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639章 悲伤的笑容
  第639章悲伤的笑容

  “天龙,试试我做的虫草汽锅鸡。”

  “天龙,你看看这三文鱼合不合口味?”

  唐无醉见到叶天龙准时出现,手里还捧着百合花跟蛋糕,整个人瞬间变得明媚起来,笑容如花。

  她一边热情似火把叶天龙迎入厢房,一边把带来的美食展现出来,这些食物都是她耗费半天做成的。

  为了今晚这个生日,唐无醉直接在这酒楼开了两间房,一间跟叶天龙烛光晚餐,一间跟朋友们相聚。

  她准备跟叶天龙吃完晚餐,温存完毕,然后就去尽头的另一间房,等待九点钟过来的朋友吃蛋糕。

  唐无醉准备把叶天龙介绍给他们认识,不管叶天龙是否接受她,唐无醉都想要跟众人分享她的快乐。

  这一个生日会,唐无醉可谓是用心良苦。

  “天龙,看看,这是心形糍粑,我亲手做的,味道很好。”

  “对了,你喜欢喝什么酒啊?有红酒,也有米酒”

  唐无醉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中,丝毫没发现叶天龙受伤的手,还有后脑勺滴落的冷汗,不断夹着菜肴:

  “今晚,我可是使出洪荒之力了,希望能够合你的胃口。”

  叶天龙轻轻咳嗽一声,脸上扬起一丝温柔笑意:“你长得这么漂亮,做的东西肯定也不会太差。”

  “何况秀色可餐,东西再难吃,只要看着你,也就跟山珍海味没差别了。”

  今天是唐无醉的生日,而女人又很在意叶天龙的态度,叶天龙愿意说些好话让她高兴。

  只是他灿烂笑容多背后,却有一抹极力掩饰的苦楚,他的后脑勺像是针刺了一样,身体也有点发冷。

  叶天龙知道自己受了伤,跟妖姬的雷霆一掌,不仅震裂了他的虎口,还让他五脏六腑受了点伤。

  而妖姬喷出的那口白烟,蕴含着迷幻毒素,虽然叶天龙吃药排解了大半,但还有些许残留让人头疼。

  内伤,毒素,还有多年没解决的偏头痛,让叶天龙身体有些扛不住。

  “贫嘴!”

  唐无醉夹起一块鸡肉放在叶天龙嘴里,笑容甜美的跟棉花糖一样,都快让人闻到她脸上的香甜气息:

  “虽然知道自己长得大众,但我还是很喜欢听你夸我,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。”

  她很是幸福看着叶天龙把鸡肉吃进去:“多夸夸我,到时我就真成西施了,你也就变成我情人。”

  叶天龙一边感受着鸡肉的香甜,一边向女人挤出无奈的笑容:“无醉啊,我没你想象中的好。”

  “我好吃懒做,贪财好色,还经常吃漂亮女人的豆腐,你喜欢我,分分钟会被我一万点伤害。”

  他难得的诚恳真挚:“咱们吃吃饭,喝喝酒,聊聊天,做做好朋友行不行?”

  唐无醉扳起手指头:“好吃懒做,没事,我可以勤快一点,做饭洗碗,拖地生孩子,我搞定。”

  “贪财好色,我有一百多万,而且已经考上机师执照,未来很有机会做一名女机师。”

  “一年一百万跟玩似的,你千万不要放过我这些钱,蚊子再小也是肉,一定要贪我的财。”

  “至于姿色,我也应该有六分,打扮一下,七分不成问题,上床不关灯也不会辣眼睛。”

  唐无醉楚楚动人盯着叶天龙开口:“登徒子,你一定要收了我这妖孽。”

  “扑!”

  叶天龙差点就把刚喝入的酒喷了出来,一脸无奈看着敢爱敢恨的女人:“能不能不收?”

  “你怎能不收呢?你不是说贪财好色吗?”

