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684章 跳楼
  第684章跳楼

  打残猪哥他们之后,澳门赌博网站:叶天龙就带着江千雪回到百石洲,让郑小蓝给她安排房间入住。

  虽然平安无事回到百石洲,天墨还狠狠教训了一顿猪哥,但江千雪却没多少高兴,笑容也有着僵硬。

  叶天龙没有放在心上,处理完这件事后,他把龙部和凤组工作安排了一下,然后又跟许东来联系了。

  明天下午,他就要陪着林晨雪去京城了,所以离开之前,要把事情做的完善一点,免得有后顾之忧。

  忙到下午三点,他才好不容易折腾完,正要好好休息一下,却听到外面响起了一阵刺耳喇叭。

  “叶天龙,叶天龙。”

  还没等叶天龙好奇哪个没公德心的人乱按喇叭时,楼梯响起噔噔噔的脚步声,随后房门就被人推开。

  接着,一道人影旋风一样冲入进来。

  秦紫衣。

  没等叶天龙出声,天墨就横挡了过去。

  秦紫衣没想到叶天龙的出租屋,有陌生人存在,见到天墨向自己撞来,她止不住一愣。

  下一秒,天墨抛出了手中的茶杯。

  “嗖!”

  茶杯如炮弹般撞向秦紫衣,秦紫衣反应也相当迅速,娇喝一声,足尖迅疾无伦的点在上面。

  当!茶杯瞬间碎裂,而且她的左脚顺势扫出,无数陶瓷碎片反射天墨。

  气势极其凶猛。

  天墨脸上没有半点惧怕,左手一卷,嗖嗖嗖!锋利的碎片先后射入他衣袖。

  但它们并没有秦紫衣想象中的破衣而出,更多是石沉大海。

  随后,天墨左手一抖,碎片纷纷跌落出来。

  “不要动手,自己人!”

  在天墨要把秦紫衣拿下的时候,叶天龙忙喊叫一声,像是兔子一样溜到两人中间,双手一伸笑道:

  “别动手,别动手,自己人。”

  他感觉右手好像触碰到软绵绵的东西,止不住抓了两下,结果被秦紫衣一把打开,女人气愤不已:

  “混蛋,抓哪里?”

  叶天龙啊了一声,忙收手回来:“秦队,不好意思,我不是有意的,对了,我给你介绍一下。”

  “这是我兄弟,天墨。”

  叶天龙忙转移话题:“天墨,这是秦队,警花来的,也是哥的老相好之一,不过还没滚床单。”

  秦紫衣听到叶天龙的话,俏脸一红一怒,差点踢出一脚:“谁是你相好?癞蛤蟆别想吃天鹅肉了。”

  天墨见到两人打情骂俏,辨认出不是敌人,于是面无表情示好:“你好。”

  说完后,他就转身拿扫把,把茶杯碎片扫得干干净净,接着走回角落闭目养神。

  “你好”

  秦紫衣也回应一句,只是话都没说完,天墨就从面前消失,让她多少有些郁闷,心里嘀咕一句怪人。

  秦紫衣觉得这个身手高强的小子过于冷酷之余,同时诧异叶天龙啥时候又多了一个兄弟,低声问道:

  “真是你兄弟?”

  叶天龙嘿嘿一笑:“当然,四年交情的兄弟,他在非洲养猪,听说我混的好,所以来明江投靠我。”

  秦紫衣一脸黑线:“你觉得,我会相信你鬼话?谁那么无聊,跑去非洲养猪?”

  叶天龙面不改色地回道:“非洲养猪好啊,养出来的条条是黑猪了,黑猪价格高十倍呢。”

  “神经病才会相信”

  秦紫衣白了叶天龙一眼,一副绝对不相信的样子,接着又一拍大腿,很是恼怒骂道:

  “王八蛋,我来找你是有正事的,结果被你忽悠的差点找不到北,走,快走,跟我去秦家。”

  叶天龙盯着她:“又扮男朋友?”

  “扮你的头!”

