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660章 弥补
  第660章弥补

  在妖姬离开之后,澳门赌博网站:叶天龙继续呆在温泉中,让四肢在泉水中好好浸泡。

  今晚这一局,他胜得有点侥幸,如非窥探出妖姬的真正意图,今晚只怕真要成为对方的裙下之臣。

  爱恋之心,成熟身子,还有赞誉之词,每一个都像是春风般温柔的手,狠狠撩拔着叶天龙的心。

  如果他没有窥探到本质,要么被妖姬的身体诱惑,要么相信她对自己的倾慕,结果就会被玩弄成狗。

  别看妖姬现在对他这么好,投怀送抱,掏心掏肺,爱慕尽显,那都是迷惑人的假象。

  一旦叶天龙没有扛住她的诱惑,露出急色的态势,妖姬肯定是马上翻脸,一脚把他踹翻或者杀死。

  因为那时的他已经没价值,谁会对输给自己的对手再和颜悦色?

  征服自己,抛弃自己,然后杀掉自己,叶天龙看穿了妖姬的想法。

  “好险!”

  叶天龙深深呼吸一口气,随后擦掉额头汗水从水里起身,捡起湿漉漉衣服穿上,他还瞄了一眼时间。

  九点!

  他苦笑一声,这一局虽然有惊无险,但耗费的时间和体力,却被对战一场还多。

  “叮!”

  就在叶天龙举步向山下走去时,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戴上蓝牙耳机接听,很快传来韩擒虎焦虑声音:

  “大哥,林小姐半小时前醒了,没见到你,突然就发飙了,还要连夜赶回明江,根本劝不住。”

  韩擒虎连珠带炮向叶天龙汇报:“她带着保镖已经在去机场路上,我和黄雀跟在她后面。”

  “现在怎么办?要不要把她拦下来?”

  叶天龙手脚一抖,差点把手机丢出去了。

  他清楚,林晨雪肯定生气了,说好在身边,说好醒来有粥喝,结果却什么都没有。

  那份失落和失望,他能够想象得出,此时让韩擒虎把她拦下,只会让她更加生气,他马上发出一句:

  “不要拦她,也不要劝告,让她上飞机回明江,你跟黄雀暗地里跟着,只要她不出危险就行。”

  韩擒虎低声一句:“真让她回明江?你不过来劝一劝她?她真的很生气,你需要好好解释。”

  他忍住没有重复林晨雪摔碎三个杯子,狠骂叶天龙王八蛋的话。

  韩擒虎对林晨雪也算有点了解,知道那是大家闺秀端庄淑女,所以见到她失态,心里多少有些惶恐。

 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,一抹脸上的水珠:“这时只能顺着她意思,越劝越发飙,也不会听解释的。”

  他阅女无数,女人的失望情绪,绝不是大局为重或者紧急之事就能弥补,勉强让她原谅也不会舒服。

  他虽然很不希望林晨雪此时舟车劳顿,加重病情,可是此刻哪怕自己抱大腿,也不可能留下她的。

  叶天龙只能另想办法挽回。

  听到叶天龙的话,韩擒虎点点头:“好,我们跟着她,飞机一个半小时后起飞。”

  挂掉电话后,叶天龙迅速下山,钻入车子一脚油门驶向希尔顿酒店。

  前行途中,他给荣学礼打了一个电话:“荣少,我想跟你借点东西”

  荣学礼很是大方:“叶少需要借点什么东西?”

  叶天龙很客气开口:“飞机!”

  荣学礼顿时无语这叫一点东西?

  凌晨二点十五分,明江,紫荆花公寓,十八楼,电梯打开。

  林晨雪从里面走了出来,拖着一个行李箱,一言不发走向家门,她的神情很憔悴,还有一丝木讷。

  那双平日傲然的眸子,此刻也有几分殷红,一看就是精神和身体双重不好。

  叶天龙,你这王八蛋,你这个大骗子!

  林晨雪一边掏出钥匙,一边失望地骂着叶天龙:我再也不会理你了,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。

  “咔嚓!”

