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715章 疯子
  第715章 疯子

  有能力对付宁红妆却只是泼红漆,还让宁氏保镖在咖啡厅打一顿,甚至乖乖被扭送警局接受拷问。

  直到现在才雷霆出手,叶天龙很清晰判断,风衣男子目标怕是自己,对宁红妆下手不过是引出自己。

  “嗖!”

  风衣男子歪头看着叶天龙,一抹脸上雨水,流露亡命之徒的嗜血气息。

  他目光炯炯,就跟老鼠一样发光,他盯着叶天龙就跟老鼠盯着大米一样,今晚无论如何都要吃掉。

  背后的人给他下了死命令,一定要教训宁红妆,杀了叶天龙,他向来是一个执行力很强的人。

  如今,宁红妆已经教训了,还用宁红妆把叶天龙引了出来,就剩下要叶天龙的命了。

  虽然刚才一撞没有撞死叶天龙,但对于风衣男子来说,这是叶天龙的垂死挣扎,待会就会死翘翘。

  这些年,他袭杀的目标还没一个活口,一个都没有,他每次杀完人后都会跑去精神病院。

  一是躲避警方和仇家的追查,二是感受神经病人的疯狂,保持他的杀意和疯狂,这样,下次杀人才会更加犀利。

  虽然风大雨大,但风衣男子感觉自己,依然能够听到体内血液的沸腾,他觉得,自己要疯了。

  “嗷”

  风衣男子猛然嘶吼一声,发泄着心中淋漓尽致的战意:“杀!”

  叶天龙淡淡出声:“这么勇猛,痛快一点,告诉我,你背后的人是谁?”

  风衣男子喷出一口热气,没有理会叶天龙的话,只是双脚猛地一震,像是离弦之箭,冲向了叶天龙。

  叶天龙手指轻轻一挥:“活口!”

  话音落下,就见一道人影嗖一声冲了过去,爆发出惊人态势,猛扑比他高半个脑袋的风衣男子。

  势若奔雷!

  拳脚轰出密不透风的连绵杀招,风衣男子脸色微变,没有想到叶天龙身边还有这等高手。

  只是他已经没有退路,只能硬碰硬格挡天墨攻击,拳脚相交激发出刺耳闷响。

  “杀!”

  被天墨连番攻击不断退后的风衣男子,在背部贴到树木时怒吼一声,处处受制的愤怒激起了他凶性。

  他貌似鲁莽地弯腰,肌肉贲起的后背硬抗天墨砸来的铁拳。

  “扑!”

  风衣男子吐出一小口鲜血,但却没有丝毫惧意和沮丧,就着承受铁拳的瞬间,他一个前倾滑步。

  他势大力沉把天墨整个人撞腿,天墨倒退时一脚踹出。

  砰!

  风衣男子撞中吉普车玻璃窗,玻璃瞬间碎裂掉落。

  风衣男子觉得整个腹部翻江倒海,一股血腥顶上喉头到口腔,他咬牙压下这口到嘴边的血液,凝重。

  在他念头还没来得及散去时,天墨已经冲到了面前,速度更急更快,力量更猛。

  风衣男子嘴角止不住牵动,双手猛然抬起架住天墨的拳头,硬生生挡住对方的冲击。

  一冲一挡,两个人在道路上滑行。

  “滋!”

  两人的靴子跟地板摩擦,雨水翻卷迷蒙着人的眼。

  叶天龙握着宁红妆的手,脸上多了一丝玩味:“这家伙有点来历啊。”

  宁红妆口干舌燥,掌心微微用力:“这人怎会知道,通过伤害我就能堵上你?他怎知道我们关系?”

  她打了一个激灵:“莫非是戴家人?”

  叶天龙笑了一下:“何必猜想?待会拿下他,打一顿,就知道他来历了。”

  宁红妆环视周围一眼,扫过几辆匆匆离去的车子:“天龙,千万不要当街杀人。”

  叶天龙没有回应,只是握握她的手,示意她放心。

  “砰!”

  这时,天墨跟风衣男子再度来了一个碰撞,两个拳头硬碰后,一声闷响炸裂,大篷雨水散去。

  风衣男子摔飞了出去,途中喷出一口鲜血,狠狠撞在吉普车上,车门凹陷下去,他也摔倒在地。

  “嗯!”

  风衣男子咬牙忍住疼痛,挣扎着站起来,同时去摸怀里的东西。

  只是还没等他拿出东西,一道黑光就无情闪过,风衣男子的手,咔嚓一声断掉,落在地上触目惊心。

  “啊”

  在风衣男子发出一声惨叫时,又是一道黑光闪过,他的左边肩胛,也被无情洞穿。

  风衣男子倒在地上,满脸痛苦。

  雨水一打,他忍住了疼痛,干练的想要起来逃走,但刚刚起来,脖子后面就被一只手捏住了。

  整个人竟然就被天墨一只手给提了起来。

  下一秒,天墨就像是提着一个玩具人偶一样,将他对着一棵大树撞了过去。

  “砰,砰,砰!”

  一连七下,风衣男子是面部对着树木撞的,早已鼻青脸肿,鼻子额头上全都冒着血。

  他的口中发出痛苦无比的呻吟,但声音却不大,似乎脖子被什么卡住了,刚好控制了他的音量。

  “你不是神经病吗?神经病也会痛?”

  在宁红妆伸手拉住叶天龙想要他制止时,叶天龙转动方向盘,来到风衣男子的面前,淡淡出声:

  “给你一次机会,说,背后主事人是谁?”

  叶天龙很平静地开口:“不说,你日子会很难过的。”

  天墨揪着他的手一紧,下一击,将会是雷霆万钧。

  此刻,风衣男子快要崩溃了,心中惊骇无比的同时,更是把背后人的祖上十八代女性问候了一遍。

  尼玛!哪个混蛋说精神病人有特权的?眼前小子比自己还要疯狂!可是他清楚自己不能招认出来。

  他艰难挤出一句: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“砰!”

  天墨猛地一甩,风衣男子上半身狠狠撞击树干,一声巨响,他从树干上滑落,口鼻喷血。

  肋骨断了三根。

  远处,响起了警笛声,还有警灯闪烁,毫无疑问,好心人见到这里打斗报警了。

  “天龙,不要杀他!”

  宁红妆伸手拉住叶天龙:“不要杀人,让警察跟进吧。”

  她做事虽然也是不择手段,可始终不想叶天龙大庭广众杀人。

  这么多摄像头,一旦坐实或者曝光,叶天龙将会很麻烦,特别是这个敏感的时候。

  叶天龙制止天墨下死手,干脆利落出声:“走!”

  他一脚踩下油门,开着车离开半死不活的风衣男子,但与此同时,左手探出车窗,打出了一个手势。

  黄雀在黑暗中亮起了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