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689章 最高处
  第689章最高处

  叶天龙当然能救秦天鹤,他天生聪慧,又是七窍玲珑心,学什么都是一点即通。

  用叶天龙的话说,他从来没见过像自己这样聪明的孩子。

  所以尽管他只是二十出头,但琴棋书画、武道佛学、泡妞医术,全都精通的不像话。

  学医只是区区三年,他就有了河里救起来的鬼谷老头九成水准,秦天鹤此时的殚精竭力又算什么?

  只是他把秦天鹤救醒了,又要耗掉两成精力,加上救治三姨耗损的力气,叶天龙只剩平时五成状态。

  这种状态,护送林晨雪去京城,叶天龙自己都感觉够呛,只是秦紫衣他们的期盼,他又不得不出手。

  听到叶天龙能救治父亲,秦紫衣他们顿时忙碌开来,把秦天鹤抬到楼上的客房,让叶天龙安心救治。

  秦紫衣关闭房门的时候,还特意挑着叶天龙下巴:“好好的干活,姐姐改日有赏。”

  叶天龙看着散发熟女气息的身子,心有余力不足地点点头:“好。”

  随后,他就转身给秦天鹤安心治病。

  五分钟后,他在忙碌,十分钟后,他还在忙碌,一个小时后,他依然在忙碌,两个小时

  足足两个半小时,叶天龙才停下双手,处理完手尾后倒在沙发,全身湿漉漉的,像是从水里捞出。

  他端起一杯冷却的茶水,一口喝了一个干净,随后喃喃自语:“命怎么那么苦啊”

  他来明江是泡妞的,现在搞得四处救人。

  “咳咳”

  就在这时,床上的秦天鹤忽然动了一下,咳嗽几声后睁开了眼睛。

  叶天龙连忙起身,端了一碗葡萄糖水过去:“秦老,醒了?来,喝点糖水,补充一下能量。”

  “小伙子,我是殚精竭力,精气神耗损过度。”

  秦天鹤喝入葡萄糖水,随后扬起和蔼笑容:“昏迷过去,多则半月少则十天,我才有可能醒过来。”

  “就是醒过来,也要精心调养三个月,我才可能下床行走。”

  “如今看起来状态不错,我还感觉到四肢有力,估计现在下床都不是问题。”

  他一语道破:“小伙子,为了救我,你又动用了定天神针吧?这可是很伤元气的,有心了。”

  “秦老不客气,只是举手之劳,不必放心上。”

  叶天龙收敛平日的玩世不恭,澳门赌博网站:彬彬有礼回应秦天鹤:“何况你是紫衣的父亲,我尽点力应该的。”

  “小伙子,你很不错。”

  秦天鹤把葡萄糖水喝完:“你年纪不大,医术精湛,样貌帅气,还会失传百年的定天神针。”

  “换成其余人,哪怕是我,尾巴也已经翘到天上去,你却不骄不躁,不贪功不激进,还可以匿藏。”

  “现在的年轻一辈,很少有你这种谦逊了。”

  秦天鹤一改平日的疯疯癫癫:“老祖宗说得对,越是有料的稻禾,越是沉甸甸的。”

  他还特意审视叶天龙的相貌,叶天龙的脸以高挺的鼻峰为界,在明暗之间,双眸闪动着清凉的光华。

  但不知为什么,给秦天鹤的感觉,这小子随后能变成一团烈火,将一切万物烧成灰烬。

  他内心轻叹一声:此子绝非池中物啊。

  此刻,叶天龙正轻轻一笑:“谢谢秦老赞誉。”

  “不是赞誉,是实事求是。”

  秦天鹤把瓷碗放在柜上,目光平和盯着叶天龙:“我很欣赏你,老实说,我很想让你做我的传人。”

  “可是我知道,我的医术相比于你,只有做徒弟的份,没做师傅的命,你一手定天神针就秒我了。”

  定天神针,医术界的九阳神功,秦天鹤有自知之明,自己医术不错,但没到定生定死定乾坤的境界。

  所以他对叶天龙的欣赏并非敷衍,随后,秦天鹤低声一句:“对了,你师父叫什么名字?”

