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690章 挡不住(八更)
  第690章挡不住八更

  叶天龙偏离了林晨雪的视野,在大门口的一个暗影处,扑通一声半跪在地。

  他精疲力尽,他透支过度,刚才又给白衣男子一记重击,再加上跟林晨雪的分离,叶天龙扛不住了。

  “扑!”

  他一口鲜血吐在地上,殷红,刺眼,倒映着他苍白的脸,还有一丝说不出的惆怅。

  他需要缓冲,实在太累了。

  十几名跟上来的荣家护卫,看到了叶天龙跪地受伤的情况,看得出他状态不好,相视一眼没有动作。

  没有救治,没有搀扶,只是冷漠看着叶天龙。

  虽然叶天龙把林晨雪和箱子护送了过来,但也把荣家的脸打得啪啪作响,所以他们对叶天龙没好感。

  只要叶天龙不是倒在荣家园内,是死是活,这些护卫并不怎么在乎,他们缓缓关闭铁门。

  “呜”

  这时,远方又驶来几辆豪华车子,荣家护卫的耳机微微一动,得到监控室的指令后又把门打开。

  四辆黑色奔驰缓缓驶入荣家园内,经过叶天龙身边的时候,车内人都好奇扫过一眼,但没停车。

  荣家人都不关心叶天龙的生死,这些看起来外人的客人,又哪会多管闲事?

  “啪!”

  第四辆车的车窗还落下,漱口的一口洗净水,吐在叶天龙的脚边,叶天龙侧头瞄了一眼,淡淡讥嘲。

  似乎在说,素质太低。

  “停车!”

  叶天龙的这个眼神,被车内的人捕捉到了,一个低沉的声音顿时传出,奔驰车瞬间停了下来。

  半露的车窗彻底落下,一个留着一根辫子的华衣青年,探出了脑袋,盯着叶天龙问出一句:

  “这是什么人?”

  荣家护卫显然知道辫子青年是在询问他们,一名白衣男子忙快速上前一步,扬起一丝笑容挤出一句:

  “回宋少的话,这人,跟荣家没有关系。”

  叶天龙跟荣家结束了雇佣关系,跟林晨雪也断了情缘,于荣家来说,确实没有关系。

  叶天龙也咳嗽一声,淡淡出声:“没错,跟荣家没关系。”

  “宋大哥,你来了?”

  这时,见到奔驰车堵在大门口,荣依娜他们又走向了大门口,除了荣光和林晨雪不在其中,其余人全都冒了出来。

  荣依娜见到辫子青年,眼睛滴溜溜一转,随后忙冲过去喊出一声:“他叫叶天龙。”

  “刚才在荣家一直撒野,还把晨雪姐姐骂的狗血淋头。”

  荣依娜似乎没想到叶天龙会跪在这里,看得出后者好像伤势发了。

  她还清楚辫子青年喜欢林晨雪,大晚上过来也怕是为了探视林晨雪,于是把叶天龙摆上风口浪尖:

  “晨雪姐姐现在哭的很伤心呢。”

  “如非大伯劝着她,估计都要哭晕了。”

  辫子青年闻言一震,下一秒一脚踹开车门,气势十足钻了出来,厉喝一声:“晨雪哭了?”

  辫子青年名叫宋东华,是华夏五大家族之一的宋家第三代子侄,也是林晨雪的爱慕者之一。

  他向来喜欢结交三教九流,逞凶斗狠,常常在京城打架,号称疯子,十八岁那年打死几个权贵子弟,招惹麻烦。

  于是家族出于惩罚也是为他安全,把他丢去国外一个拳营淬炼,一走就是六年,所以一直没时间对林晨雪展开攻势。

  上月回来华夏,他知道林晨雪单身,就开始准备追求,他没有直接对林晨雪示爱,而是不断向荣家示好,准备取得荣家好感再攻占美人。

  他清楚荣家对林晨雪的意义,所以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。

  大半夜来荣家,就是收到天药一号风声,知道林晨雪出事,于是准备过来嘘寒问暖,讨取两者好感。

  没想到,在门口遇见叶天龙,而这家伙,还是伤害林晨雪心的人,嫉妒和表现欲,让他流露出愤怒:

  “是这小子造的孽?”

