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712章 逆天
  第712章逆天

  两人一边闲聊,一边吃肉喝酒,很快把窑鸡和烤乳猪消灭干净,几个小菜和一瓶茅台也见了底。

  这一个多小时的午餐,叶天龙从荣学礼嘴里探到不少东西,特别是关于戴家最近的动向。

  戴家不仅砸出重金跟各大家族合作搞项目,收购大小有前途的企业,还动用黑暗力量掌控大小帮派。

  荣学礼透露,看起来戴家只是明江地下皇,其实他不仅是长三角龙头,还掌控着大半个南方黑道。

  只是以前做的隐秘,所以并没引起太多人重视,最近因为戴夫人高调,戴家才让各方慢慢聚焦。

  戴家也不知是不是蛰伏太久,还是看到可以扩展时机,戴夫人为首的激进派四处攻城掠地渗入势力。

  荣家引入股东的消息一出,戴万里马上重金砸过来,价格丰厚的让荣家无人反对。

  荣学礼还告知,看戴夫人的态势,不仅要掌控明江经济命脉,还可能会吞掉斧头帮和飞龙帮。

  听到这些消息,叶天龙感觉距离自己太遥远,但又很熟悉,因为他跟戴万里有恩怨,跟两帮有交情。

  刚刚喝完最后一杯酒,荣学礼的手机震动了起来,接听片刻后,他就一脸歉意起身:

  “叶少,不好意思,我需要去市政府一踏,有点事情需要处理,今天只能喝到这里了。”

  他轻声一句:“待我搞完明江的手尾,我再跟你不醉不归,怎样?”

  “没事,你有正事就去忙吧,咱们来日方长,有很多机会见面。”

  叶天龙也扯过纸巾擦拭嘴角,随后亲自送荣学礼出门:“酒,迟早会喝个痛快的。”

  荣学礼笑着跟叶天龙相伴出门。

  前行途中,叶天龙想起一事:“对了,你知道凌霜哪去了吗?最近没见到她,打电话也关机。”

  荣学礼神情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如实告知叶天龙:“凌霜回了京城,然后就被家里看住了。”

  叶天龙一度以为武凌霜执行什么任务去了,没想到是这种结局,微微一愣后叹道:“因为我?”

  “没错!”

  荣学礼也没有对叶天龙隐瞒:“你跟荣家闹翻后,又伤了宋东华,武凌霜担心你有事就回了京城。”

  “一回到家就被武家看起来了,让她不准跟你再接触,武凌霜不肯答应,于是就被家人看起来了。”

  荣学礼又宽慰一声:“不过你放心,她没有受苦,日子一样锦衣玉食,只是暂时少了点自由。”

  叶天龙心里有愧疚,没想到武凌霜这样执着:“是我牵连了她,你有机会见到她,替我说声谢谢。”

  荣学礼笑着点点头:“好。”

  接着,他玩味一笑:“凌霜的行径,是不是再次证明,她喜欢上你呢?”

  叶天龙淡淡一笑,牛头不对马嘴:“有什么意义?”

  荣学礼一怔,随后也点点头:“确实没意义。”两个不同世界的人,根本不可能走在一起。

  “我失去荣家的庇护,又得罪了宋家,现在很多人对我敬而远之吧?”

  叶天龙笑着抛出一句:“孔家应该也等着找机会跟我算一算旧仇吧?”

  “仇家的事,你暂时不用担心,至少三五个月,孔家和宋家不会找你麻烦,更不敢随便要你的命。”

  荣学礼环视周围一眼,手指一点头顶:“京城的那场混战,让上面很恼火,给五大家发出了警告。”

  “所以不管是宋东华,还是孔子雄,最近都会做乖乖孩子。”

  叶天龙叹息一声:“希望如此。”

  “学礼,你怎么也来这里了?”

