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716章 月黑风高
  第716章月黑风高

  车子很快回到孔雀园,澳门赌博网站:宁红妆开门带着叶天龙进去,虽然经历一场凶险,但她心态已经平和下来。

  有叶天龙在,宁红妆感觉不到半点惊慌,相反,心里很是安宁,她清楚,这就是安全感。

  同时,她暗骂一声命运真是狗娘养的,一个曾被自己厌恶的男人成了依靠,这玩笑还开的真大。

  “嗯!”

  就在宁红妆伸手打开壁灯时,叶天龙从后面抱住了她,贴着她的耳朵轻柔笑道:

  “我有不少仇家,你这样跟我混在一起,很容易受到惊吓甚至有生命威胁,有没想过踹了我?”

  被叶天龙在耳边一吹,宁红妆感觉俏脸发烫,全身也有了异样,但很快又板起了脸,重重哼了一句:

  “你觉得,我是一个怕危险的人吗?再说了,危险人物,有谁危险过你?”

  宁红妆语气带着讥嘲:“我长这么大,认识不少人,最危险最混蛋的人就是你。”

  “好像有点道理。”

  叶天龙脸上绽放一丝笑容,嗅着女人秀发上散出来的香气:“也有点感动,我这么危险,你还要。”

  “不用感动。”

  宁红妆呼吸变得些许急促:“你我就是各取所需,哪天你腻了,或者我腻了,咱们就好聚好散。”

  她感觉到叶天龙呼吸中的气息,所触碰的肌肤就像要融化了一样,忍不住闷哼几声:

  “刚才那个风衣男子,你觉得会是什么人?跟戴家会不会有关?”

  宁红妆轻声问出一句:“毕竟昨晚我们一起得罪了戴鹏程,风衣男子今天针对的也是我们两个。”

  叶天龙笑容很是恬淡:“管他什么人,反正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,放心,我会摆平这件事。”

  他的眼睛闪烁一抹光芒:“也许,明天醒来,那些人就再也不复存在了。”

  “不要乱来。”

  宁红妆轻声叮嘱一句:“你现在处于风口浪尖,一旦被人抓到借口,就会有不少人向你发难。”

  “以前你有林晨雪,有荣家庇护,还把金学军他们扯入进来,扯扯虎皮也能做大旗。”

  她显然知道不少:“可现在,荣家跟你闹翻,林晨雪跟你分手,听说金学军他们也跟你拉开距离。”

  “你现在就等于站在悬崖,再也没有栏杆保护了,一旦失足,就会掉入万丈深渊。”

  宁红妆低声一句:“孔家、宋家可都盯着你呢。”

  “金学军的德性,我当然知晓,我再有事,他不仅不会帮忙,还会落井下石。”

  叶天龙扬起一丝笑意:“不过我从来没想过靠他,我只是想要知道,你会不会全力庇护我?”

  宁红妆俏脸一板:“我就一个副总,在明江有点份量,放在华夏,球都不是,怎么庇护你?”

  “有没有能力是一回事,愿不愿意又是一回事,我只是想知道,你的心声。”

  叶天龙神情认真:“这样将来真要出事了,我才不会寄予太大希望,也就不会太失望。”

  宁红妆沉思,随后微不可闻:“你把叫红妆的百褶裙送给了我,我又怎会不愿意,做你的红妆?”

  叶天龙眼里掠过一抹柔和,用力抱紧着怀中的女人,似乎要把自己融入进去。

  宁红妆俏脸红润,似水柔情。

  “你怎么了?”

  看着宁红妆就要滴出水的大眼睛,叶天龙明知故问道:“好像很不舒服一样?”

  “你大爷!”

  宁红妆没好气地斜视叶天龙一眼,整个脸都要烧起来了,红彤彤的像是成熟苹果。

  明明就是你把人家弄成这个样子的,还问人家怎么了,真是下十八层地狱的王八蛋:

  “别动我,我去洗澡,油漆味呢。”

  宁红妆伸手要推开叶天龙:“那混蛋,几乎是原漆泼我。”

  叶天龙却一把抱紧女人:“你在商界叱诧风云可以,去掉油漆气味这样的事,肯定不专业。”

  “还是我帮你洗吧,再说了,你背后的痕迹,你一个人也去不掉啊。”

  宁红妆挣扎几下,随后放弃抵抗:“风大雨大,跟你一起洗,百分百要感冒。”

  “就是因为风大雨大,才要一起洗啊。”

  叶天龙努力消散着宁红妆今晚的压抑清晰,声音如春风一样轻柔:“这可是有古人名诗佐证的。”

  “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,随风潜入夜,少女变大嫂”

  宁红妆先是微微一怔,随后笑骂着捶打叶天龙:“什么鬼啊,流氓,你念什么鬼诗,大流氓”

  宁红妆所有压抑,所有凝重,都在此刻消散无踪。

  叶天龙趁机一把抱起女人,笑着把剩下两句诗念完:“晓看红湿处,花重锦官城。”

  这是原本的诗句,没有半点改动,可是因为前面四句的暧昧,宁红妆就觉得这两句一语双关。

  她更加用力拍打着叶天龙:“王八蛋,以后叫我怎么面对古诗?你最好不要说认识我。”

  叶天龙没有说话,只是笑着吻住女人,随后走入了灯光温馨的浴室。

  宁红妆先是挣扎两下,接着双手勾住叶天龙的胳膊,晃动的丝袜长腿,也渐渐安静下来

  两个小时后,叶天龙从大床上起身,把被子给宁红妆盖好,随后自己也穿上衣服,他离开卧室出门。

  “轰!”

  外面电闪雷鸣,六辆车子已经在等待,一闪而过的刺眼闪电中,十八道黑影撑着雨伞安静等待。

  一个个身躯魁梧,笔挺地跟长枪一样,这就是韩擒虎训练出来的虎师。

  门口角落,一人正蹲着吸烟,见到叶天龙出来,马上露出金色大牙,丢掉香烟走了上来:

  “大哥,黄雀锁定对方位置了。”

  “背后的人,想要我死,那我就要他死。”

  叶天龙要一劳永逸解决问题,不能让宁红妆再承受危险:“月黑风高,杀人之夜。”

  他像一把杀敌无数的刺刀,基础雄浑坚固,同时有锋利的棱角,内蕴的霸气遮也遮不住地弥漫身上。

  韩擒虎微微一怔,随后竖起大拇指:“大哥,你好像猛了很多?”

  叶天龙眼睛眯起:“三年之约,怎能让人笑话?”

  沉默的巨人,一旦伸出他的铁腕,就再也不会收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