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707章 事端又起
  第707章事端又起

  清晨,雨水敲打着窗户,噼噼啪啪,很是喧杂,但又很有意境,对喜欢睡觉的人,是最动听的声音。

  叶天龙也很想再睡一会,可生物钟还是让他六点起来,伸伸懒腰,看到蓝色天花板,打了一个激灵。

  陌生的环境让他本能坐起,但随后又靠回了床上,他想起这是宁红妆的家,也想起了昨晚的疯狂。

  撕掉矜持面具的女人,变得很是疯狂,在桌子上逆推了叶天龙,随后又把战场换到沙发、洗手间

  女人一晚只要了两次,一次,又一次

  叶天龙这几天好不易积攒的体力和精力,又在昨晚翻云覆雨中几乎用尽,所以他现在感觉全身酸痛。

  “醒了?也不多睡一会?外面风雨大着呢。”

  就在他坐在床上发呆的时候,宁红妆从浴室走了出来,房间顿时流淌一抹沐浴露的香气。

  清洗过的长发尽数散开,身上的毛巾裹在中间,裸露出修长的双腿和白皙的肩膀,充满熟透的诱惑。

  叶天龙看着宁红妆傲然的身材,感觉洪荒之力又在丹田凝聚。

  他微微挺直胸膛,扬起一抹灿烂笑意:“习惯了六点起来,风雨大不大都会醒来。”

  他用欣赏目光看着诱人的宁红妆,还把她跟心中几个女人进行对比。

  林晨雪是高高在上的白天鹅,天然清冷,不食人间烟火。

  沈天媚,是一条白狐,每天展示妩媚,还不断撩拔人,但只要一靠近,她百分百又嗖一声溜走。

  而宁红妆是一只接地气的孔雀,虽然每天把自己装扮的艳丽四射,脸上有着冷艳,还时不时跟人争相斗艳。

  但只要获得她信任之后,她就会给予火焰一样的热情,让你能够感受到触手可及的生活气息。

  这种孔雀女人,很难征服,但只要拿下了,九成九是一辈子的跟随。

  “我看你昨晚那么疲惫,以为你已经体力透支过甚,没想到还能那么早起。”

  宁红妆不知叶天龙念头,动作优雅地拿起吹风筒,轻轻吹拂着自己的长发,还玩味丢出一句:

  “看来年轻确实不错啊,恢复就是快。”

  头发吹起,露出更多白皙的肌肤,宁红妆仿佛夜间绽放的昙花,恣意的发出羞人的光泽。

  “什么体力透支过甚?”

  男人哪能说不行?叶天龙扯开被子跳了下来:“我是担心你的身子扛不住,所以昨晚放你一马。”

  宁红妆不置可否一笑,随后话锋一转道:“你还欠我两个问题,第一,昨晚的鸟是怎么掉下来的?”

  “你还念叨着这个啊?很简单,我发善心看飞鸟的时候,把一种麻醉药拍入鸟笼,让它们中毒。”

  叶天龙也没有对女人隐瞒,靠近那具充满香气的身体:“然后掐着它们昏迷的时间拉弓。”

  “在它们要昏迷前一刻,用频率相似的弓颤声音冲击它们脆弱神经,于是一个个啪啪啪落地。”

  宁红妆微微停滞手势:“你还真是奸诈,澳门赌博网站:你就不怕被林少青发现?不担心他对飞鸟进行药检?”

  “他会怀疑,但发现不了我的手法,因为根本想不到我是一个下药高手。”

  叶天龙嗅着那份诱人的体香:“至于他对飞鸟药检,找谁药检?现场哪里有药检飞鸟的仪器?”

  “就算有,也要两三天才能出结果,林少青有耐心等待?我们会这样傻乎乎等待?”

  他的手指滑入了浴巾里面:“何况我有惊弓之鸟这个典故支撑,吓晕二十只鸟也不是太荒唐的事。”

  “所以这一局,他注定要输的。”

  宁红妆身体抖了一下,虽然已经很熟悉那只手了,但是被它一触碰,她整个人还是控制不住反应:

  “你还真是一个算死草,第二个问题,昨晚车祸怎么回事?”

  她强忍着叶天龙的挑逗,想要把他拿开,但内心又有点渴望。

  她脸上羞红,两只迷媚的大眼也是水雾朦朦,火热滚烫,羞涩难堪:“说,车祸怎么回事?”

  “昨晚确实有一个愣头青转弯撞树了,树断了,还把车子翻了,不过人没事。”

  叶天龙感受着那份柔软:“我看到人家大晚上翻车,心里很是恐慌,于是本能惨叫一声。”

  “没想到,你误认为是我,还冲了出来,我满满感动,只能以身相许了。”

  宁红妆不傻,自然知道叶天龙半真半假,这混蛋昨晚根本没走,八成是躲在暗中观察自己。

  待见到有人车子翻了,于是借助这一起车祸惨叫一声,把本就矛盾的她从房里引出来,然后无情撕掉她矜持。

  想到这里,她手肘往后一顶:“王八蛋,连我也算计,看来要找机会踹了你。”

  叶天龙一把抱住宁红妆,把吹风筒丢在桌子上,随后贴着她的耳朵悠悠开口:

  “踹了我,你哪里找一夜七次郎?”

  宁红妆毫不客气打击:“我不会找七个?”

  叶天龙无言以对,随后一口咬住女人耳朵:“我要去洗澡”

  宁红妆娇嗔一声,纤手举起按住叶天龙的手:“我洗过了。”

  “再洗一次”

  叶天龙直接把宁红妆抱起,走向了浴室宽阔的浴缸

  一个小时后,宁红妆走出了浴室,俏脸红润的跟苹果一样,她迅速吹干头发,还换上了衣服:

  “我有事要去公司,你如果没什么事,就留在这里吧。”

  宁红妆把丝袜一点点理直,绷紧自己修长的双腿:“美容公司的资料,晚一点发你邮箱。”

  叶天龙也从浴室出来,看着外面风雨苦笑:“这么大风雨,你还去公司?得,一起走。”

  “你不在这里,我留着也没意思,没啥好玩的,而且我答应了荣家,去华药办理辞职手续。”

  他拿出自己烘干的衣服套上:“也算是跟华药彻底做个了断吧。”

  宁红妆优雅转身,伸手帮叶天龙整理了一下衣领,像是妻子一样细心:“好,不过你要小心点。”

  “昨晚把戴鹏程他们得罪一番,谁也说不好他们会干什么事。”

  宁红妆淡淡出声:“我去到公司,第一时间给干妈电话,让她跟戴家打个招呼,抹掉此事。”

  叶天龙笑了一下:“好!”

  “叮”

  就在这时,叶天龙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拿起蓝牙耳机戴了上去,一边跟宁红妆出门,一边问出一句:

  “喂,哪一位?”

  “天龙,天龙,我是凌儿。”

  电话中,传来了陈凌儿的哭腔:“如雨在公司被人打了。”

  叶天龙一怔:“谁打的?”

  陈凌儿喊出一句:“新经理,戴万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