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685章 他叫叶天龙(三更)
  第685章他叫叶天龙三更

  荣家花园,建立在枫叶山的山腰,背靠青山,俯瞰整座城市,阴凉而不潮湿,空旷而不空荡。

  荣家身为华夏五大家族,钱多得是,当年砸下七十三亿把整个枫叶山买下后,又耗费重金筹建府邸。

  现在的荣家花园占地极广,十二栋环形建筑尽显古风,鸟语花香,小桥流水,却又不乏恢宏大气。

  荣家花园是荣氏的风水宝地,也是大本营,荣家八成子侄都落脚这里,荣家老爷子也居中而住。

  平时一到晚上,荣家花园就变得静谧祥和,很少人进出,也不会有吵闹,但今晚却多一分喧杂。

  特别是山下的枪声,爆炸声,引得整个荣家花园动作起来,五十多名荣氏精锐持枪奔赴各个岗位。

  几个制高点还架起了狙击枪和高射机枪,平常百姓看都没看过的枪械,在这里尽数展示出来。

  与此同时,十二名白衣飘飘的中年男子汇聚在主建筑四周,清一色的七品高手。

  在入口处,还有一个驼背老者,将近六十岁的年纪,长相很是朴实,就跟邻居大伯一样。

  只是当他盯着远处的爆炸火光时,身周的空气忽然间变得阴寒起来,是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阴寒。

  十年来,荣家风平浪静,别说听到枪声爆炸声,就连偷果实的人都没有,所以现在的火光让人惧怕。

  “呜”

  在驼背老者转身回大厅时,一架直升机也从荣家花园起飞,向事发地点飞过去探个究竟。

  虽然爆炸地点还不到枫叶山禁区,但家门口出现这种事情,荣家总是要看一眼,何况今晚情况特殊。

  巴古丽的汇报中:损兵折将。

  “怎么听到爆炸声了?”

  这时,楼下一个卧室忽然打开,林晨雪从里面跑出来,憔悴的俏脸有着一丝茫然,显然也听到动静。

  她向一个华衣中年男子靠近,还轻声问出一句:“光叔,发生什么事了?是不是巴队长回来了?”

  中年男子四十多岁的样子,国字脸,一米八的身材,很是儒雅,看着就是成熟稳重的男子。

  荣光,荣家长子,也是第二代领军人物,在荣家威望是一人之下,千人之上。

  听到林晨雪的发问,他没有不耐烦,也没有直接走开,相反停滞脚步,望着林晨雪和蔼笑了一下:

  “好像汽车爆炸,不过距离荣家禁区还有五十多米,问题不严重,而且今时今日的荣家出不了事。”

  他轻声补充一句:“巴队长一个小时前来了电话,她带人去山底下找箱子,估计要晚一点回来。”

  “晨雪,你不用担心,不会有什么事的,你安心在房间休息,等巴队长回来,我让人通知你。”

  荣光看着神情憔悴的林晨雪:“放心吧,一切都会过去的,现在的局面没什么。”

  林晨雪一阵感动,随后又生出一丝愧疚:“光叔,对不起,都是我不好,让箱子被人抢走了。”

  “我对不起荣老和荣家。”

  荣光发出一阵笑声,伸手一握林晨雪的肩膀:“傻丫头,说这些干什么呢?”

  “你是老爷子的宝贝疙瘩,又为荣家做出那么大贡献,咱们早就是一家人了。”

  “一家人了,就不该相互埋怨,而要同舟共济。”

  “别说箱子还有七成找回的概率,就是真被叶天龙抢走跑掉,也没有一个人会怪你。”

  荣光轻声宽慰着林晨雪:“再说了,用一个箱子看清一个人,也是很值得的事情。”

  “在老爷子心里,与其你被叶天龙欺骗感情,还不如丢掉箱子让你看清他。”

  林晨雪嘴角牵动,荣家人的理解和信任,让她很感动,也无地自容,心里对叶天龙也就有了纠结:

  叶天龙,难道我真瞎了眼吗?

  来到荣家的时候,她初始还是不相信叶天龙抢走箱子,可是怎么打后者电话都不通,她就开始忐忑。

  再看到叶天龙跟富员外接触的照片,林晨雪心里的坚信就开始裂缝,两人实在是太亲密了。

  她相信爱情,可更清楚金钱的魔力,二十亿,何等的诱惑?

  她对叶天龙少了两分信心,加上荣家的信任,心里很是挣扎。

  在林晨雪陷入自责的时候,荣光又一拍林晨雪的胳膊,示意她宽心,随后望向走过来的驼背老者:

  “王伯,你怎么也下来了?老爷子醒了?”

  驼背老者摸一摸自己的耳朵,不卑不亢回道:“他还在休息,只是我听到枪声,下来贴地听一听。”

  “你们能够听到的两记枪声,都是从一支沙漠之鹰发来的,它号称枪大炮,所以你们能听到动静。”

  “但这两记枪声后面,除了爆炸声之外,还有五记消音枪射出子弹的动静,很微你们听不到。”

  听到驼背老者这一番话,林晨雪很是讶然,她很久之前就认识他了,她知道他是荣老的老仆人,也知道他叫王戈壁。

  她还清楚他在荣家有很高地位,可是没有想到,这老王战斗力如此惊人,顺风耳一样。

  荣光闻言眯起眼睛:“还有消音手枪?看来真是枪战。”

  “第一声爆炸,是轮胎急速行驶的爆裂,第二声爆炸,是油箱起火。”

  “沙漠之鹰的主人,绝对是一个用枪高手。”

  王戈壁把听到的动静分析出来:“一枪爆掉轮胎,引得追兵相撞,又一枪爆掉油箱,杀人阻敌。”

  林晨雪嘴角紧咬,不知为什么,总感觉这些事跟叶天龙有关。

  荣光点点头:“看来有高人了。”接着望向门外的人影憧憧:“花园情况怎样了?”

  王戈壁低声一句:“十年难得一见的动静,级别自然是升到最高,五警戒,苍蝇都飞不进来。”

  “很好。”

  荣光淡淡出声:“多事之秋,万事小心一点为好。”

  这时,一个白衣男子从外面跑入进来,他的耳朵戴着耳麦,跑到荣光两米处站定:

  “荣少,前方传来消息,距离禁区六十米的地方,发现一辆炸毁的车子,里面有两具尸体。”

  “还见到两辆越野车原路撤离,一辆悍马冲入了枫叶山禁区,很快会抵达我们的第一道关卡。”

  荣光闻言眼睛眯起:“越野车追杀悍马?悍马还不怕死的冲入我们禁区?他会不会是我们的人?”

  他怀疑是执行任务回来的荣家护卫遭受到追杀。

  这时,白衣男子的耳机又动了一下,他听完后马上汇报:“悍马已经抵达我们关卡,是荣家牌照。”

  荣光微微挺直身躯:“真是我们的人?”

  “不是我们的人。”

  王戈壁淡淡出声:“派出去的守卫,没有这种枪法,巴古丽也做不到这种从容。”

  荣光脸色微微一变,随后向手下喝出一声:“让关卡把他拿下,胆敢反抗,就地击毙。”

  白衣男子正要拿起电话知会前方,耳塞又响了起来,随后,他抬头向荣光再度汇报:

  “悍马主动停了下来,车主要见林小姐,要见荣老。”

  林晨雪心神一颤: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叶天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