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704章 最毒妇人心
  第704章最毒妇人心

  “噢”

  在短暂的静默后,宁红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:“全倒了,全倒了。”

  原本忐忑不安的女人,在这一刻,那活蹦乱跳的疯狂模样,仿佛是刚刚进入洞房的新娘。

  她抱着叶天龙啪啪啪亲了十几下,那副样子比中三亿大奖还高兴。

  而林少青和马馨馨他们,原本高仰的头颅,原本不可一世的气势,此刻都像刺破的气球慢慢干瘪。

  在叶天龙的目光的扫视下,他们齐刷刷的低垂了下去,脸上露出明显遭受到打击的神情。

  屈辱无奈的样子,就跟出师未捷的诸葛亮一样。

  叶天龙一箭未射,只是拉弓一放,就把二十只飞鸟吓晕,这说出去被认为疯子的场景,血淋淋摆在众人面前,他们想要不相信,可是二十只飞鸟很清晰刺激他们眼球,马馨馨他们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。

  “这不可能!不可能!”

  一声狼嗥般的吼叫,就在这时,从林少青的嘴里响了起来:“这怎么可能?”

  “林少,你的心情,我理解,只是你要认清事实。”

  叶天龙挥手让工作人员把飞鸟捡起来,装在一个竹筐放在隔离区域,看起来就跟熟睡了一样:

  “如果你不相信的话,过去亲自验一验它们,是不是已经晕倒过去了。”

  林少青看着一动也不动的鸟儿,拳头止不住攒紧,想要说什么却最终咬牙沉默,说太多反而丢人。

  宁红妆幽幽一句:“飞鸟都捡入竹筐了,傻子也能看出,它们确实不会飞了。”

  马馨馨他们齐齐沉默,神情如乌云一样难看。

  “按照事先说好的规矩,鸟儿吓晕了也算分,如今二十只全部被我吓晕了。”

  叶天龙拍着手中的长弓:“还是一箭未发的前提下,应该算是满分了吧?”

  “你也别不服,我说过,我师傅是更赢,虽然你是港人,但也应该听过惊弓之鸟这个故事。”

  “我师傅用一只空弓,把几百米高空的大雁都吓得掉下来,这二十只鸟,对我来说实在小菜一碟。”

  “只要弓身足够凄厉,再跟鸟儿听力频率接近,吓晕它们根本就不是难事。”

  叶天龙说的有鼻子有眼,林少青他们虽然觉得还是难于接受,但不得不说有点道理。

  而且历史上也确实有惊弓之鸟这典故,因此现在对于他们来说,弓声吓晕飞鸟好像也不是太离谱。

  就连宁红妆也有点精神恍惚,心里纳闷这世界莫非真有这箭术?

  可她很快捕捉到叶天龙脸上狡黠,顿时知道他是在胡说八道,不由感慨这小子忽悠起来太天衣无缝。

  “好了,说这么多,让你们了解了我的厉害。”

  “接下来,该轮到林少你了,不求你胜过我,甚至我可以放点水,你一箭射掉二十只鸟,算我输。”

  林少青脸色很是难看,他对自己的箭术很有信心,也自信十箭能射下七八只。

  可是,现在的局面,哪怕他一箭一只,甚至一箭两只,他也是输得一塌糊涂。

  因为叶天龙一箭未发,就把二十只鸟吓晕,他再怎么挣扎,也只是徒添笑话。

  马馨馨他们也都感觉憋屈,但又很无奈,尽管很是讨厌叶天龙,但人家实力**地摆着。

  叶天龙很欠打的又抛出一句:“要不,让你两箭?”

  “不用你放水,不用你让!”

  林少青直接把一箭未发的长弓,啪一声砸在地上:“这一局,算我输。”

  随后,他看着宁红妆补充一句:“宁总,港城最后一截工程的障碍,我们林家会帮你摆平。”

  “少则一个星期,多则半个月,你就可以重新开业。”

  宁红妆点点头:“谢谢林少。”

  “不用谢我,要谢,就谢你的男人吧,惊鸟之弓,有点意思啊。”

  林少青把目光转到叶天龙的身上,眼里迸射一抹光芒:“小子,我记住你了,山不转水转。”

  “以后咱们一定还会再相逢的,希望到时候的你,跟今晚一样让我惊艳。”

  叶天龙一脸无奈:“记住我干什么?我又不喜欢男人,咱们还是就此别过吧。”

  “不,我要好好记住你,因为想起你,我就会想起今晚栽的跟头。”

  林少青皮笑肉不笑:“将来有机会,再好好感谢一下你。”

  说完之后,他大手一挥,向同伴喝出一句:“走!”

  “马小姐,服装店的六百万很不好意思。”

  这时,宁红妆眸子掠过一抹光芒,掏出支票写了两张递到马馨馨面前:“两千万,算是一点歉意。”

  “啊”

  一直被踩着的马馨馨,见到宁红妆主动向自己道歉,还开出两千万的支票,怒气全消,欣喜如狂。

  被坑的六百万,还有两巴掌,在这两千万面前都烟消云散,不仅挽回损失,还赚一千四百万。

  同时,她觉得,这是宁红妆迂回对林少青示好,毕竟双方闹得这么僵,给这钱可以稍微缓冲一下。

  “啪!”

  就在马馨馨很是高兴要拿支票时,林少青忽然一个耳光扇在她脸上,喝出一声:“丢人现眼。”

  说完后,他就带着一伙人走出了大厅。

  被打得差点摔倒的马馨馨,捂着脸一脸悲戚,不知道怎么招惹了林少青,挨上这一大耳光。

  随后见到他们离开,又连滚带爬追上去,带着哭腔连声喊叫:“林少,林少,等等我。”

  宁红妆嘴角勾起一丝玩味,把两张支票收了回来。

  “工程问题都解决了,还不忘记捅马馨馨一刀。”

  叶天龙一把搂住宁红妆的小蛮腰:“果然最毒妇人心啊。”

  他刚刚把林少青毙的满地找牙,颜面丧尽,此刻正是强撑最后一点尊严的时候,马馨馨却贪图宁红妆两千万,哪能不挨打?

  这也等于间接挑拨马馨馨跟林少青的关系了。

  宁红妆冷哼一声:“惊鸟之弓?你当我不清楚,你在鸟儿身上做了手脚?”

  “老实交待,怎么让它们掉下来的?”

  “不交待呢?”

  “不交待?今晚七次!”

  “交待呢?”

  “今晚三次!”

  “那交待一半,不交待另一半呢?”

  “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