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680章 天墨
  第680章天墨

  看到小黑蛇被叶天龙爆头,龙三童愤怒的全身抖动:“无耻!”

  小黑蛇铜皮铁骨,牙齿还藏有强烈麻醉液体,只要咬上叶天龙一口,叶天龙就会一头栽倒在地。

  谁知,却被他一枪爆掉。

  龙三童本来想要看一场好戏,结果小黑蛇还没大展威风就挂了,他很难接受,也非常愤怒:

  “叶天龙,没有你这样的。”

  江千雪的眼皮跳了跳,相比龙三童他们的愤怒,她心里更多凝重,叶天龙的枪法实在太恐怖了。

  黑蛇的飞速疾快,加上出其不意,完全可用电闪袭击形容,可叶天龙却依然能一枪轰掉它。

  弹无虚发,不外如此。

  枪声不只是相比外面堵车发出的喇叭声,它又显得微不足道了。

  叶天龙晃动一下枪口,威慑利秀他们不要冲动,随后又把只剩半截身子的黑蛇,啪的一声踩成肉酱。

  “龙三童,什么叫没有我这样?是没有你这样。”

  “你可以用食降对付我兄弟,用六名杀手袭击我,还叫你的小宠物咬我,我就不能拿枪轰了?”

  他一脸戏谑:“必须按照你的规则来对抗?你不觉得,澳门赌博网站:这太无耻吗?”

  二楼窗口闪烁进来的霓虹灯,在江千雪的俏脸滑过,依稀可见她对叶天龙的欣赏。

  “你”

  龙三童微微语塞,随后喝出一声:“恐龙他们的性命在我手里,你敢对抗我,那就是想要他们死。”

  叶天龙嘴角勾起一丝讥嘲:“龙三童,你就跟你爹一个鸟样,就会使用下三滥手段威胁人。”

  “只是你爹难道没有告诉你,坏事做得太多,迟早会报应到自己身上吗?”

  他冷眼看着脸色阴沉的龙三童:“不过看你这样子,估计你爹真没教你真善美,更多是让你邪恶。”

  “我真有点后悔,当初就不该把你爹所在的活动厕所推进湄公河,而应该推去江边的焚烧炉。”

  多年前,叶天龙在曼国打酱油,因为跟白袍的图阿图关系过近,所以龙蛇阴时不时刁难他,算计他。

  叶天龙一怒之下,找了一个龙蛇阴在河边做法事前上厕所机会,把他跟整个活动厕所推进了湄公河。

  这一举动,不仅差点把龙蛇阴淹死,还让龙蛇阴法力受损,疗养三个月才敢出来见人。

  叶天龙当时估计,肯定不是法力受损,而是不小心吃了什么,不敢开口说话,所以假借受伤疗养。

  “叶天龙,你这王八蛋!”

  听到叶天龙提起多年前的恩怨,龙三童变得更加愤怒起来,右手一闪,多出一根黑乎乎的蛇头禅杖:

  “你就是一个小人,从来不敢光明正大对战,只会偷偷摸摸算计,有本事,丢了枪,跟我打一场。”

  “赢了,我给你解药,输了,你乖乖给我留下。”

  他面孔扭曲,变得很是疯狂:“不遵从我的规则,你就是开枪杀了我,也未必能拿到解药。”

  利秀他们也都嗷嗷直叫,像是要把叶天龙撕碎。

  龙三童还踏前一步,嘴角咿咿呀呀念叨几句,很是凄厉,像是厉鬼叫唤。

  随着这一记声音,二楼嗖嗖嗖地滑出几十条蛇,虽然没有小黑蛇的敏捷,但也是凶神恶煞让人惊惧。

  利秀他们见状忙散了出去,然后各自选了一条蛇,念念有词,把它驾驭起来,更好对付叶天龙。

  江千雪又打了一个寒颤,连忙躲到叶天龙的背后。

  叶天龙悠悠一笑:“可惜我不吃蛇,不然来一顿蛇肉火锅,管够。”

  他丝毫不把这些蛇放在眼里。

  “叶天龙,你如果不敢跟我打一场,那就来一场混战吧。”

  龙三童狞笑一声:“你手里有枪,我有几十条蛇,我相信,你杀掉我之前,我能让它们狂性大发。”

  “嗞嗞嗞!”

  此刻,几十条蛇都探出了身子,有些卷在栏杆上,有些缠在柱子上,还有些攀在天花板,很是丑陋。

  这些蛇一条条作势欲扑,一旦发起攻击,绝对是一场灾难。

  龙三童哈哈大笑,用禅杖一点叶天龙:“可敢一战?”

  “我来!”

