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690章 陆元甲
  第690章陆元甲

  在叶天龙精疲力尽从三姨家里出来的时候,澳门赌博网站:三辆军用悍马正悄无声息驶向陆家花园。

  而陆家花园的大厅里,沈天媚正端坐在单人沙发上,笑容娇柔给陆夫人泡茶:

  “干妈,这是刚从福江运来的春茶,你喝一口试一试,看看口感怎样?”

  沈天媚把茶水推到陆夫人的面前:“如果还可以的话,我让人再采一些过来。”

  今晚的女人,身穿一袭白色的圆领体恤衫,紧身的牛仔短裤,脚上一双浅色皮鞋,洋溢着青春气息。

  陆夫人闻言一笑,端起茶水抿入一口,随后露出赞许之色:“入口甘润,香味纯正,是极品春茶。”

  “干妈喜欢就好,我晚点让人送十斤过来。”

  沈天媚也端起茶水喝入一口:“你和干爹这个春季就可以好好喝了。”

  陆夫人脸上有着一抹和蔼,伸手摸摸沈天媚的脑袋:“孩子,有心了。”接着又笑了一下

  “你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开心,也难得坐下来跟我闲聊,心情这么好,是江太保的案子盖棺定论了?”

  听到江太保三个字,沈天媚俏脸有着一丝光泽:“江太保是百足之虫,虽死不僵。”

  “虽然记忆棒的证据,让他无法保释出来,可依然无法一把钉死他,有太多人给他运作。”

  沈天媚的眼里闪掠一丝炽热:“拿到证据已经快一个月了,可是案子进程还没到一半。”

  “说好听点,是慎重,但说穿了,就是故意拖延,便于江家人全力运作。”

  她捏着茶杯一叹:“而且江子豪之死,也让他博了不少同情。”

  “有人说他已经垮了实业,死了儿子,他又有病,杀人不过头点地,咱们没必要对他死究到底。”

  沈天媚低头喝入茶水:“有人特意给我电话,说江太保已是废人,判个十年八年就算了。”

  陆夫人闻言重重哼了一声:“这些人还真是败类,可怜江太保?他们是不是脑子进水?”

  “怎不可怜一下,被他欺骗几百亿的老百姓?多少人血本无归,多少人妻离子散,多少人跳了楼?”

  “骗人几百亿的人要被同情,那被骗的民众怎么说?”

  “下次再遇见这种混账言论,你就直接打他们的脸。”

  陆夫人神情很是恼怒:“告诉他们,兜里几千万的人,就不要可怜富可敌国的江太保了。”

  沈天媚见状忙一握陆夫人的手:“干妈,别生气,不要气坏自己身子,那些人,不值得动气。”

  “见到你这么生气,干爹回来会大怒的,干爹一怒,那可就血流千里。”

  想起相濡以沫几十年的丈夫,陆夫人的神情缓和下来,随后没好气拍了沈天媚手背一下:

  “什么干爹一怒,血流千里,你当他是屠夫啊?”

  沈天媚娇笑一声:“杀一人为罪,杀万人为雄,干爹在我心里,从来都是强者。”

  陆夫人脸上划过一抹柔情,随后想起一件事问道:“对了,你跟叶天龙进展怎么样?”

  “干妈,我跟他没什么的,我们只是比较要好的朋友。”

  沈天媚听到叶天龙,俏脸多了点红润:“他帮了我不少,我也帮过他,还经历过生死,仅此而已。”

  陆夫人看出沈天媚的小女人娇态,笑着一拍她的手掌:“一个让你脸红的男人,只是仅此而已吗?”

  “如你真对他没意思的话,改天干妈给他介绍几个漂亮姑娘,我欠他人情,帮他介绍对象很正常。”

  沈天媚嘟起小嘴:“干妈喜欢介绍就介绍了,我又不能怎样。”

  “傻孩子,干妈不是有意气你,只是想要提醒你,喜欢就放手去追,别拖拖拉拉。”

  陆夫人轻声提醒着女儿:“虽然那小伙子嘻嘻哈哈,玩世不恭,但做正事却毫不含糊,步步为营。”

  “而且他也救过你,经历过生死,这样的男孩子,尝试着接触不是坏事。”

  “如果你刻意矜持,只怕会被其他人抢走,晨雪每天跟他在一起,很容易日久生情。”

  她伸手端起茶水,喝入一口:“这年头,连好一点的草纸都有人抢,何况一个这么优秀的人。”

  沈天媚嘴角向上翘起,嘟囔一句:“他哪里优秀,就是一个小色狼,完全比不上陆叔的英雄盖世。”

  “谁在夸奖我啊?”

  就在这时,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,四周佣人和护卫全都向两侧退出,接着,就是一个洪亮声音传来:

  “英雄盖世,这形容词不错,很适合我。”

  听到这个声音,陆夫人和沈天媚几乎同时站了起来,眼里都有着说不出的欣喜,还齐齐出声喊叫:

  “老陆!”

  “干爹!”

  虽然门口的光线不是太亮,让视线不能及远,但十米外,一个走入的卓绝身形,是那样的刺目显眼。

  虽然沈天媚还没完全看清他的容貌,却能清楚地感觉到,从那人身上流落出来的强大气势。

  那气势比呼啸的北风、肆虐的雨水更加强猛。

  那是一种永远溅射着杀气、萧冷着寒霜、无可阻挡并毁灭一切的力量。

  而拥有这样力量者,给人的第一感觉,便是来自地狱中的修罗和鬼魂。

  走入大厅的光亮,使中年男子那挺直如标枪的身影,有着闪电裂破长空的璀灿和锐利。

  更让人恍惚的,是他身后的无边暗影中,是十多双闪着幽幽磷光的眼神,一个个填满嗜血的气息。

  虽然已经很是熟悉,但每次分别后再见,沈天媚依然屏住了呼吸,感觉自己的血液仿佛都为之冻结。

  一颗心,在腔子内“嗵嗵”跳动着。

  四周护卫的声音,是那样清晰:“将军。”

  陆将军,陆元甲。

  陆夫人一扫往日的矜持,像小鸟一样上前,迎接归来的丈夫,满是欣喜:“元甲,你怎么回来了?”

  “你回来也不知会一声,我好准备饭菜啊,你们风尘仆仆,应该没吃东西吧?”

  陆夫人忙吩咐佣人去准备饭菜:“我现在去给你们弄吃的。”

  “不用了,吃过了,京城吃过烤全羊才回来的。”

  陆元甲一把拉住要忙碌的女人,笑容很是灿烂:“真饿了的话,车里还有几十个烤全鸭,够吃。”

  梅姨白了夫君一眼:“那东西哪里有家常菜好吃,你身体不好,少吃那些。”

  陆元甲哈哈大笑:“好,少吃。”

  沈天媚端着一杯茶上前,笑着问出一句:“陆叔,你怎么突然回来了?京城,没事了?”

  陆元甲接过茶水,一口喝完,目光多了一份光亮:“暂时没事了,至少可以喘口气。”

  “我回来三个原因,一是看看你们,二是稳一稳明江局面,听说最近不太平,洗牌厉害。”

  “三是保护老秦,他的安全现在很重要,关系到大哥的生死。”

  他没有向家人隐瞒:“老小子不知道怎么回事,突然跑回了明江。”

  “叮!”

  就在这时,他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,他拿过手机接听,这一听,顿时讶然失声:

  “老秦,你说什么?”

  陆元甲神情罕见激动:“你找到能救大哥的神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