  叶天龙闻言一笑:“我没有师傅,捡到一本画册,自学成才。”

  秦天鹤发出一阵笑声,他知道叶天龙没说实话,但也清楚是自己突兀,不该这样冒昧查人家底细:

  “不好意思,实在是情难自禁,见到你这苗子,这份医术,就止不住好奇,什么样的人教你出来。”

  叶天龙很是客气:“秦老过奖了,相比于你,我是班门弄斧。”

  秦天鹤又是一阵哈哈大笑,似乎一点都不感觉到疲惫,随后大手一挥:“天龙,咱们不扯虚的了。”

  “我想要跟你说一点正事。”

  叶天龙看着秦天鹤:“秦老请讲。”

  “我想要你去救治一个人。”

  说到这人时,秦天鹤的腰板微微挺直:“一个得了奇怪病症的人,再准确一点,他只剩一口气了。”

  老人想要把病情说出来,但神情犹豫一下还是忍住,目光炯炯看着叶天龙:

  “我回来之前,他差点睡过去了,我使出九牛二虎之力,连熬三天三夜,才把他那一口气保住。”

  有愧疚,有无奈,也有一丝庆幸,庆幸是病人活着,愧疚是只能让他残存一口气,而不是完全恢复。

  他对这个病人显然很重视,很崇敬,提到病人的时候,无论是神情还是眼神,都变得炽热和有力。

  秦天鹤的脸上,还闪烁一抹理想主义者的光辉,似乎为了那个人,他浑身碎骨都无所谓。

  叶天龙被感染,随后轻声宽慰:“秦老能保住一次,也就能保住二次,相信病人不会有事。”

  “我能保住他一次,还能让他这口气撑两个月,可是我真没有信心保住第二次。”

  秦天鹤流露出一抹疲态:“这一次,我已经殚精竭力,搭上半条老命才成功。”

  “下一次,他的病肯定更凶猛,我到时拿什么去保住他那口气?”

  叶天龙知道秦天鹤医术精湛,宽慰的话骗不了他,所以轻声一句:“不知道天龙可以做些什么?”

  秦天鹤眼里有着一丝欣赏,伸手一握叶天龙的掌心:“我希望你去见一见他。”

  “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救他,可你会定天神针,医术在我之上,这对于病人来说,就是一个希望。”

  “何况现在所有专家和医生都束手无策,你去见一见他也算是死马当活马医了。”

  他的言语变得真挚起来:“这个人对我来说,很重要,对于国家来说,也很重要。”

  “所以哪怕救回他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,我也会百分之百的去努力。”

  叶天龙感觉到老人掌心的温暖:“好,我答应秦老,我去见见,但不知什么时候合适见面?”

  秦天鹤都这样恳请他了,而且老人确实希望病人活着,叶天龙觉得,无论能不能救,也要尽一点力。

  这是对老人的交待,也是给秦紫衣的交待。

  “你肯答应见他?太好了,太好了,我就知道你有一颗善心,仁心。”

  听到叶天龙出声答应,秦天鹤打了一个激灵,满脸兴奋和激动:“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。”

  “按道理,我应该马上带你去见他,可你今天救了两人,精力体力耗损过度,起码要半个月休息。”

  他显然也清楚磨刀不误砍柴工:“而且他现在那口气还能撑两个月,所以咱们不用急着过去。”

  秦天鹤伸出手指算了一下:“这样,半个月后,我去找你,到时亲自带你去京城见一见他。”

  说到去见他的时候,秦天鹤下意识的深深吸了一口气,某种消失已久的情感随之悸动。

  天空深邃高远,雄鹰展翅盘旋,无边辽阔之中,那人像是一尊天神,屹立华夏,受着万人的敬仰。

  “好!”

  叶天龙一口答应下来,随后又微微一愣:“病人在京城?”

  秦天鹤笑着点点头:“没错,在京城,还在最高处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