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713章 变故
  第713章变故

  叶天龙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会丢下三年之约这个承诺。

  也许是金学军的态度刺激到他,也许是游戏世间的心态开始转变,总之鬼使神差向金学军下了战书。

  三年后,要么金学军看他笑话,要么他看金学军笑话。

  在叶天龙要进厢房的时候,暗影中闪出一道人影,二话不说,一刀就向叶天龙劈了过来,速度极快。

  没等叶天龙出手,一道更璀璨的黑光闪起,天墨从叶天龙背后冲出,毫不留情斩向了那一道白光。

  “当!”

  一声巨响,两刀狠狠碰撞,偷袭者闷哼一声,向后退出了四五步,重重撞在墙壁,发出一声闷响。

  天墨却没有半点退后,反而气势更足,又是一刀斩向了对手,带着雷霆万钧的杀意。

  “天墨,不要杀他!”

  叶天龙喊出一声:“自己人!”

  黑刀斩断了对手的刀,飘落的头发,然后停在了对方的脖子上,就差一厘米,对手就要人头落地了。

  天墨的刀很黑,脸很白,可是比起白毛狼的脸,实在不算什么,白毛狼真的没有血色。

  生死一线之际,白毛狼即使不怕死亡,也会本能生出反应。

  他的额头还滴落一颗汗珠,落在地上,摔成八瓣。

  “天墨,自己人,白毛狼,会所的人,他出手不是想要伤害我,而是试一试自己的刀法。”

  叶天龙挥手让天墨把刀收起来,随后又向白毛狼笑着介绍:“这是我兄弟,天墨,他来过一次。”

  “可惜上次你不在,不然你们早就认识了。”

  天墨面无表情,澳门赌博网站:但向白毛狼伸出了手:“你好!”

  白毛狼呼出一口长气,反应过来的他苦笑一声,随后握着天墨的手:“天墨兄弟,你好。”

  接着他又一脸感慨:“这些日子苦练,我以为自己长进不少,应该可以达到你八成水准。”

  “可是没有想到,我还是自大了,天墨兄弟这一刀,我这一年都怕挡不住,太霸道了。”

  白毛狼对天墨流露强者炽热之余,神情也有一抹沮丧,精心琢磨的一击,被天墨打得满地找牙。

  天墨又淡漠出声:“我,杀人的刀,你,很不错。”

  在白毛狼微微一怔的时候,叶天龙笑着解释一句:“天墨的意思是,很多人都挡不住他刚才一刀。”

  “因为他为了保护我,出手第一招往往是惊天一击,你能挡住第一招,已经很不错了。”

  叶天龙嘿嘿一笑:“当年我也差点折在他的出鞘一刀,所以你根本不用太沮丧。”

  他宽慰着郁闷的白毛狼:“而且你又多一个可以讨教的人了,对你来说是百利无一害啊。”

  “甚至刚才的一刀,你如果好好体会的话,也能悟出不少东西?”

  听到叶天龙的话,白毛狼的眼睛亮起,一拍大腿,是啊,天墨这么厉害,以后又多一个切磋伙伴。

  向来对人冷冰冰的他,罕见露出灿烂笑容:“天墨兄弟,谢谢你,以后多多指教。”

  “有空多来这里玩,费用算我的。”

  天墨依然没有表情,只是应了一个字:“好。”

  竟然是叶天龙的朋友,而且白毛狼看起来也真诚,天墨不介意拿他做练刀,相互切磋成长。

  “对了,我躲在这里,是想要跟你说一件事。”

  白毛狼把叶天龙拉到旁边的休息室,神情带着几分肃穆开口:“前天这里来了一伙客人,其中有几个明江重要官员,他们喝酒闲聊的时候,其中一人嘴快泄露了一个消息,有人用重金打点了他们。”

  叶天龙好奇问道:“打点他们,为了什么事?”

  “有人要对斧头帮和飞龙帮下手,而且将会是雷霆之势。”

  白毛狼看了门口一眼,天墨把守让他感到心安:“对方砸出重金,就是让官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

  叶天龙眼皮跳了一下:“对斧头帮和飞龙帮下手?”

  “我知道你跟飞龙帮有不少渊源,还跟老鹰是好兄弟,所以提醒你一声,给飞龙帮打个招呼。”

  白毛狼声音很是低沉:“免得你精心呵护的飞龙帮,一夜之间灰飞烟灭。”

  叶天龙心里一动:“知道是谁要搞事吗?”

  “这个没探听到。”

  白毛狼咳嗽一声:“虽然乌鸦死了,斧头帮和飞龙帮又干过不少架,双方元气有一定损伤。”

  “但敢对斧头帮和飞龙帮同时下手的,绝对不是阿狗阿猫一般的势力。”

  白毛狼想得很精准:“至少也是戴家这样的地下霸主。”

  叶天龙点点头,伸手一拍白毛狼的肩膀:“好,我会提醒老鹰的,让他和飞龙帮最近小心暗算。”

  “叮!”

  就在这时,叶天龙手机忽然响起,一个视频电话涌入进来,叶天龙扫过一眼,嘴角勾起一丝笑意。

  宁红妆。

  白毛狼识趣地离开房间。

  “宁总,怎么了?”

  叶天龙接通电话,看着视频对面的丽人,笑容很是邪魅:“分别五个小时,就开始想我了?”

  宁红妆好像是在一个咖啡厅,坐在一个卡座,面前摆着热乎乎的咖啡,四周流淌着舒适的轻音乐。

  “哪里敢想你啊。”

  听到叶天龙的话,宁红妆冷冰冰地出声:“你身边有三个美女泡温泉,我想你岂不是自作多情?”

  叶天龙闻言笑了起来:“看来宁总在水云间又不少卧底啊,怎么?吃醋了?特地来电话查房?”

  “我吃什么醋?”

  宁红妆的俏脸很是精致:“你我之间就是各取所需,你好色,我要发泄,仅此而已。”

  叶天龙一脸郁闷:“好吧,各取所需就各取所需,你给我这个电话,有什么事?”

  “只是想问问你,今晚有没有空,客户送了一瓶好酒。”

  宁红妆淡淡出声:“找不到会品酒的人,所以邀请你去我家喝几杯。”

  叶天龙瞬间笑了,这女人,要自己去她家就去她家,兜圈子这么远,正要回应,他目光微微一冷。

  视野中,一个风衣男子正缓缓靠近宁红妆,手里拿着一个纸杯,但没有喝里面的东西。

  纸杯也不是咖啡厅的。

  听到叶天龙的笑声,宁红妆恼羞成怒,像是被看穿心事的小女孩:“不去就不去,笑个鸟啊。”

  叶天龙忽然捕捉到风衣男子的眼里凶光,下意识向宁红妆喝出一声:“小心!”

  宁红妆一愣,本能侧身。

  几乎同一个时刻,风衣男子猛地窜前,撞开一名保镖,杯中红晃晃的东西泼向宁红妆身子。

  叶天龙只感眼前一红,接着视频对面就看不清,他喝出一声:“宁总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