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717章 蛮横虎师
  第717章蛮横虎师

  “一个小时前,在警察到来之前,风衣男子忍着伤势跑掉了。”

  “他潜入一个诊所弄了药和纱布处理伤势,换了一套医生的制服,然后偷了一辆车子离开。”

  “二十分钟前,他进入了郊外的月亮花园,那里有五十多号人把守。”

  前行的车子中,韩擒虎把黄雀传来的消息,一五一十告知叶天龙:“百里花查过那物业,戴家的。”

  叶天龙眼皮跳了一下,却没有太多意外,显然已经猜到风衣男子的背后人:“果然是戴家人。”

  “我就说,孔家、宋家暂时不能妄动,还有谁这么猖狂要我的命,一猜就是戴家派来的杀手。”

  “而且八成是为了戴鹏程一事报复,还以为戴鹏程是一个识趣的人,没想到也是脑子进水了。”

  韩擒虎嘿嘿一笑:“这也不能怪他们,戴家低调久了,有机会出来呼吸,哪还能被打脸后憋着啊?”

  “今晚,下死手?”

  他提醒一句:“这可是戴家人?”

  叶天龙拍拍他的肩膀:“当然,他们都要我命了,你觉得,我应该以德服人?”

  “我不是君子,从来不会十年报仇,一般两三天就报了。”

  “再说了,不干翻他们,明天上厕所都会被炸弹。”

  戴家又怎样?连戴家都踩不下去,又怎么跟金学军叫板?叶天龙淡淡出声:“但要做的干净一点。”

  韩擒虎没有惧怕,相反一脸炽热,捏出一支烟:“一定干干净净。”

  他今晚挑选的虎师,是两百多人中最精锐的十八人,他有着绝对的信心。

  凌晨一点,风雨交加。

  对于正常人来说,这个时候,是眼睛最犯困,加上风大雨大,意识更为脆弱。

  三名守卫厚重铁门的戴氏弟子,实在又冷又困,于是抽出一支中华烟燃起,贪婪用力地吸了几口。

  随后,他们又齐齐吐出一口浓烟,缓解身上的寒冷和困意,同时,诅咒着这让人烦闷的凄风苦雨。

  “呼!”

  就在这时,三名戴氏守卫听到夜空锐响,齐齐抬头,正见三把消防斧抛射过来,雷霆一击。

  “砰!”

  三人根本做不出反应,就被斧头射中半边脖子,钉入后面颤动的铁门上。

  鲜血顷刻喷射出来,比雨水还要激烈。

  三名戴氏守卫眼睛瞪大,嘴里的香烟都还在燃烧,他们眼里的最后剪影,是十八名身披雨衣的男子。

  一个个身材魁梧,提着一把红色消防斧,军靴踩在雨水上,啪啪作响,就跟野兽一样摄人。

  听到铁门的轰然巨响,里面几名戴氏守卫,下意识跑过来查看: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呼!”

  四人刚刚打开铁门,就见四道斧光劈下,四名戴氏守卫连惨叫都没发出,就被斧头砍成了两截。

  韩擒虎长得猥琐,看着唯唯诺诺,但带出来的虎师,全是野兽般的好手,蛮横,凶残,力大无穷。

  十八名最精锐的虎师,就以这种简单、粗暴的方式,杀入了月亮花园。

  面对大海崩堤般狂卷而来的虎师铁流,听到动静闻讯赶来的巡逻队员,瞳孔闪烁着绝望。

  虽然举起了手中的兵器,但就如在滔天巨浪中,拼命挣扎的小舟,当巨浪倾压而下,小舟支离破碎。

  野蛮的斧光,把八人组的巡逻对手,轰然斩落在地。

  十八名虎师一声不吭,但他们的眼睛,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燃烧,流露着一种可怕的力量。

  无坚不摧!无人可挡!