  来到家门口,林晨雪机械输入密码,然后再用钥匙开门,随着一声锐响,厚实房门打开了。

  林晨雪拖着箱子走入进去,很是木讷把房门一关,接着踢掉脚上的高跟鞋,把箱子丢在旁边。

  她连灯光都懒得打开,裹着丝袜的双腿就走向沙发,然后把自己扔到上面,无双的长腿并拢在一起。

  “说好会一直在我身边,说好醒来有药材粥喝,说好会整晚陪着我”

  “醒来却什么都没有,没有人,没有热粥,连热水都没有”

  “丢下我不管,肯定是照顾其她女人了,得到了就不珍惜,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”

  “叶天龙,你这个王八蛋,我恨你,我讨厌你,我再也不想见到你。”

  向来坚强的林晨雪很是委屈,忽然把抱枕一扔大叫:“叶天龙!”

  “在!”

  就在林晨雪把抱枕当成叶天龙丢掉发泄时,一个声音忽然从背后温柔响起:“林总,你叫我吗?”

  “啊”

  林晨雪吓了一跳,顷刻从沙发上弹了起来,还一把打开大灯:“谁?”接着微微一愣:“是你?”

  视野中,正是被她诅咒无数遍的叶天龙。

  男人换了一身家居服,身上还系着一张围裙,笑容很是灿烂,就跟等待妻子归家的好男人:

  “林总,你回来了?”

  叶天龙上前靠近女人:“我等你很久了。”

  林晨雪的美丽眸子瞪大,难于置信看着叶天龙:“你是叶天龙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她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,叶天龙明明还在昆江泡妞,甚至为此丢下自己,怎么又出现在自己公寓?

 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?怎么可能比自己早?她坐的可是最后一班飞机,林晨雪揉揉眼睛,又问出一句:

  “你真是叶天龙?”

  叶天龙悠悠一笑:“当然,我是叶天龙。”他微微偏头:“不相信?”

  下一秒,他上前一步,一把搂过女人,狠狠在她嘴唇上吻了一把:“有没有感觉到,草莓的气息?”

  挺拔身影、微笑表情、玩味语调,还有熟悉的草莓味,这一切,都在提醒着林晨雪不是梦境。

  “你怎么在这里?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  林晨雪一把推开叶天龙,随后又俏脸一寒:“谁让你进我家的?”

  叶天龙摸摸自己的心:“爱你的心。”

  林晨雪按捺不住,小女人一样啐了一口:“流氓。”但她很快又想起自己的委屈,俏脸又愤怒起来:

  “你觉得,我还会相信你花言巧语吗?”

  “说好的陪伴呢?说好的热粥呢?醒来什么都没有,连你影子都见不到,只有冷冰冰的房子。”

  “还有泡软的大米,发白的骨头,叶天龙,你这个大骗子,我对你太失望了。”

  林晨雪又委屈起来:“你以为,这样哄我几句,我就会理你吗?我告诉你,我对你失望至极。”

  “我再也不想看到你。”

  “你马上给我离开,不然我报警告你擅闯私宅。”

  叶天龙任由林晨雪发泄,随后轻声笑了笑:“罪名太轻了,应该加一项。”

  林晨雪俏脸一寒:“加什么?”

  叶天龙一本正经:“强暴。”

  说完之后,他就一把抱住林晨雪,双手用力,不让林晨雪挣扎下去,接着,走向温馨的厨房。

  “啊你要干什么?”

  林晨雪尖叫一声,以为叶天龙真要圈圈叉叉自己,手脚晃动,还不断捶打叶天龙胸膛:

  “放开我,放开我!”

  “叶天龙,你别以为用这种方式,就可以让我原谅你,相反,我会更加厌恶你,恨你。”

  “你怎么是这种人?我瞎了眼喜欢你!”

  “马上把我放下来,不然我真要喊叫非礼了。”

  林晨雪死命挣扎,俏脸还带着一丝愤怒:“放我下来,放我下来”

  她跟叶天龙发生过关系,也喜欢这个混蛋,可不代表任由叶天龙强迫自己意愿。

  “叶天龙,你是混蛋,我讨厌你!”

  在叶天龙拉开厨房的玻璃门时,无力反抗的林晨雪羞愤不已,一口咬在叶天龙的胳膊。

  “嗯”

  叶天龙闷哼一声,但还是忍住了疼痛,把林晨雪放在餐桌旁边一张椅子。

  慌乱的林晨雪松开嘴,转过头,神情一僵,满脸惊讶。

  桌上五个小菜,一碟水果,还有一小锅热粥,香气四溢

  林晨雪心里一阵感动,同时又有一丝愧疚:“天龙”

  叶天龙勾起她的下巴:“要么吃掉它,要么啪啪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