  就在这时,紧闭的大门砰一声被人撞开,一阵气流忽然涌入进来,卷起了地上的浓郁血气。

  夜晚的寒意有点袭人,让人感觉天地间充满了凄凉肃杀之意,随后,就见一个黑衣少年走进了大厅。

  十**岁,一米七五,一身黑衣,手里还握着一把刀。

  漆黑的眸子,苍白的脸,在灯光照射下,苍白的近乎透明,他走的很慢,但很坚决,挡无可挡。

  他没有一丝波澜的眼中,充满空虚和寂寞,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这个人,江千雪他们都下意识沉默。

  不是惧怕,也不是看不起,而是感到一股沉重,唯有叶天龙的嘴角,悄无声息勾起一丝弧度。

  龙三童突然感到,一股充满危险的气机已经锁定自己。

  “你是什么人?”

  龙三童被对方盯得很不自在,厉喝一句:“这是私人恩怨,无关者滚蛋,不然休怪我连你也杀掉。”

  黑衣少年没有理会,只是慢慢向他靠近,一步一步,不可遏制。

  龙三童嘴角止不住牵动,无处可逃,只有一战。

  “当!”

  龙三童眼皮瞬间跳跃了两下,握着禅杖一点黑衣少年,目光却始终不离对方的手。

  他是一名战斗经验丰富的高手,手头也有无数条人命,所以能够一眼看出对手的不凡。

  特别是那只握着刀的手。

  随着双方距离的拉近,夜风的不断吹拂,黑衣少年此刻像是变了个人似的。

  他头发虽然还是那么蓬乱,衣衫虽仍那么落拓,但看来已不再疲惫,不再憔悴。

  看着近在咫尺的龙三童,他风尘仆仆的脸上,已焕发出一种耀眼的光辉!

  黑衣少年像是一把被藏在匣中的宝刀,平时韬光养晦,锋芒不露,所以没有能看到它灿烂的光华!

  但是此刻,刀已出匣了。

  距离不断拉近,黑衣少年身上苍凉的气息,全部变成了杀机。

  越来越危险!

  “杀!”

  在龙三童的微微偏头中,利秀娇喝一声,脚步一挪,一握尖刀冲了上去。

  “叮!”

  见到敌人出手,黑衣少年依然冷漠,缓缓拔刀,他的动作极慢,拔的仿佛不是刀,而是一千斤重物。

  刀一寸寸的滑出刀鞘,萧杀之气大增。

  虽有夜风的吹拂,仍然使人感到如入火炕。

  刀终于离鞘。

  只见寒光一闪,连刀的形态都还没看清,刀已经劈至利秀的脖子。

  利秀心头一震,循着本能抬手一刀,用尽自己全部力量,只是依然迟了半拍,刀锋没入咽喉。

  利秀一头栽倒在地。

  “杀了他!”

  见到对方一招杀掉利秀,龙三童向还能战斗的三人喝出一声。

  也就在这瞬间,黑衣少年也动了。

  四名曼国男子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,只是绷紧神经的摆出围杀堵截态势。

  但黑衣少年的身影,便像是流星一样射来。

  “嗖!”

  龙三童的瞳孔猛地收缩气势如虹!

  一闪而过!

  “砰砰砰!”

  四名曼国男子像是纸扎人一样跌飞,咽喉全像是秋叶吹响,鲜血肆意。

  “死去!”

  龙三童吼叫一声,精光爆射,手中一沉禅杖,脚步一挪,连人带杖向黑衣少年扑了过去。

  冷风中,血腥浓郁,一道黑光直取黑衣少年咽喉。

  刹那之间,龙三童的禅杖已经划破虚空,如连绵奔涌的江涛,雄壮,澎湃,气势如虹。

  叶天龙眼皮一跳:“留他一命。”

  “嗖!”

  挥刀,杀完四人的黑衣少年缓缓挥刀,刀好像很慢,可是禅杖还没到,刀已破入了刺芒,逼住黑光。

  然后,刀入了胸膛。

  “扑!”

  一篷鲜血,染红了狼藉的地板。

  刀锋入鞘,黑衣少年的手缓缓垂下。

  “砰!”

  龙三童仰天而倒,胸膛多了一个刀伤,眸子有着无尽惊讶,禅杖当一声摔在旁边,没了主人的温暖。

  龙三童就这样倒下了,输得的很震惊,很不甘,却很无奈。

  江千雪感觉到全身冰凉。

  叶天龙收起了枪械,扬起了笑意,没有斥责对方杀人,而是轻声问道:“天墨,你怎么来了?”

  黑衣少年把盯着龙三童的目光,转到了叶天龙的身上,那份冷漠瞬间变成了清澈,还有纯真:

  “我很孤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