  “啊”

  伴随着凄厉的惨号,空气中,又升腾起了几团新的血雾。

  此时,月亮花园还有四十多名戴氏守卫在沉睡,外面的惨叫和动静,硬生生被风雨掩盖了大半。

  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,死亡正裹着冷风慢慢靠近,很快,三十多名戴氏守卫全部死在了床上。

  他们至死都没有看清楚是谁要了他们的命,仅感觉到脖子冰凉就失去了呼吸。

  主建筑有四个出入口,为了防止混乱逃走戴鹏程,叶天龙让人把其中的两个门堵死,只留大门开着。

  随即,他还走入了厨房,打开冰箱看了看,取出冰鲜的皮皮虾,然后热锅,开始做香辣皮皮虾。

  “嗤!”

  热油下锅,很快发出声响,还伴随一股香气,叶天龙动作麻利地把洗好的皮皮虾丢进去。

  他完全没有理会外面的打杀,好像跟他没有半点关系。

  “四周哨卫、一楼守卫,还有监控室的四人,一共五十三人,全部搞定。”

  当叶天龙做好一锅皮皮虾的时候,韩擒虎走回到叶天龙的身边,随后向二楼位置偏偏头:

  “剩下的几个正主,估计还在楼上沉睡。”

  叶天龙夹起一个皮皮虾送入嘴里,热乎乎的暖和着身子:“一队人守住外围,一队人上楼清理。”

  “把他们给我请下来,让我看一看,究竟有没有大鱼。”

  韩擒虎点点头,亲自带着人上楼,这时,天墨也走回叶天龙身边,手里提着一个人。

  正是风衣男子。

  这一次,他的左脚也被打断,整个人奄奄一息,很是痛苦。

  他看到叶天龙,既愤怒,又惊惧,显然没想到,他找到这里来了。

  “是不是很惊讶我的出现呢?”

  叶天龙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,动作麻溜地吐出虾壳,然后看着满脸痛苦的风衣男子一笑:

  “不杀你,不是不敢杀,也不是怕警察,而是故意放你走,你不肯说出背后人,我只能跟着你来。”

  风衣男子盯着叶天龙挤出一句:“混蛋!”

  “放心吧,澳门赌博网站:我不会杀你的,我还要留着你做走狗呢。”

  叶天龙嘴角勾起一丝笑意:“我想,你一定会成为,我一条很好的疯狗。”

  他漫不经心,很随意,但他的声音中,有着一种深入人心的内在力量,让人情不自禁的去相信。

  风衣男子胸膛一阵起伏,随后气得喷出一大口血。

  此时,戴鹏程正抱着两个艳丽女人大被同眠。

  戴鹏程睡觉一向警醒,虽然怀中搂着的是女人雪白温润的身躯,但江湖人特有的警醒却并没有丢失。

  所以在门被踢开的瞬间,他已经从床上麻溜跳了起来,手中还拿着从枕头下面抽出来的军刀。

  “什么人?”

  黑暗中,一股寒流从敞开的门扉侵袭进来,让戴鹏程裸露的肌肤泛起一层鸡皮疙瘩。

  借着走廊隐隐约约的光亮,可以看见是一个人,戴鹏程便放了一半的心,嘴角甚至挑起嘲讽的笑意。

  这别墅有六十多名手下,旁边两个屋子还有八名亲信,其中两人有枪。

  一个人来找自己晦气,等于找死。

  “叶少弄了香辣皮皮虾,戴管家下来吃几个吧。”

  韩擒虎靠在门框上,叼着香烟轻轻一笑:“千万不要拒绝。”

  “因为它可能是你最后一顿了。”

  戴管家脸色巨变,随后厉喝一声:“去死!”

  几乎同一个时刻,他身边两名艳丽女子猛地弹起,像是利箭一样爆射向韩擒虎。

  途中,她们手里都抓着一把锋利小刀,杀气腾腾。

  “呼!”

  韩擒虎摇摇头,叼着烟退后两步,在他退出房间时,两名虎师从后面闪出,斧头气势如虹劈落。

  “啊”

  斧头一闪,两女溅血落地,身首异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