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688章 老赵有救了
  第688章老赵有救了

  秦紫衣他们顿时围了过去,关怀备至地喊着:“三姨,三姨,你醒了,感觉好点没有?”

  “我怎么感觉做了一个梦似的?”

  三姨被人搀扶着坐起来,神情有一丝茫然,只是凄厉脸上,此刻恢复往日平和,随后艰难挤出一句:

  “我好像做了不少坏事,骂人,打人,还跳楼。”

  她渐渐记起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,满脸愧疚握着秦紫衣的手:“我怎么会那样呢?怎会那样呢?”

  三姨家人听到她这样说话,很是高兴,这证明三姨恢复了正常,事实情绪也跟以前一样平和。

  秦紫衣轻声宽慰:“三姨,没事了,没事,那就是一个梦,过去了,过去了。”

  秦爱爱见状脸色难看,但站在旁边没说什么。

  三姨肚子咕噜一声,她不好意思捂住:“我有点饿了,有没有东西吃?”

  在叶天龙的温润笑容中,一个家人迅速端出一盘猪血糕。

  三姨见状皱起眉头,挥手让人把猪血糕拿走:“我不要吃这个,我想要吃鸡蛋面。”

  家人一听,先是一怔,随后无比欣喜:“好,好,我马上去做。”

  三姨这一个月来,要么吃她的猪血糕,要么打葡萄糖,如今听到她想吃面条,这说明她饮食也正常。

  三姨家人一个个都心情变得愉悦,这意味着,三姨身体真的好转了。

  秦爱爱嘴角牵动一下:“别高兴太早,说不定回光返照”

  秦紫衣冷冷出声:“你不出声,没人当你是哑巴。”

  “伯父回来了,伯父回来了。”

  这时,外面的人又是一顿喊叫,接着一阵脚步声传来,秦紫衣他们纷纷向门口望去。

  叶天龙也望过去。

  很快,一个光头老者就在众人簇拥之下现身,他脚步匆匆,神情带着一丝关怀,还没入门就喊道:

  “小三在哪?小三在哪?”

  除了秦爱爱之外,其余人毕恭毕敬喊了一声:“伯父。”

  还有人叫秦老。

  叶天龙判断,这人就是华夏国手秦天鹤了,他眯起眼睛望过去,笑容绽放到一半,硬生生停滞。

  他捕捉到老人身体一抹异样,老人很是疲惫。

  此刻,三姨正对靠近的秦天鹤没好气骂道:“你才小三呢。”

  “还会骂人啊,证明你没大事啊。”

  光头老者来到病床旁边,动作利索给三姨把脉,随后皱起眉头:“来,让我看看,你招什么病了。”

  全场瞬间安静下来,聚精会神看着老人把脉。

  尽管秦爱爱他们把秦天鹤贬得一无是处,但他的威名和医术摆在那里,他作出的判断依然是权威。

  秦紫衣还看了叶天龙一眼,发现后者神闲气定,很自信的样子。

  三分钟后,秦天鹤把手指从三姨手腕上移开,一脸不满盯着不远处的秦紫衣:

  “小三,你除了身体虚点,营养不良外,你没大毛病啊,怎么紫衣把你说的随时都要挂了啊。”

  秦紫衣轻声问出一句:“爹,三姨真没事了?”

  “废话!你爹虽然玩世不恭,但不会拿病人开玩笑,我说你三姨没问题就是没问题。”

  秦天鹤重重哼出一声:“不相信的话,你们带她去医院检查,保证没什么大碍。”

  只是他心里转着一个疑惑,三姨身体虽然没有大碍,但底子很薄弱,好像是刚刚熬过大病一样。

  只是真有过大病,又怎么会好得这么快?

  听到秦天鹤的话,三姨家人他们彻底放心,对叶天龙也由衷叹服,秦爱爱脸色难看,带人退到外面。

  即使不退到外面,此刻也没有人理她。

  秦紫衣笑着接过话题:“爸,三姨本来病情严重,刚才还跳楼呢,现在没事,是因为天龙出手。”

  接着,她就跑过去把叶天龙拖了出来,向秦天鹤笑着介绍:“爸,他就是叶天龙,是他救了三姨。”

  叶天龙本想要偷偷溜走,因为陆小舞曾经告诉过她,秦天鹤能够看出他使用定天神针,他不想折腾。

  只是没有想到,被秦紫衣拽了过来,当下只能扬起一丝笑容,毕恭毕敬:“秦老好。”

  秦紫衣很是不满:“秦什么老啊,叫伯父。”

  叶天龙咳嗽一声,只能重新叫一次:“伯父好。”

  “好一个帅气小子,跟我年轻时差不多。”

  秦天鹤望向叶天龙,出声赞赏着这个后起之秀:“还懂礼貌,不错,比很多自以为是的人好多了。”

  他瞥了秦爱爱一眼,但很快又收了回来:“对了,小伙子,三姨得的是什么病,你是怎么救的?”

  “不是我要考验你,而是我有点好奇,你就当作,一个老顽童的好奇心。”

  叶天龙神情犹豫了一会,随后挤出一句话:“三姨中了曼国的尸虫。”

  “她吃的食物跟猪血糕起了反应,在腹部形成了腐烂的环境,滋生了尸虫,澳门赌博网站:其中一条上脑了。”

  秦天鹤身躯微震,一脸惊讶:“曼国的尸虫?还上脑了?”

  在三姨他们打了一个寒颤时,秦天鹤又出声追问:“你是怎么化解的?”

  尸虫上脑,无论是驱虫,还是手术,都是很复杂的程序。

  没等叶天龙出声回应,秦天鹤又扫视了三姨的脑袋一眼,捕捉到一连串的针灸痕迹。

  看着错落有致的针眼,他腾地上前一步,欣喜若狂:“天龙,你会定天”

  话还没有说完,秦天鹤身躯一晃,胸口一疼,嘴里喷出一口血,踉跄着摔在椅子旁边。

  他痛苦又欣慰撑着椅子:“老赵,你有救了”

  随后,他就脑袋一歪晕了过去。

  全场瞬间一愣,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,随后乱作一团:“伯父,伯父!”

  “爹!”

  “秦老!”

  满脸焦虑的秦紫衣晃动了父亲两下,见到没有反应,马上打了一个激灵,随后冲到叶天龙身边喊道:

  “天龙,我爹怎么了?”

 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:“他回京之前,应该刚刚用尽全力,给一个人治病,心力交瘁。”

  其实他没把话全说完,那就是秦天鹤为了另一人活命,日继夜续施展医术,把对方的活气驳接上去。

  为了让对方一口气顺畅,秦天鹤至少三天三夜没休息,可谓是以命续命。

  秦紫衣追问一句:“你能救他不?”她还一挺胸部。

  叶天龙哭丧着脸:“能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