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672章 不敢踏足
  第672章不敢踏足

  如非逼不得已,叶天龙不喜欢杀人,更不喜欢大开杀戒。

  可是为了明天顺利完成任务,也为了彻底让龙蛇阴吐血,叶天龙让韩擒虎调动虎师去灭了对方据点。

  在三姨病情恶化,叶天龙发现跟曼国有关后,澳门赌博网站:他就猜测跟龙蛇阴有关,目的就是耗掉自己力气。

  这样方便黑袍门的死忠下手,给奄奄一息的龙三童讨回彩头。

  所以从三姨家里出来后,叶天龙就做了一系列部署,让黄雀在自己后面盯着可疑的人。

  同时召集恐龙和韩擒虎他们大庭广众吃宵夜,化解掉龙蛇阴死士的袭击之余,也锁定对方在明江建立的秘密据点。

  他要让龙蛇阴第二天早上起来吐血。

  凌晨一点,四辆重型卡车冲入黄雀锁定的一处花园,扼守门口的六名守卫当场被撞飞。

  奄奄一息的倒地者,最后一眼,看到的是车上跳下一个又一个魁梧的身影,黑色背心,手提消防斧。

  他们一个个眼神如钢铁般阴霾,面目更是狰狞暴戾,奔袭前方,就像是豹子扑食猎物

  这批人冲出十秒后,目标花园瞬间陷入混乱,一场血淋淋的杀戮,就此拉开了帷幕!

  天亮,千里之外,曼国,雨水飘飞,雷公河旁边一处建筑。

  庄园结构特别远看像是一座塔,围墙四周镶着各种各样的死尸之物,斑斑驳驳显得很是可怕。

  而门口两侧,更是有两颗七窍流血的少女雕像,总之,整座建筑显得很是阴森。

  今天早上,天空落了雨水,但庄园四周还是站立着不少身穿黑色服饰,佩戴佛牌的壮年男子。

  他们手里没有武器,但站在庄园门口,却呈现出阴森气息,让人畜飞鸟都下意识远离。

  七点十五分,一个黑衣女子快步走入庄园,轻车熟路直奔最里间的建筑。

  两分钟后,她站在一间灯火幽暗的大厅,神态恭敬望向一个黑衣老者,没有出声。

  黑衣老者此时正绕着一张石床念念有词,左手还时不时放在石床上,点一下,揉一下,跳大神一样。

  石床上,躺着带有血迹的龙三童,双眼紧闭,但脸色祥和。

  龙三童的伤口已经包扎起来,上面还敷着一种黑色的药物,很是难闻,但伤口看起来已经开始结疤。

  差不多十分钟,黑衣老者才算完成整套仪式,然后满头大汗在地面坐下,他的神情看起来有些疲惫。

  黑衣女子等他喘息一会后,踏前一步,毕恭毕敬向蒲团上端坐的黑衣老者开口:

  “师父,明江方面没有消息传来,而且他们失去了联系。”

  黑衣老者六十岁样子,脸庞很是枯瘦,手脚也不强壮,给人感觉随时都会折断,但眼睛却炯炯有神。

  此人,就是曼国黑袍一派的顶尖大佬,龙蛇阴。

  听到黑衣女子的汇报,好像没怎么休息的龙蛇阴缓缓睁开眼睛,迸射出一抹摄人心魂的光芒:

  “失去联系?怎么会失去联系?难道他们都死了?”

  他的声音很是沙哑,有着一股刺耳的尖锐:“按道理,死的应该是叶天龙,难道赔了夫人又折兵?”