  荣依娜连连点头:“没错,就是叶天龙刺激的。”

  “王八蛋,晨雪你都敢伤害?你是不是想死啊?”

  辫子青年一米八的身材,站在空地很是气势十足,他走到叶天龙的面前,凶神恶煞地喝出一声:

  “小子,我不管你是谁,也不管你什么身份背景,你让晨雪伤心了,就是不行。”

  “识趣的,给我滚进去,跪下来向晨雪赔礼道歉,求她原谅。”

  “不然,我就砍断你的腿,拖你进去给晨雪磕头。”

  他抬手看着手表,牛哄哄的态势:“给你一分钟,你不作出选择,本少给你选择。”

  荣依娜和不少荣家护卫笑看着叶天龙,静等这一场好戏。

  他们出于荣光的威慑,林晨雪的情面,不便对叶天龙做事,但宋东华是一个外人,还是宋家人,要做什么,他们管不了,荣光也管不了。

  荣依娜他们都看得出叶天龙受了伤,清楚今晚对敌太多成强弩之末,这样的叶天龙绝非宋东华对手。

  宋东华可是华夏三届自由搏击冠军,发起怒来身手接近七品,威猛无比。

  听到辫子青年的话,叶天龙不置可否一笑,缓过来的他站起来,看都没看宋东华一眼,前行,走人。

  “小子,没听到我的话吗?”

  宋东华见到叶天龙目中无人,还是当着众人的面落脸,顿时大怒,一脚踹开车尾箱,抓起一把斧头。

  七尺长的消防斧,红斧,黑柄,很是阴森。

  与此同时,宋东华的三名手下也踏前几步,堵住了叶天龙的去路,三人都很高大,像是铁塔一样。

  他们齐齐蔑视盯着叶天龙,似乎昭示不听宋少的话,找死。

  荣依娜喊出一句:“叶天龙,赶紧听话,不然宋少真会砍断你的头,他一向言出必行的。”

  这等于把宋东华的退路堵住了。

  “给我滚过来。”

  宋东华抓着斧头上前,气势汹汹,一个荣家都不理死活的外人,他砍了就砍了。

  叶天龙冷冷喝道:“滚!”

  “找死!”

  在荣依娜他们的戏谑目光中,感觉被羞辱的宋东华暴怒无比,抓着斧头就向叶天龙的双腿劈去。

  他怒了!

  “住手!”

  门口,听到动静赶赴过来的荣光、林晨雪他们,挤过人群齐齐喊出一句:“住手!”

  只是宋东华充耳不闻,澳门赌博网站:锋利的斧头,依然雷霆万钧劈向叶天龙双腿。

  “嗖!”

  就在这时,黑夜中响起了一记锐响,随后一道黑影像是利箭一样冲来。

  堵住叶天龙去路的三名宋氏精锐,嗅到危险下意识横挡,只是刚刚抬起手中武器,三人就被撞飞。

  肋骨折断,血染长空。

  来者气势不减,向宋东华爆射过去,王戈壁止不住喝道:“宋少小心!”

  见到袭击者撞飞三名手下,宋东华眼睛凸出,斧头一改,劈向冲过来的对手,还吼叫一声:

  “去死!”

  呼啸大作。

  “叮!”

  黑刀出鞘,夜风一滞。

  刀锋扑向宋东华的咽喉。

  握着斧头的宋东华瞬间浑身冰凉,他在封挡中连出三招,却只明白一个事实,挡不住。

  纵然他身躯占着优势,纵然他连全身涌动力量,但那一刀气势,依然残酷地割裂着他的精神与斗志。

  挡不住!

  那一刀直接斩断了斧头,斩伤了宋东华的肩膀,然后抵住了他的咽喉。

  林晨雪尖叫一声:“别杀他!”

  天墨没动,刀尖依然落在宋东华的咽喉,只要再入一寸,必死。

  叶天龙看了林晨雪一眼,对天墨淡淡出声:“走!”

  天墨刀锋一转,黑刀又是一闪,四名宋氏保镖掏出枪械的手,同时掉落地上。

  王戈壁和荣光他们心里齐齐惊呼:好快的刀。

  叶天龙带着天墨彻底离开了荣家,只是这一次走,没有人的目光敢小瞧,也没有人敢阻挡他们的路。

  宋东华的冷汗湿透了全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