  秦紫衣俏脸有了焦虑:“我三姨病了,茶饭不思,身子发抖,还整天想要寻死。”

  “医生和医院又看不出端倪,仪器也无法检查,连我爹那几个高徒也束手无策,只能绑在床上。”

  “我给我爹打了电话,他黄昏会回来诊断三姨,可我看三姨样子很危险,也很痛苦。”

  秦紫衣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势:“你不是号称小神医吗?赶紧跟我去看看三姨情况。”

  “三姨病了?怎么不早说啊。”

  叶天龙一听就打了一个激灵,赶忙抓起衣服就往外面冲去:“快,快带我去看看。”

  他对三姨有着极大的好感,这个给自己红包,支持自己泡秦紫衣的长辈,叶天龙发自内心地拥护。

  无论如何,他都不能让三姨有事,不然以后要拿下秦紫衣就少了一个内应。

  秦紫衣微微一怔,似乎没想到叶天龙对三姨这么上心,心里掠过一抹感动,随后就跟了上去:

  “三姨住在云心花园”

  天墨也跟着起身,他始终要在叶天龙的身边。

  五分钟后,秦紫衣的吉普车冲出了百石洲,像是利箭一样驶向秦家宅子。

  车子行进途中,秦紫衣没有在意天墨的跟随,满脸紧张地把三姨状况告知叶天龙:

  “三姨一个多月前,身体就不好了,时不时咳嗽和头晕,还很嗜睡,一天能睡十五六个小时。”

  她美丽眸子有着焦虑:“不过那时还行动自如,做人做事也没太多变化。”

  “半个月前,她吃东西口味变了,以前喜欢清淡的,现在都是重口味,红烧肉啊,猪血啊。”

  “同时,她脾气变得暴躁起来,动不动就骂人,家里的保姆都被骂走几个了。”

  “她这几天,情绪更加恶劣,不仅打人,还时不时去撞墙,要割脉,每天只能打镇静剂或者绑着。”

  “对了,她最近还很喜欢吃曼国的猪血糕,不知道从哪里买了十几盒,一个人慢慢吃。”

  秦紫衣打了一个寒颤:“我闻着却感觉难受。”

  “曼国?猪血糕?”

  叶天龙眼睛微微眯起,随后想起三姨那个佛牌:“三姨最近跟她那个曼国朋友有没来往?”

  秦紫衣一边转着方向盘,一边愧疚回道:“不清楚,我最近也忙得要死,没怎么关注三姨身边人。”

  “不过她应该跟对方有联系,猪血糕八成也是对方寄给她的,因为三姨以前绝不吃这种东西。”

  叶天龙呼出一口气,没有再追问什么,只是三姨此时的病发,跟昨天龙三童的重伤,有着过多巧合。

  他隐约觉得,其中好像有什么关联。

  十分钟后,车子横在一处欧洲风格的别墅门口,车门还没来得及打开,就见前面十几号人慌乱不已。

  还伴随着不少尖叫,现场很是混乱的样子,让秦紫衣一脸茫然。

  秦紫衣、叶天龙和天墨刚刚下车,几个华衣女人就奔跑过来,一人惊慌失措:

  “紫衣,紫衣,不好了,你三姨爬到楼顶,要跳楼了。”

  秦紫衣身躯一震,抬头望向楼顶,果然见到一个单薄影子,站在最高处,冷风一吹,微微抖动。

  正是三姨。

  她再也不复当初紫荆花公寓的风韵,人瘦的跟竹竿一样,脸色也很难看,眼睛更是深陷了下去。

  她一副随时要跳楼的样子,现场不少家人和佣人担心看着她。

  楼顶有几个男女靠近,却被三姨厉声喝斥:“滚开,滚开,再不滚开,我就跳下去了。”

  几个想要解救的男女只能无奈退后,闻讯赶来的安保人员想要铺垫子,也被三姨凄厉出声制止:

  “不准铺东西,不准铺东西,不然我一头撞墙”

  披头散发,眼睛血红,神情很是凄厉。

  这一份恐吓,让众人不敢乱动。

  三姨得意大笑,声音响彻全场:“哈哈哈,我要死,谁都阻止不了,谁都阻止不了,你们也是。”

  “三姨!”

  叶天龙向天墨使出一个眼色,随后踏前一步喊道:“你要死了,是不是可以把红包给我啊?”

  三姨一愣,盯着叶天龙:“什么红包?”

  “我和紫衣要结婚了,你答应过的红包,难道要反悔吗?”

  叶天龙晃悠悠抛出一句,随后一把拉住秦紫衣,一口吻住那诱人的红唇。

  秦紫衣愤怒的刚想反抗,却听到叶天龙微不可闻地嘀咕:“不想三姨死,就好好吻这一场”

  与此同时,他的手,顺势握上那一份柔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