  黑衣女子闻言扑通一声跪地,脸上有着诚惶诚恐:“他们是半夜失去联系的。”

  “十点半的时候,我还跟阿古拉联系过,她正派出两名身手最好的姐妹,去袭击吃宵夜的叶天龙。”

  “她还自信有七分把握,只要毛巾上的特制氰化钾,碰到叶天龙的脸,他就会当场没命。”

  她连忙把昨夜的状况说了出来:“我十一点半时又给了她电话,询问两名姐妹是否刺杀成功。”

  “她当时有些烦躁,告知暂时没收到消息,同时告诉我,两名袭杀的姐妹失去了联系。”

  龙蛇阴冷冷出声:“这还用问吗?人,肯定是死了。”

  黑衣女子咕噜一声吞入口水:“我当时也觉得她们凶多吉少,于是劝告阿古拉换个地方躲一躲。”

  “毕竟明江是叶天龙地盘,任务失败,他追查起来,只怕阿古拉他们有威胁。”

  “她当时说好,会考虑带着几十名姐妹躲一躲,但我听她意思就是敷衍。”

  “于是一点钟再打过去提醒,却发现怎么都打不通了。”

  接着,她又迅速补充一句:“不过我已经启动了暗线,最多一个小时,就会查清事情。”

  龙蛇阴哼出一声:“你们就是废物,给你们设下这么好的局,结果却一点都没达到我要的效果。”

  “即使你们杀不了叶天龙,只要把他给我弄伤弄残,我心里也好受一点,龙三童也会因这消息好的快点。”

  黑衣女子连忙低头:“是英秀无能了。”

  “叮!”

  就在这时,她的手机震动起来,看了一眼号码后忙起身接听,片刻之后,她走了回来,直挺挺跪下:

  “师父,明江传来消息,三十七名姐妹包括阿古拉全部被杀。”

  黑衣女子满脸悲愤,眼泪四溢:“我们在明江的园子也被叶天龙一把火烧掉了。”

  “混账!”

  龙蛇阴愤怒地一拍地面,老脸涌现一股杀机:“叶天龙,你这混蛋,杀我这么多爱徒,欺人太甚。”

  此刻的他,完全忘记自己对叶天龙的算计和袭杀。

  “先是重伤龙三童,杀了利秀八人,现在又把阿古拉她们也杀了,我迟早要把你千刀万剐。”

  龙蛇阴很愤怒,神情变得更加阴森,说完后,整个人又重重咳嗽起来,身子也止不住弯起,很难受。

  “师父,你不要激动,你感染了风寒,又给龙师兄疗伤,身体透支厉害。”

  英秀见状忙冲过去,扶住龙蛇阴的身子劝告:“你气坏身子,正中叶天龙下怀。”

  “我没事。”

  龙蛇阴收住了咳嗽,随后眼里闪烁一抹光芒:“我是不会被他气死的。”

  “我还没把他千刀万剐,怎能死呢?”

  他对叶天龙可谓是新仇旧恨,发自内心的怨恨,只是也清楚,干生气没有半点意义。

  “只可惜那小子太阴险太狡猾,把龙三童弄得命悬一线,耗掉我六成法力才救回来。”

  龙蛇阴脸上流露一丝遗憾:“不然我现在已在明江跟他过招了。”

  英秀低声一句:“师父,没事,来日方长,迟早会杀了他的。”

  “而且这次我们虽然无法参与,但不代表叶天龙就能顺利完成任务,不知道有多少势力窥探着呢。”

  她宽慰着龙蛇阴:“说不定叶天龙会死在其他人手里呢。”

  “就算叶天龙护送天药一号到荣家手里,我们也无所谓,养好了伤恢复了元气,找机会杀去京城。”

  她奉承着老人:“只要师傅状态巅峰,放眼京城,谁可敌手?到时抢走天药一号,简直跟玩似的。”

  “京城?”

  听到这两个字,龙蛇阴嘴角牵动了一下,杀意莫名弱了两分,还带着一丝忌惮,喃喃自语:

  “也不知道他死了没有。”

  英秀一愣:“师父,谁死了没有啊?”

  龙蛇阴艰难挤出一句:“一个屠夫,千年屠夫。”

  他低头看着自己少了一根手指的左手。

  那人如活着,别说京城了,就是华夏,龙蛇阴也不敢踏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