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652章 借大枪一用
  第652章借大枪一用

  “啊”

  桑猜的脖子被扭成了麻花,澳门赌博网站:一百八十度的旋转,让他临死前一秒,看到自己血淋淋的后背。

  下一秒,桑猜砰一声倒地,手里炸药也跌落在地。

  全场本能一片安静,目光齐齐望着出手的那人,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惊讶:荣学礼。

  显然没几个人想到,荣学礼会有这样的身手,更没有想到,他出手这么狠辣,无情。

  一双能把脖子扭成麻花的人,手腕蕴含的力量该有多大啊。

  白富车也眯起了眼睛,眼里若有所思,看不透眼前的荣学礼,更有点难于接受,他刚才秒杀了桑猜。

  在他的印象中,这个荣家大少向来娘娘腔,毫无爷们气息,可现在一看,自己怕是又看走眼了。

  叶天龙却没有太多意外,他瘫坐在地上笑了笑,五大家的子弟,有纨绔,但更多是一等一的精英。

  荣学礼有这种实力,在叶天龙看来很正常。

  此刻,大批防爆警察涌入,把现场和外围控制起来。

  “清理现场,全城戒严。”

  荣学礼依然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,他扫过狼藉不堪的大厅一眼,轻声抛出一句:“追查幕后凶手。”

  身边十几人齐齐回应:“是。”

  今天的事,势必要不少人负责。

  全场迅速行动起来,先是整个警局戒备起来,然后清理炸药和尸体,救护车也一辆辆地呼啸而来。

  荣学礼抽出一张湿纸巾,擦拭着自己的双手,很用心,连指甲都认真清理,毫无刚才的爷们气势。

  随后,他扬起一丝笑意,大步流星走向叶天龙:“叶少,没事吧?”

  叶天龙抹掉身上几抹血迹,随后把手里的枪丢在旁边,看着荣学礼淡淡一笑:“皮肉之伤,没事。”

  荣学礼笑容很是温润:“没事就好,有什么意外,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各方交待,凌霜就会砍死我。”

  “荣少开玩笑了。”

  叶天龙哈哈大笑一声:“对方是来杀我,是我招惹的祸事,哪能牵扯荣少呢?”

  他从云姬手里拿过一瓶净水,咕噜噜灌入几口后:“只是有一点要埋怨你,你把我的活口杀死了。”

  “我一直忍着手没杀那小子,就是希望留一个活口,严刑拷打一番,让他把背后的人招出来。”

  叶天龙眼里闪烁一抹炽热:“这么大阵仗对付我,我不回报一下,岂不显得我好欺负?”

  “是吗?看来是我鲁莽,破坏叶少好事了。”

  荣学礼也没太多辩驳,温润一笑如女人轻柔:“只是当时担心他引爆炸药,所以出手扭断他脖子。”

  “下次再有这样的情况,我一定配合叶少的想法。”

  “不过这次虽然被我灭了活口,但我可以向你保证,我一定挖出他们底细,弥补我杀掉他的过错。”

  荣学礼始终风度翩翩,还谦卑有礼,让开玩笑的叶天龙不好意思起来,他笑着上前一步,朗声开口:

  “我就是开开玩笑,缓和一下现场气氛,荣少不要放在心上,这几个人,我可以自己查出来历。”

  荣学礼目光柔和看着叶天龙:“叶少客气了,经过今日一事,你的事,就是我的事。”

  白富车此时从后面走上来,简单包扎完伤口的他,淡淡接过话题:“不用查他们底细了,我知道。”

  他手指一点被摆放在大厅中央的黑痣青年:“屠人妖的手下,桑猜,童子军首领,手里近百人命。”

  叶天龙眼睛微微眯起:“屠人妖?”

  白富车轻轻点头,盯着叶天龙问出一句:“你以前跟屠人妖有过节吗?”

  叶天龙摇摇头:“我只对美女有兴趣,对人妖,有多远避多远。”

  在荣学礼竖起耳朵聆听时,白富车又追问一句:“你最近得罪过屠人妖?”

  叶天龙想起妖姬,想起富员外,自己算是得罪屠人妖,可他不应该这么快清楚,自己救了富员外啊。

  他神情犹豫一句:“这两天得罪过,但他不知道我得罪过啊。”

  “你以前跟他没过节,最近又没交集,他却派出得力助手杀你。”

  白富车嘴角勾起一丝冷冽:“还是来警局杀你,目标明确会议室,幕后黑手一目了然。”

  他拍一拍叶天龙的肩膀:“想一想,谁现在最想你死,还是不管不顾那种?”

  荣学礼微微抬头:“金家?”

  白富车呼出一口长气,目光多了一分锐利:“没错,八成是金家唆使屠人妖要叶天龙的脑袋。”

  “杀子之仇,可以理解,只是金家何必让屠人妖动手?金家不是地头蛇吗?他的精锐应该有不少。”

  叶天龙看得很透:“用自己的人远比外人划算,毕竟屠人妖这种恶人,不是轻易可唆使的。”

  “要他派人来杀我,还是桑猜这种死士,金家怕是要付出不少好处。”

  他往嘴里灌入一口苏打水:“金家丧子昏了头?”

  “不是他们昏了头,是金镇岳没有法子。”

  因为叶天龙救了一命,白富车无形中站在叶天龙阵营:“昨晚事发之后,金家就被官方盯得死死。”

  “他们根本抽不出人手对付你,而且金家这个时候报复你,如果被揪住把柄,只怕要灰飞烟灭。”

  荣学礼笑了笑:“自己无法动手,那就借刀杀人,屠人妖这个疯子,又是最疯狂的一把刀。”

  白富车经验很老道:“他们肯定有私底下交易,而且这交易筹码很惊人,不然桑猜哪会杀入警局?”

  “只是我虽然知道金家不太干净,却怎么都没有想到,他会跟屠人妖有勾结。”

  白富车脸上有了一丝感慨:“我又看走眼了。”

  荣学礼儒雅一笑:“这世界的水,向来很深,白叔是人,不是神,又哪能看得太透?”

  “不过只要金家跟今日事情有关,我就一定让金镇岳牢底坐穿。”

  雇凶杀入警局,杀死打伤这么多人,荣学礼绝对要追究到底,金镇岳如果涉及,也会毫不犹豫拿下。

  白富车没有再说话,只是盯着叶天龙,心里有一丝感慨,自己欠叶天龙一条人命了。

  “私底下交易”

  叶天龙没有听到荣学礼和白富车的感慨,只是皱起眉头猜测着金家跟屠人妖的交易,他有一丝不安:

  “两人会有什么筹码交换呢?什么样的筹码,值得屠人妖杀入警局?”

  叶天龙冥思苦想,在荣学礼和白富车生出讶然时,他灵光忽然闪过,眼皮一跳:

  “富员外?”

  他拿出手机拨打一个号码,但是对方处于关机状态,他又打给黑梦,依然是转去留言信箱。

  叶天龙神情凝重给黑梦留言,随后伸手夺过一把警员的狙击枪:

  “荣少,借大枪一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