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649章 变故
  第649章变故

  在金镇岳发誓要给儿子报仇时,澳门赌博网站:叶天龙正坐在警局大厅悠哉喝茶。

  三方会谈在警局的三号会议室,事主都不能出现在会议室,只能留在大厅半开放的休息室等待结果。

  叶天龙、白副市长依次坐在休息室左右两侧,旁边还有五名警员负责保护,也是看守他们。

  “叶天龙,小小年纪,如此桀骜不驯,不担心横尸街头吗?”

  白市长微微挺直腰板,带着一抹教训气息:“一次运气,不代表次次运气,嚣张的人总是死得早。”

  在他冷冷盯着叶天龙时,叶天龙淡淡出声:“白市长,我今天能坐在这里,你觉得我纯粹是运气?”

  “一个运气的人,能从白市长的枪口下活命?”

  白市长瞬间陷入了沉默,显然叶天龙这话说到了点子,他能活着,能坐在这里等待结果,哪是运气?

  金贵气的蛮横挑衅,金燕婷的不公袒护,全被叶天龙直播成为罪证,让叶天龙占据了全部道理。

  继而他的伤人,杀人,全都变得不重要,在他人看来,这是叶天龙对强权忍无可忍的反击。

  这已不是运气两字可形容,而是步步为营的心机了,他虽然很想骂叶天龙歹毒,但不得不承认有效。

  叶天龙又补充一句:“白市长,虽然里面还在谈判,可是未来的结果,你我心里都很清楚。”

  “我八成大摇大摆从这里走出去,你会不会认为,这也是我的运气?”

  白市长神情一黯,叶天龙占据道理,身上有匈蒙保护衣,背后还有荣家等势力庇护,金家拿什么玩?

  金贵气被爆头,九成九是白死,金家在明面上不可能讨回公道,只能暗中找机会捅刀子了。

  想到这里,白市长眯起眼睛,重新审视着叶天龙,想要窥探一丝得意或骄傲,看到的却是如水平静:

  “小子,你确实是一个人物,怪不得霜霜这么欣赏你,早上还特意给我电话,让我放过无辜的你。”

  叶天龙微微一愣,随后问出一句:“白霜霜?”

  白市长点点头:“没错,她是我侄女,我和她都是白家人,只不过她是直系,我是旁系。”

  “她向来刁蛮任性,所作所为也是自我为中心,我是第一次见到她为一个外人庇护,求情。”

  他带着一丝戏谑:“我很不喜欢你,但不得不承认,你很有魅力,至少你能交换他们的心。”

  叶天龙笑了笑:“霜霜是一个好姑娘。”

  他还拿出手机,特意搜寻了一下白市长信息,白富车,昆江第一副市长,作风果敢,曾是缉毒领导。

  后来家人担心他的安全,于是就通过关系运作,让他提前两年成为副市长,多了应酬,少了风险。

  原来也是在一线打拼过的人,怪不得昨晚敢喊出毙掉自己的话。

  叶天龙对白富车高看了一点:所幸后面一系列大人物压住了他,不然昨晚真怕要来一场血拼了。

  此刻,听到叶天龙的话,白富车淡淡戏谑:“她当然是一个好姑娘,只是你不是一个好青年。”

  “昨晚开枪这么利索,手上沾了不少血吧?至少一千条人命吧?”

  他在缉毒前些打拼过,虽然这一年来,各种应酬掏空了他的身子,但常规判断却还没有完全丧失。

  昨晚在现场因为过度激动忽略细节,如今安静下来回想画面,白富车马上意识到叶天龙的枪法犀利。

  叶天龙悠悠一笑:“白市长目光就是毒辣,这都被你看出来,不瞒你,我双手确实沾染千人的血。”

  “只不过杀的那些人,全都是该死的人,所以白市长不要把我当成杀人狂魔。”

  他拿起面前一瓶苏打水:“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个清道夫。”

  “世界这么大,人渣这么多,总是需要我这种清道夫的。”

  白富车冷笑一声:“你还真会给自己贴金,你是一个危险的人物,我有必要叫霜霜远离你”

  他话锋一转:“从你的手法判断,你有职业杀手风范,出枪干净利索,枪枪打要害,不拖泥带水。”

  “可是从你步步为营的作风判断,你又有一点职业军人,因为你有杀手没有的格局,战略。”

  白富车淡淡出声:“所以我有点不好判断你的来历。”

  叶天龙往嘴里灌入一口苏打水,随后耸耸肩膀笑道:“很简单,我是雇佣兵,这就能结合两者了。”

  白富车微微一怔,陷入沉思,似乎要消化叶天龙说的话。

  “白市长,不要多想了,我什么身份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  叶天龙握着水瓶,目光平和看着白富车:“我今天能来这里,能够等待谈判结果,说明我有底线。”

  “一个有底线的人,他再怎么猖狂,也不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。”

  “老实说,我看不起金队长和王胡来那样的执法者,但不代表我就蔑视华夏法律。”

  “恰恰相反,我尊重它,尊重金队长他们背后的法律,所以我昨晚没有要任何一个警察的命。”

  叶天龙目光望向大门口,扫视一辆缓缓停下的轿车:“我也希望,你们跟我一样敬重头顶的东西。”

  白富车身躯微微一震,脸上有着一丝惊讶,似乎没想到叶天龙说出这些话,随后盯着叶天龙开口:

  “如果你真是这样想,我想,我会很高兴,也会在此事上尽力公正,想法替你化解金家的怨恨”

  话说到半截,白富车就收住了声音,目光锐利望向大门口走入的六名残留稚气的青年。

  他们挎着一个旅行袋,大摇大摆的走进大厅,其中一人跟接待员比手画脚,好像在寻求她的帮助

  而其余五人趁着这个机会,悄无声息分成两批。

  一批两人向大厅中央靠近,一批三人向楼上走去。

  “站住!”

  白富车眼神变得犀利,向六名好像刚刚成年的青年喝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  “来人,检查他们的旅行袋”

  不少忙碌警员听到白富车喝斥,下意识停住手中工作,目光齐齐落在这批青年身上,还有旅行袋

  叶天龙的神经也瞬间绷紧,他的鼻子嗅到一抹熟悉的气息,火药。

  “嗖!”

  不等警员和稚气青年作出反应,叶天龙一个就地翻滚,从看守自己的警员身上,夺过一把警枪。

  枪口一转,子弹喷出。

  “砰!”

  一名伸手放入旅行袋的青年,身躯一震,眉心迸射一股鲜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