人就失去对战信心,只想着跑路。

  “嗖!”

  戴鹏程提着军刀冲到一楼,想要喝叫守卫赶紧杀敌,结果却发现清一色虎师,戴氏守卫一个都没有。

  天墨见到戴鹏程,冷漠地站了出来。

  “嗖!”

  无路可走,戴鹏程怒吼一声,一脚踢在墙壁上,随后像是利箭一样扑向天墨。

  他的右手被叶天龙重创无法使用,只能左手拿着刀全力一战,虽然动作别扭,但气势还是很足。

  “啾啾啾!”

  冲锋途中,戴鹏程还一按军刀,前端瞬间射出八枚银针,一闪而逝。

  天墨脸上没有丝毫表情,他漫不经心的踏出半步,在戴鹏程的惊愣中,从容不迫躲过了银针。

  接着,黑刀一闪。

  戴鹏程惨叫一声,连人带刀被劈落,军刀断成了两截,胸口也多了一道血痕,鲜血哗啦啦的流淌。

  如非叶天龙要活口,只怕他已经死了。

  戴鹏程脸色苍白,很是难受,眼里还震惊地看着天墨,难于置信那一刀的霸道,可也不敢再尝试。

  他挣扎着转身,想要寻找其它出口跑掉,却见到韩擒虎压了上来,堵住他最后的逃生缺口。

  “啊”

  与此同时,戴鹏程见到,侥幸跑出来的五六名亲信,像是无头苍蝇冲撞一番后,又跑回了正门。

  毫无疑问,其余出口都被堵住了。

  戴鹏程吼叫一声:“全部过来,齐心杀敌!”

  “嗖嗖嗖!”

  五六名戴鹏程的手下,还没来得及聚集一起,就见十几道斧光无情落下,把六名戴氏亲信斩在地上。

  满地鲜血,流淌着难闻的血腥,即使夜风从门口涌入进来,也无法消散这股残酷的气味。

  “戴管家,外面风大雨大,何必跑出去找罪受呢?”

  叶天龙捧着一个锅走了上来,笑容灿烂看着戴鹏程开口:“不如坐下来,一起吃顿香辣皮皮虾?”

  “叶天龙!”

  看清叶天龙面目的戴鹏程,咬牙切齿喝出一声:“是你偷袭我们?”

  “什么叫偷袭?这叫以牙还牙。”

  叶天龙嘴里吐出一个虾壳:“你都可以叫杀手来杀我,我就不能过来要你的命了?”

  “戴管家,你真是让我失望,我昨晚给你留了一条活路,你不好好珍惜,偏偏要自取灭亡。”

  叶天龙脸上流露一丝无奈:“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,血性男儿,还是脑子进水?”

  戴鹏程拳头猛地攒紧,装疯卖傻地吼道:“什么杀手?我不知道你说什么。”

  “叶天龙,你要找我晦气直接说,不要血口喷人。”

  他举起军刀,威武不能屈的态势:“只是你要记住,得罪了戴家,你和宁红妆将永无宁日。”

  “以前不懂什么叫睁眼说瞎话,我现在算是明白了。”

  叶天龙挥手让人把风衣男子拖过来,望着脸色一变的戴鹏程道:“你要抵赖,你就不该跟他联系。”

  “更不该让他留在这里疗伤,顺便说一句,我能找到这里,也全靠这位老兄帮忙。”

  戴鹏程喝出一声:“姚铁柱,你敢出卖我?”

  他右手一抬,半截断刀射向了风衣男子,凌厉无比。

  风衣男子虚弱睁开眼睛,神情很是痛苦,但什么都做不了,也说不了。

  “当!”

  叶天龙轻描淡写踢出一脚,把半截断刀踢飞出去:“他算是我半个人,你不能杀他。”

  风衣男子嘴唇紧咬,很是悲愤,但没半点法子,成王败寇,他根本玩不过叶天龙。

  “没错,宁红妆的油漆是我叫他泼的,也是我让他杀你的。”

  戴鹏程被叶天龙不屑目光激怒,何况人证摆在面前,再抵赖就太丢人了,他很是猖狂地点着叶天龙:

  “我就是看你不顺眼,想要弄死你,怎样?有本事,你弄死我啊。”

  戴鹏程按着胸口的伤口:“我是戴家的人,虽然微不足道,但你动了我,戴家一定灭了你全家。”

  “就是跟你有关的宁红妆,戴家也会因为你被轮十遍八遍。”

  淡淡的杀机呈现,但随即恢复平静,叶天龙靠在椅子上,不置可否的笑笑:

  “到这地步,还这么嚣张?看来老韩说的没错啊,坐井观天久了,脑子也就秀逗了。”

  叶天龙手指弹飞一个皮皮虾:“我都杀光你们的人了,你觉得,我会不敢动你?”

  戴鹏程嘴角牵动一下,随后又冷笑了起来,在他看来,叶天龙要杀他,早杀了,何必现在废话?

  之所以不敢动手,一定是惧怕背后的戴家,生怕杀了自己,再无周旋余地。

  毕竟守卫的贱命,跟自己无法相比,叶天龙是绝对不敢杀自己的。

  想到这里,戴鹏程吐出一口血水,上前一步,狞笑不已:“有种,就杀了我,别婆婆妈妈。”

  “不敢杀我,就赶紧放了我,有多远滚多远,再叫宁红妆过来陪我三天,我饶你一条狗命。”

  他声音忽地拔高,如疯如魔:“不然,你们有一个算一个,全都要死。”

  叶天龙淡淡一笑,手指微微一勾!

  “呼!”

  四道斧头闪过,劈在戴鹏程的双手双脚,四股鲜血迸射出来。

  “啊”

  在风衣男子心神一颤,眼露惊惧时,原本还站立的戴鹏程,顷刻失去了四肢,啪一声摔倒在地。

  他发出凄厉的惨叫,鲜血哗啦啦的乱流。

  “我刚才留你废话,不是我不敢杀你,而是我需要杀鸡儆猴。”

  叶天龙俯身看着脸色惨白的戴鹏程叹息:“杀鸡儆猴,怎么可能太早杀掉鸡呢?肯定要慢慢来。”

  在他直立身躯的时候,韩擒虎叼着一支烟,亲手抓过一把斧头,对着戴鹏程劈了下去:

  “扑!”

  “戴家人啊!”

  “有种啊!”

  “陪三天啊!”

  “死全家啊!”

  在风衣男子彻底崩溃看着大卸八块的戴鹏程时,叶天龙笑容温润看着他,声音很是轻柔:

  “告诉我,戴夫人他们一般住哪里?”

  “西、、西湖市断桥花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