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671章 礼尚往来
  第671章礼尚往来

  晚上十一点,百石洲附近的大排档,饥肠辘辘的叶天龙聚集几人打火锅。

  三份豆腐,四份青菜,十碟肥牛,十二盘牛肉丸,再加三斤重的土鸡做汤底,香气很是溢人。

  韩擒虎和恐龙脚边,摆着一排排啤酒,而天墨的面前叠着三个盘子,光溜溜的,不剩下一粒蛋炒饭。

  他埋头苦吃的盘子,也只剩下三分之一炒饭。

  肉香,酒气,还有沸腾的鸡汤,餐桌充满一种热烈气氛。

  “老大,你明天去京城,要去几天啊?”

  韩擒虎舀了一大勺肥牛,蘸一蘸沙茶酱问道:“这次要不要多打几个人,免得上次昆江一样出事。”

  叶天龙把一颗肉丸吞了进去,又喝了一口啤酒,恢复消耗过度的元气:“最多两天就会回来。”

  “我跟林总只是送东西,又不是去京城旅游,呆两天足够了。”

  他轻轻挑开一个衣领扣子,让自己身心更加放松:“而且明江还一堆事情,我也不可能离开太久。”

  恐龙他们点点头,随后恐龙低声一句:“老大,我们跟你去京城吧,人多力量大,也能有个照应。”

  韩擒虎也出声附和:“没错,打架,踩人,我们样样在行,遇到毁尸灭迹,我们更是好帮手啊。”

  “带着你们去?”

  叶天龙又塞入一颗丸子,让食物化成身体的力量,随后捶一捶韩擒虎他们肩膀笑道:

  “虽然你们看起来精神不错,但距离慕容博士一战,也就三天时间,你们一个个身上带伤。”

  “别说这时不宜再折腾,应该安心养伤,就是能折腾,我也不会带你们。”

  他淡淡一笑:“因为伤势没好的你们,战斗力太渣,跟着我去京城,真遇见危险,只会拖我后腿。”

  “所以你们还是安分呆在家里吧。”

  叶天龙看起来把韩擒虎他们贬得一无是处,其实他是不想这些兄弟跟自己冒险,此行风险无法估计。

  谁也不知道,究竟有多少势力会算计天药一号,此行也许有惊无险,但也许会掉入漩涡。

  这些伤势未好的兄弟,跟着自己去京城,运气好点,可能缺胳膊少腿回来,运气不好,只怕都要挂。

  因此叶天龙拒绝他们的照应。

  听到叶天龙的话,恐龙和韩擒虎他们没有生气,相反眼里还有一丝温暖,清楚叶天龙这是为他们好。

  事实上,他们四个也确实带伤,跟着去京城难于发挥大作用,只是恐龙多少担心,轻声问出一句:

  “那你怎么办?一个人保护林总,遇见危险,能扛得住吗?”

  韩擒虎也点点头:“你为我们考虑,不让我们去,可以,但你应该也多带几个人。”

  “要不从龙部或者虎师挑一批人暗中保护?养兵千日用在一时,是时候让他们效力了。”

  叶天龙依然摇头拒绝:“没必要,带着他们虽然多一份保障,但也会让目标变大。”

  “我们这次去京城,不可能大摇大摆过去,更多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,所以带太多人不方便。”

  他笑着舀起煮好的牛肉丸,放入恐龙和韩擒虎他们的碗里:“不用担心,我应付的过来。”

  他还补充上一句:“而且我这次去京城,天墨会跟着我一起去,他会在暗中保护我们。”

  韩擒虎和恐龙侧头望向天墨,天墨正把最后一口蛋炒饭送入嘴里,不紧不慢咀嚼着咽入。

  然后,他又伸手捏起几颗盘底的饭粒,一脸认真放在嘴里吃去,整个盘子吃得干干净净,光亮鉴人。

  他的朴实,他的简单,他的专注,毫不起眼,却又让人感到强大。

  恐龙他们原本对叶天龙的担心消散五分。

  “得得得!”

  就在这时,两个年轻的服务员端着托盘,托盘上面各有几条热毛巾,笑容可掬向叶天龙这边走来。

  叶天龙鼻子抽动一下,侧头望向两名靠近的服务员,眸子冷了一下。

  就这瞬间,两名年轻服务员俏脸一变,双手一抖,热乎乎的毛巾啪啪啪向叶天龙打过去。

  刺鼻的气味,弥漫四周。

  “嗖!”

  与此同时,两名服务员袖中扑扑探出一支钛刺,跟在毛巾后面想叶天龙刺了过去。

  滚烫的毛巾,冰冷的钛刺,顷刻就贴近了叶天龙,两名伪装的服务员脸上闪出得逞之意。

  “嗖!”

  眼看钛刺就要刺上叶天龙的脑袋,忽然,一道黑光破空而来,两人所有动作瞬间停滞!

  满天飞舞的毛巾,忽然全部落地!

  本来在动的,忽然间全都静止。

  绝对静止,除了落地的毛巾之外,还有两名冲锋的服务员。

  她们的瞳孔露出一种恐惧绝望的表情,她们的钛刺虽然还在手里,却仿佛已经变成了死的。

  当黑光闪过时,她们的钛刺就已死了,已无法再有任何变化,因为所有的变化都似被一种寒气冻结。

  所有的生命和力量,都已被闪过的黑光夺去。

  天墨面无表情挡在叶天龙的前面,他的衣服虽然是黑的,但他整个人却显得相当惨白,杀意袭人。

  他的手里握着刀柄,但刀已经入鞘。

  谁都不知他怎么横挡过去,也没看到他的出刀。

  但他就是出现了,而且地上不知什么时候也流淌着血

  在周围食客的尖叫和奔跑中,两名服务员轰然倒地,喉咙,对着夜空喷出了血。

  “啊”

  这时,一只不知哪里跑来的野猫,叼走一块落到断裂毛巾的丸子,还没跑出几米躲起来吃,它就惨叫一声。

  下一秒,猫儿倒地,七窍流血,抽动两下就死了。

  恐龙和韩擒虎他们大惊:“靠,剧毒啊,这两女人是什么人啊?”

  “毛巾氰化钾,曼军袖中钛。”

  叶天龙没有在意四周惊慌失措的人群,拿起筷子拨弄了几下毛巾,判定上面洒有剧毒无比的氰化钾。

  随后,他又扯开两女的袖子,看着那支黑乎乎的钛刺,嘴角勾起一丝淡淡戏谑,微不可闻:

  “龙蛇阴,这就是你不甘之余的愤怒反击吗?”

  他淡淡出声:“你可知道,从三姨家里出来,我就等着你的人出手呢。”

  三姨病变,诱他耗力,趁他疲惫,暗行刺杀,无法亲力亲为的龙蛇阴算盘打得很是不错。

  几乎是伴随他的话音落下,黄雀从暗中闪了出来:“找到他们的秘密据点了。”

  “礼尚总是需要往来。”

  叶天龙偏头望着韩擒虎:“调虎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