  就在两人走到一楼大厅要出门口的时候,侧边走廊也走出一批人,为首的正是金学军和白霜霜几人。

  在金学军有意无意忽略叶天龙时,白霜霜兴奋地跑了过来,喊叫一声:“师父,你最近好威风啊。”

  “咳咳!”

  白霜霜的后半截话还没说完,金学军就重重咳嗽两声,很是直接地打断白霜霜:

  “霜霜,你去启动车子,待会我们还要去第一监狱,时间不多,我跟荣少和天龙聊几句。”

  白霜霜微微一愣,随后点点头,很是遗憾跟叶天龙挥挥手,她就带着人出门去开车。

  此时,荣学礼笑着向金学军开口:“金少,还没回京城啊。”

  “下午去监狱把手续搞定,晚上就可以押解江太保回京城了。”

  金学军轻轻一推眼镜,对叶天龙点点头,又把目光转回荣学礼的脸上:

  “把江太保放在明江,我始终不太放心,而且他迟早会上诉,闹到最高院,带去京城也方便一点。”

  “折腾这么久,总算到告一段落的时候了。”

  金学军伸伸懒腰笑道:“这些日子真累的半死,可也没法子,如果不全力以赴,怎么掐死这大鳄。”

  听起来,江太保一案好像全是他的功劳一样,叶天龙淡淡一笑,不过也没提醒这记性不好的大少:

  那份记忆棒内容,是他发到金学军的邮箱。

  荣学礼此时也笑了起来:“江太保一案,举国关注,金少修得正果,可喜可贺,提前祝你高升。”

  金学军哈哈大笑:“承你贵言。”接着,他把目光转到到叶天龙脸上,意味深长的笑道:

  “天龙,有段时间没见了,听说,你最近又闯祸了?”

  他毫不客气敲打叶天龙:“你这桀骜不驯的性子不好,要改一改,不然迟早出大事的。”

  “以前还有我和凌霜庇护你,帮你解决手尾,今晚我们回京后,可就没有人再庇护你了。”

  “你再闹出事情,澳门赌博网站:只能你一人承担了,你也不要想着找凌霜,我不会再批准她帮你的。”

  金学军目光炯炯:“而且你是一个男人的话,就该自己的事自己担当,拉女人帮忙,很不好。”

  荣学礼正要打圆场,叶天龙平淡一笑,制止荣学礼的好意,目光平和看着金学军:

  “金少认识我这么久,难道还不了解我?我从来不会主动惹事,但也不怕事。”

  他轻声一句: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如犯我,砍他全家。”

  “你啊你,还是这样。”

  金学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摇摇头:“有些人,不是说他招惹了你,你就能反击回去。”

  “你要看,你能不能招惹得起,后果承受不承受得起。”

  他目光锐利盯着叶天龙:“你也不要说公平,这世界从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。”

  叶天龙的表现让金学军显得愈加的失望,虽然叶天龙为他做过不少事,可也招惹了不少祸。

  最让他感觉心中生刺的是,叶天龙是一个不安分的奴才,太有反抗思想,金学军对此很是厌恶。

  这种人,不仅会刺伤对手,也会刺伤自己。

  “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和地位。”

  叶天龙眼里多了一抹深邃:“金少口中的身份和地位,是不是以你们五大家为标准的?”

  “是又怎样?”

  金学军竭力地调整了一下情绪,只是望向叶天龙的目光略有些怪异,同时嘴角挂着一道不屑的笑容:

  “难道你要告诉我,你也能挤入五大家的圈子?”

  叶天龙语气平和:“三年,我踩在上面。”

  随后,他就拍拍荣学礼的手,转身上楼找花如雨三女。

  不是靠近,也不是挤入,而是踩在上面,字眼足够猖狂。

  金学军脸色微变,叶天龙那副狂傲的表情,让他愤怒地踹飞一张凳子,随后一脸狰狞道:

  “三年?我就给你三年,我要看看你如何逆天!”

  荣学礼却是眯起眼睛,心里生出一个声音:天龙,我等着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