  唐无醉轻哼一声:“我有钱,有姿色,你这样放过我,可是违背自己座右铭,要天打雷劈的。”

  叶天龙一脸黑线:“这”

  他很想把这个送上门的小妞就地正法,可又不想摧残这样一朵温室的花朵,他更想这样默默欣赏。

  “呼!”

  念头转动之间,叶天龙端起酒杯一口喝完,酒精刺激,焦渴的感觉缓解了许多,身子渐渐变得温暖。

  后脑勺也不再是那种针刺一般的痛,这让叶天龙又拿起被唐无醉倒满酒液的杯子,又是一口喝下。

  “你喜欢喝这酒啊?喝多一点,这是我妈妈酿制的米酒。”

  “她说我遇见意中人又摆不平的时候,就把他灌醉生米煮成熟饭,然后死缠烂打,绝对能成正果。”

  “天龙,你怕不怕被我就地正法啊?”

  唐无醉见到叶天龙连喝几杯米酒,以为他喜欢喝这种甜甜的米酒,于是手脚麻利倒着:“好喝吗?”

  虽然叶天龙很是无语唐无醉的奔放,但对这米酒还是很喜欢,他笑着点点头:“好喝。”

  说完之后,他又一口喝完米酒,缓解后脑勺地疼痛,接着,唐无醉又给他倒满,叶天龙又一口喝下。

  最后,唐无醉带的两坛子米酒,足足五斤,全部落入了叶天龙的肚子,他的眼睛开始有了一层薄纱。

  叶天龙并没有觉得自己喝醉,只是视线有些恍惚,他从宽大而舒适的椅子上站起身。

  “嗯!”

  酒劲上涌,情不自禁的晃了一下,他走到了窗边,看见远处黑暗而透亮地天空,有升腾的烟花。

  在瞬间的绚烂后,是一种极度的清冷。

  “天龙,你怎么了?喝醉了?不应该啊,我妈说,这酒喝不醉人啊。”

  不知何时,唐无醉来到了叶天龙的身后,她的脚步轻的像是一只猫,幽幽问道:“要不你躺一下?”

  她很想说,陪叶天龙一起躺在阳台,看远处的璀璨烟火,可话到嘴边,又多少有些矜持。

  “我没事。”

  叶天龙笑着挤出一句,脚步微微跄踉,唐无醉下意识的伸手去扶,不知怎么地,便被叶天龙抱住了。

  男人身上的浓烈酒气、血腥味、阳刚气息,把唐无醉紧紧包裹,让她很是迷乱,也让她变得热烈。

  叶天龙也有些神志不清:“雪衣,你还好吗”

  雪衣?

  唐无醉微微一愣,随后,一把勾住叶天龙的脖子,踮起脚尖,一口吻在他的唇齿上。

  肆意狂吻,神色如痴如狂,激情澎湃。

  叶天龙感受得到唐无醉的疯狂,潜意识想要分开,却被女人的温柔迷惑,不受控制地热烈回应。

  “雪衣,不要再离开我。”

  亲吻的结束与开始一样突兀,叶天龙捧着唐无醉的俏脸,模糊不清开口:“好好陪着我行不行?”

  唐无醉的脸阵红阵白,手掌按着自己的胸口,神情有些低落,似乎被雪衣打击了,但依然红唇张启:

  “好,我不再离开你,我一定好好陪着你,哪里也不去。”

  叶天龙忽然放开唐无醉,怔忡的看着、端详,脸上显露出极度复杂表情,咽喉发出受伤野兽的动静:

  “雪衣,我有点醉了,想睡一下你,不要离开我。”

  说完后,叶天龙就整个人倒在窗台的榻榻米,微斜着头,闭着眼睛,发出轻微酣声的睡着了。

  唐无醉微微一怔,随后伸出手,摸摸叶天龙的脸颊,好一阵的心痛:

  天龙,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,让你有这么悲伤的笑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