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648章 交易
  第648章交易

  云姬,当初伺候叶天龙晨浴想要下手的女人。

  叶天龙发现她的端倪,不仅粉碎她和独眼男子的袭杀阴谋,还让黄雀和残手及时救回图图哈赤。

  成王败寇!

  图图哈赤当时本想活埋了云姬,但叶天龙出声把她救了下来,还让医院给她驳接了断臂。

  这次在昆江招惹下金贵气的麻烦,图图哈赤本想派一批得力手下周旋,把叶天龙从漩涡中拉出来。

  叶天龙没有让图图哈赤派人,他清楚争夺王位的图图哈赤也是用人之际,所以只让他给云姬授权。

  叶天龙让云姬连夜飞来昆江,全权代表匈蒙国给自己谈判,这对云姬来说,完全就是再生之恩。

  因此见到叶天龙,云姬发自心底的恭敬,随后轻声问出一句:“叶少,你就不担心,我故意输了?”

  “这一局,不仅是为我罪否谈判,也是为你自己生死谈判。”

  叶天龙伸手一撩女人秀发,声音很是轻柔:“虽然我把你救了下来,但对匈蒙来说,你还是罪人。”

  “今天这局谈判,是你立功赎罪的好机会,也是你人生的最后一个机会了。”

  “把握住了,你就可能重新走到前面,重新掌控草原餐厅。”

  “你曾经想要的性命、地位、名声、富贵,会一样不少回到你手里。”

  “而你错过了,你就什么都没有了,也永远不可能再翻身。”

  他笑容很是旺盛:“即使我不恼怒杀你,图图哈赤也不会让你活得太痛快。”

  云姬嘴角微微牵动,随即嫣然一笑:“明白。”

  “我今天让你全权代表谈判,一是欣赏你的控场能力,二是你对匈蒙和华夏法律熟悉。”

  叶天龙手指从云姬俏脸滑落:“三是想证明自己的目光,我想要看一看,你值不值得我当初留下。”

  云姬微微挺直自己身躯:“叶少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,今天,你有事,就是我有事。”

  说完之后,她就向叶天龙行了一个大礼,接着带领十余人向警察大厅走去。

  荣学礼他们也都笑着进入。

  同样一个早晨,昆江三环,金家花园。

  临时空出来的偏厅,正处于一种极其压抑的气氛之中。

  “呼!”

  飘舞在空中的纸钱,明灭不定的烟火,还有居中摆放的那口檀木棺椁,使整个偏厅看上去鬼气森森。

  阴寒可怖。

  比灵堂更加阴寒可怖的是,那张隐藏在明暗光影中的狠厉脸颊。

  每一道纵横交错的皱纹,都闪动着伤心、仇恨和愤怒,猛一眼瞅见仿佛厉鬼,让四周守卫噤若寒蝉。

  白发人送黑人,世间最大悲哀和痛苦莫过于此。

  金贵气的父亲,金镇岳,数一数二的大善人,修桥铺路,捐建学校,哪里有慈善,哪里就有他影子。

  传闻他有一次被一条小肥狗咬了,跟随原本想要一棍子打死,可金镇岳发现,它又冷又饿不断发抖。

  他没有棒杀这条肥狗,反而脱下衣服给小狗保暖,还给它喂了一包火腿肠。

  最后还不忍心抛弃它,一改不喜欢宠物的性格,把这条小狗带回家养了大半年,直到秋天才焖了它。

  总之,他心善的连蚂蚁都不敢踩死,算是庞大金氏家族中,一等一的好人。

  只是,这个大善人,平日脸上的温润儒雅,此刻荡然无存,再也不见一丝宽厚。

  虽然金镇岳对儿子过于宠溺,但始终是他的宝贝儿子,如今金贵气被人一枪打死,怎能让他不打击?

  金贵气的尸体,连夜就运回到家中,澳门赌博网站:金镇岳也让人弄来一副棺材,盛放再无生息的金贵气。

  他驱赶了所有金家子侄,一人陪着金贵气呆了一晚,也就一晚,灰白的头发,彻底变成了雪白。

  “贵气啊”

  窗外的鸟儿叫了一声,沉默的金镇岳忽然被惊起,推开棺材扫视儿子,希望昨晚只是一个梦。

  可他怎么呼唤,金贵气都没有再睁开眼睛,金镇岳的心彻底绝望,父亲这一个角色,让他凄凄戚戚。

  在他抹着老泪的时候,一个服饰很是华丽的中年男子,轻轻从外面走入进来,按捺不住低声一句:

  “金先生,人死不能复生,你要节哀顺变,保重自己的身体啊。”

  在金镇岳脸上没有半点情绪变化,只是满脸伤悲看着棺材时,华衣男子上前一步,低声抛出一句:

  “金先生,三方会谈已经开始,内线向我们传来了最新消息,我给你汇报一下,你看可好?”

  金镇岳喝出一字:“讲!”

  华衣男子呼出一口长气,左手轻轻一挥,四周十几名守卫退了出去,他迅速转移着金镇岳的情绪:

  “半个小时前,昆江地方官员,华夏外交部,匈蒙国特使,已经全部进入警方会议室谈判。”

  他把情况告知金镇岳:“三个小时后,他们将会给出叶天龙是否有罪的结果。”

  “混账!”

  听到这一番话,金镇岳勃然大怒:“那外来户当众杀我儿子,还有什么好讨论的?就该血债血还。”

  “杀人偿命,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,他们难道不懂吗?”

  华衣男子嘴角牵动了一下:“金先生,事情不是简单的杀人偿命,叶天龙很混蛋,占据住了道理。”

  “而且他背后关系错综复杂,匈蒙国又全力支持他,加上金小姐的不公袒护把柄,情况很不乐观。”

  他神情犹豫着说完最后一句:“叶天龙八成会无罪释放,撑死赔偿一点抚恤金。”

  “无罪释放?”

  金镇岳听到这四字,怒极而笑,转身一把揪住华衣男子:“杀了我儿子,还无罪释放,当他是狗?”

  “就算我儿子是狗,只要他姓金,谁打死了他,谁就要偿命。”

  他盯着华衣男子喝道:“听到没有,我要他偿命,偿命,他如果不死,我儿子怎么瞑目?”

  “我不管你怎么做,总之,我要那小子的脑袋,要多少钱,多少人,我都给你。”

  金镇岳杀气腾腾:“我只要那小子死!”

  华衣男子眼皮直跳,背后渗出了冷汗,马上点头回应:“明白!我马上召集兄弟们。”

  “官方不给我们一个公道,我们就自己讨回公道。”

  华衣男子挺直自己的身躯:“哪怕搭上我王金鑫的性命。”

  就在这时,一名金家精锐快步走过来:“金先生,外面多了几部可疑车辆。”

  “我们发现园子外面有不少探子,他们严密监控着金家花园。”

  金家护卫把自己观察告知:“从他们做事的手法上看,好像是警方的人,至少有二十人散布四周。”

  “每一个出入者都会被盯视,出去车辆也会在不远处的关卡遭遇警察检查。”

  王金鑫微微一怔,随后轻声接过话题:“金先生,昆江官方怕是猜到你会报复,所以派人盯着你。”

  “此刻咱们有任何动作,只怕都会被警方盯住,接着一切行动都会被他们打压。”

  他低声一句:“咱们动手怕是不可行了。”

  金镇岳抬起头,脸上的皱纹阴森可怖:“咱们动手不方便,那就让别人动手。”

  他手指重重敲击着棺材,声音有着说不出的深沉气息:

  “联系屠人妖,帮我要了叶天龙的命,我就帮他要了富员外的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