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705章 道歉
  第705章道歉

  事情处理完,澳门赌博网站:叶天龙和宁红妆在射箭馆休息了个把小时,顺便练习了一下射箭,然后才离开射箭馆。

  虽然对林少青答应摆平工程问题,心里还有着一丝不确定性,但事情闹到这地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  打完人家的脸,再去讨好人家,不仅是降低了自己的逼格,也是侮辱对方的智商。

  这远不如捏着对赌的结果,来监督林少青完成谈好的条件。

  “呜”

  在要钻入车里离开射箭馆的时候,忽然前方亮起了几串车灯,灯光很直接地晃在宁红妆两人脸上。

  肆无忌惮,嚣张至极。

  在宁红妆下意识遮挡眼睛时,叶天龙已经站到了前面,与此同时,几名保镖如临大敌护住了宁红妆。

  “砰砰砰!”

  三辆奔驰呈品字形把叶天龙他们围住,车灯光芒减弱,视野多了两分清晰,随后车门纷纷作响。

  九名黑装大汉钻了出来,正中是一个中年男子,他长得很清秀,很儒雅,看起来跟医学生一样。

  只是双手、耳朵、脖子都戴着金饰,金光璀璨,车灯一照,很是刺眼。

  叶天龙扫过他们一眼后,又把目光落在车牌上面,三辆车子连号,号码前面还有一个戴字。

  在叶天龙纳闷这是何方神圣时,宁红妆娇躯颤抖了一下,踏前一步低声一句:“戴家的人?”

  她嘴角止不住牵动一下,望向缓步上前的中年男子:“戴家?你们要干什么?”

  叶天龙心里微动,还有一丝惊讶,没想到是传说中的戴家人,随后想到戴虎狼,他心里又咯噔一下。

  冥冥之中,自己跟戴虎狼终要交集,难道真要接下任务杀了他?

  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宁总。”

  这时,中年男子已从刺眼车灯中走了出来,让五官轮廓变得更加清晰,他显然知道宁红妆这个人:

  “怪不得能一眼辨认出我们的车牌,也怪不得敢大庭广众打戴家客人的脸,宁总有这个实力。”

  中年男子言语彬彬有礼,但气势却是高高在上:“在下戴鹏程,戴家小管家,向宁总问个好。”

  宁红妆脸上没有多少情绪起伏,声音一如既往清冷:“我跟你们没多少交集,你们不用向我问好。”

  “刚才你说我们打脸你们戴家客人,这是一个什么意思?”

  宁红妆言语很直接:“我是正当生意人,不占地盘,不收保护费,好像跟你们戴家圈子没有碰撞。”

  尽管戴家在明江根深蒂固,还隐藏的很深,但对于宁红妆来说,自己不靠戴家吃饭,不需低声下气。

  “我们也是生意人,尽管以前发家时有些不光彩,但我们早已经金盆洗手,改过了。”

  戴鹏程笑容多了一丝阴森:“宁总不要用有色眼光看我们。”

  宁红妆眯起眼睛问出一句:“大家都是聪明人,别浪费时间了,说出你们的来意吧。”

  她向来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,从对方直接晃动车灯照眼,又把她离开的路堵住,当然清楚对方找茬。

  何况戴鹏程的嘴角已经吐露出双方有冲突。

  她不喜欢跟黑社会打交道,但也不会随意屈服他们,哪怕是神龙不见尾的戴家。

  “宁总不愧是做大事的人,”

  戴鹏程给人阴阴感觉:“说话就是痛快,事情是这样的,林少青是戴夫人的亲戚,也是戴家贵客。”

  “他刚才回去很不开心,连喝三瓶红酒,戴夫人担心他有事,就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。”

  “今晚的事,戴夫人已经知晓,林少有点不对,宁总教训也是应该,但他终究是一个孩子。”

  他喊着教训应该,但语气带有了抱怨:“宁总是明江精英,跟一个孩子置气,会不会有**份呢?”

  宁红妆淡淡戏谑:“孩子?那是巨婴吧?戴管家,你什么时候见过二十四五岁的孩子?”

  戴鹏程嘴角扯动了一下,厚着脸皮笑道:“在戴夫人眼里,后辈们都是孩子。”

  “别拿戴夫人来压我了,戴家底蕴确实惊人,但不代表我宁红妆软弱可欺。”

  宁红妆有点厌烦对方的虚伪:“没错,我跟林少青有冲突,但已经一赌定乾坤,想怎样?”

  “反悔赌约,还是想要讨回彩头?”

