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629章 我会杀了你
  第629章我会杀了你

  叶天龙带着柳书青的笔记走出墓地时,已经是下午五点十分了。

  他正要车站呼叫出租车时,一辆黑色林肯缓缓停在他身边,车门打开,一股檀香气息涌了出来。

  随后,一张儒雅温润的脸映入叶天龙眼里,富员外。

  “老弟,有没有空啊?”

  富员外手里把玩着一串佛珠,看那卖相就知道是昂贵之物,他向叶天龙招一招手,笑容很是灿烂:

  “难得在昆江也见面,不如一起去虎跃山上个香,吃个斋饭,怎么样?”

  叶天龙脸上划过一丝笑意,把笔记本往怀中深处揣入几分,随后就没有犹豫地坐入进去,神态悠闲:

  “我这人,最喜欢占便宜,有免费车坐,免费香上,还有免费饭吃,怎能不去?”

  坐在驾驶座上的黑梦瞥了叶天龙一眼,冷漠残酷的脸满是讥讽,似乎在说叶天龙的脸皮真厚。

  “哈哈,叶老弟的性格,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了。”

  富员外发出一阵哈哈大笑,竖起大拇指出声赞道:“坦诚,真实,不做作,说起话来痛快淋漓。”

  “老富,你也别这样夸我。”

  叶天龙伸手打开车载冰箱:“其实我这人就是脸皮厚,没必要用褒义词来形容我,我会害羞的。”

  黑梦右手一抖,澳门赌博网站:差点回身就是一巴掌,这混蛋会害羞?简直是侮辱害羞两字。

  叶天龙取出一瓶饮料咕噜噜喝着:“好吃懒做,贪财好色,我人生的座右铭。”

  在富员外闻言又是一阵爽朗笑声时,叶天龙忽然一拍脑袋,望向开车的黑梦问出一句:

  “黑梦小姐,你还痒吗?我那药还好用吗?”

  黑梦俏脸瞬间沉了下来,踩着油门的长腿微微绷紧,压住怒火挤出一句:“我好了,谢谢关心。”

  叶天龙客气地摆摆手:“不客气,痒就出声,我随时可以效劳的,药不行,就手。”

  富员外听到两人对话,微微一愣:“痒?什么痒?”

  叶天龙嘿嘿一笑:“黑梦小姐那天送我回百石洲,被停车场的蚊虫咬了一口,起包了。”

  “我看她难受,就给了她一瓶特制的止痒水,她很客气,非要给我一万八千酬谢。”

  “一瓶止痒水,哪里值那么多钱啊?而且我也不可能让她出这个钱啊。”

  黑梦眼睛微微眯起,王八蛋,我什么时候说过酬谢一万八千?砍死你倒是当时最真实的想法。

  羊死了?色狼!

  叶天龙很是无奈:“只是她跟富先生一样客气,一再坚持,最后我只好说下次单独请我吃顿饭。”

  黑梦微微僵直身体,脸上还有惊讶:自己根本没说请他吃饭啊,这混蛋想要干什么?

  她通过后视镜扫过叶天龙一眼,正见后者一脸得意,满是要泡妞的男人**。

  黑梦咬牙切齿:王八蛋!

  没有人知道,叶天龙心里此刻正转着小九九,虽然秦紫衣没给他答案,但叶天龙已把自己当成卧底。

  富员外这个人狡猾凶狠,想要直接靠近还取得信任,无异于痴人说梦,哪怕自己救过他两次性命。

  叶天龙的方案就是发挥自己风流缺点,通过泡妞让富员外觉得自己可以掌控,继而放心让自己靠近。

  黑梦是最适合的人选。

  “是吗?你帮过黑梦?想不到这丫头,也会有求于人的时候。”

  此刻,富员外直立起上身,饶有兴趣向黑梦发声:“黑梦,做人一诺千金,大后天我放你一天假。”

  “你好好请叶老弟吃顿饭,记住,一定要请一顿好一点的。”

  黑梦先是沉默,随后掠过一丝狡黠,挤出一句:“好。”

  “这不好意思吧?”

  叶天龙笑了一下:“让黑梦请吃饭,也就是一个玩笑,我从来都不会让美女请吃饭的。”

  “再说了,你们早上出手帮了我,今天又带我去虎跃山上香,我占尽便宜,不能再让黑梦请吃饭。”

  富员外轻轻摆手,流露一丝意味深长:“一事归一事,早上不算帮你,只是维护我自己的权威。”

  “去虎跃山上香,请你吃饭,也是弥补上次停车场误会叶老弟的过错,而且区区斋饭真不值一提。”

  “再说了,这是你跟我的事情,咱们兄弟客气就行,黑梦欠你的饭局,可不能这样算了。”

  富员外作出最后的决断:“就这样说定了,黑梦大后天二十四小时,都是叶老弟的。”

  叶天龙装成盛情难却的样子:“员外这么客气,我再推却就虚伪了,行,大后天,我约黑梦吃饭。”

  黑梦冷冷回应:“好!”

  “对了,员外,你们怎么来了昆江?”

  叶天龙没有再纠缠黑梦的事,话锋一转触碰敏感话题:“来找老朋友?”

  富员外扬起一丝笑意,没有太多的隐瞒:“没错,来找我一个恩师,我曾经在民大进修过几年。”

  “从他身上学了不少东西,他还在我最艰难的时候,把一半积蓄借给了我,让我能熬过那段日子。”

  他脸上有着一抹柔和:“如今他老了,身体一年不如一年,我有空就会过来看看他。”

  叶天龙眼里有着一丝欣赏:“员外真是有心人。”

  “这是我唯一能够报答的东西了。”

  富员外对那恩人显然很重视:“钱,他不缺,房子,车子,他有,唯一缺的就是后辈的关怀。”

  “他没有后裔,也没有亲戚,我再不来,他估计会寂寞到发霉。”

  叶天龙再度赞道:“员外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。”

  “老弟,你高看我了,其实我是一个坏蛋。”

  富员外很是平静:“我这人不是好人,有恩会报,有仇也还,挡我财路的人,更是碾压过去。”

  “所以你说我重情重义,担当不起,顶多就是恩怨分明。”

  叶天龙忽然笑了起来:“如果哪一天,我跟员外起了冲突呢?不死不休那种。”

  黑梦的脚抖了一下,油门踩重两分,车子飙出十几米。

  富员外微微一愣,随后大笑一声:“说什么呢?我们是好兄弟,怎么会起冲突,还不死不休呢?”

  叶天龙悠悠开口:“我只是假设,毕竟这年头,世事难料。”

  “你算救我两次,如果咱们真要生死相对,我不会放过你,我会不惜手段杀死你。”

  富员外看着叶天龙淡淡一笑:“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家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