  宁红妆哼出一声:“我就知道,林少青是一个赢得起输不起的孬种。”

  “林少当然一诺千金,赌约的事,他答应了,就一定会做到,这点,宁总不需要太担心。”

  戴鹏程摸一摸自己的光头,笑着说出今晚来意:“我今天过来,主要是戴夫人体恤后辈。”

  “他看到林少借酒浇愁,心中又憋着一口气,担心他喝坏身子憋坏心情,所以让我跟宁总说一声。”

  “希望你能过去跟林少说声对不起,让他好好消了这一口气,毕竟今晚宁总也有诸多不对。”

  他绵里藏针笑道:“希望宁总能赏个面子。”

  “以你和戴夫人的智商,应该清楚谁是孰非,你们明知道是林少青犯浑,还要委屈宁总去道歉?”

  不等宁红妆说话,叶天龙踏前一步冷笑:“你们不觉得这太过分吗?仗势欺人也不过如此吧?”

  “再说了,宁总要急着回去跟我滚床单,没兴趣跟你们去找林少青道歉。”

  尽管叶天龙对这个神秘的戴虎狼势力有些兴趣,但见到他们不讲是非的要宁红妆道歉,他就来了气。

  戴家又怎样?戴家就能仗势欺人?

  “顺便转告林少青一句,不要让我彻底小瞧了他。”

  叶天龙拉着宁红妆偏头:“宁总,走。”

  戴鹏程眸子一眯,流露危险气息:“朋友,报个名。”

  叶天龙淡淡一笑:“报个名,你们就把路让开吗?”

  戴鹏程声音一沉:“你很嚣张!”

  叶天龙直接回道:“亚洲第二。”

  “呼!”

  见到叶天龙这么嚣张,戴鹏程按捺不住,忽然一掌拍向叶天龙。

  宁红妆下意识尖叫一声:“天龙,小心。”

  “嗖!”

  叶天龙眼神一冷,右手一探,骤然变快,瞬间拿死戴鹏程的手腕,冷酷无情地反方向扭动。

  咔嚓!分筋错骨!

  戴鹏程惨叫一声,全身力气瞬间消散,随后牙齿紧咬,硬生生忍住惨叫,但头上汗水却已经落下。

  他的五指张开,抽筋似的剧烈颤抖抽搐,由此可见,骨断筋折的痛苦滋味何等摧残人心?

  当年孔破狼也是被这招撂倒,痛的在医院呆了个把月才恢复。

  八名同伴齐齐呆愣,宁红妆也是一怔,没想到,就这么结束了,臆想中的三百回合,三秒就结束了。

  “有话说话,动手干什么?”

  叶天龙瞥了眼两个面露惧色的戴鹏程,漫不经心松手,不再多瞧受伤的家伙。

  几个同伴在戴鹏程暗示下,忐忑凑近,搀扶同伴,叶天龙这一手,吓住了不少人。

  他们都清楚戴鹏程的厉害,那是一个打三十人的主,如今被叶天龙一招击败,心里难免凝重。

  先前没将叶天龙放眼里的戴鹏程,不得不正视这小子,低喝一声:“小子,下手太狠了点吧?”

  “狠?”

  叶天龙不置可否地笑了一声:“如果今天倒霉的是我,倒下的是我,你们谁手下留情?”

  “不懂尊重别人,还想别人尊重你,可能吗?你怎么不觉得自己刚才做的过分?”

  他手指轻轻一挥:“去,给宁总赔礼道歉,就算扯平,我这人讲道理。”

  炫耀了骇人武力值,叶天龙没咄咄逼人得瑟,如他所说,他讲道理,有原则,他是一个好人。

  而戴鹏程却认为叶天龙当众侮辱他,脸颊铁青,盯着后者一字一句喝道:

  “小子,得罪戴家,你跟宁总都要倒霉,我轻敌,吃你的亏,但不等于你能一个打八个。”

  “更不代表你能扛下今天这事的后果。”

  叶天龙嘴角勾起一丝戏谑,藐视戴鹏程和身后敌视自己的八人:“不道歉是不?那就休怪我无情。”

  他直接从花圃中抄起一块板砖,利箭一样冲了上去,只听砰砰砰八声,戴鹏程八名手下倒在地上。

  一个个哀嚎不已,脑袋开花,很多人连武器都没拔出,就被叶天龙一砖砸倒在地。

  “嗖!”

  叶天龙看着戴鹏程,淡淡出声:“最后一次机会,道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