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628章 杀人机器(三更)
  第628章杀人机器三更

  吃完排骨淮山粥后,澳门赌博网站:叶天龙就把林晨雪送回了希尔顿酒店,叮嘱林晨雪安分呆在房间后,他就离开。

  叶天龙没有回自己的房间睡觉,而是出门去花店买了几束百合,然后让百里花查了一个地址。

  下午五点,叶天龙出现在昆江四季墓园,循着百里花给的编号,很快找到两名死去学生的坟墓。

  叶永清,柳茜茜。

  看着两人青涩且有点模糊的脸,叶天龙心里有了一丝愧疚,柳书青训斥得对,自己太冷漠了。

  如非自己年少轻狂,想要大圆满的战绩,两人又哪会成被匪首爆头?让他们最美好的年华躺在这里。

  叶天龙把百合花放在两人面前,还掏出湿纸巾擦拭他们的相片,让他们可以更好地看清这个世界。

  看着渐渐清晰的面孔,叶天龙嘴角微微牵动,似乎能够感受到他们的气息,手指有了一丝抖动。

  “想不到你会来这里。”

  就在这时,一部黑色轮椅缓缓驶至墓地面前,碾着碎石停在叶天龙的身边:“看来你真的懂了。”

  “柳教授?”

  叶天龙偏头看去,正见轮椅上的人是柳书青,他的怀里也有两束百合花,水灵灵,脸上有一丝惊讶:

  “你怎么来了?你身体有恙,应该留在医院好好休息,不该来这种地方”

  他上前搀扶脸色依然难看的柳书青,帮他把两束百合花放在墓地前面,接着又一脸歉意:

  “对不起,是我当时年少轻狂了,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,我会当机立断轰断你的腿救下他们。”

  叶天龙望着脸上已有皱纹的男人:“我知道自己的过错无法弥补,只是希望你不要迁怒林晨雪。”

  柳书青脸上没有早上的怒意和仇恨,多了一抹说不出的惆怅:“你知道错,我很高兴,真的高兴。”

  “我们是第七次见面了,这一次,你没有让我失望,还懂得来这祭祀他们,说明你骨子还有人性。”

  他紧一紧身上衣服,让自己变得暖和一点:“老实说,你还残留人性,让我发自内心的感到惊讶。”

  他伸手摸一摸墓碑上两人相片,眼里有着无尽的柔和跟疼惜,像是亲人怜悯,随后又望向叶天龙道:

  “相比你没有早点开枪救下他们,我以前更愤怒你漠视他们的死亡。”

  “在你眼里,他们就是阿狗阿猫,可有可无那种,你一点都不在乎,唯一痛心就是你战绩不完美。”

  叶天龙很干脆利落回应:“我错了!”他补充上一句:“以后,我会多一丝温度。”

  他细细回想自己这些年,发现正如柳书青所说,他是一个自私的人,只懂利益,不同人性。

  至于什么时候开始有温度,叶天龙的眼里闪过那个白衣飘飘的女孩,眸子深处更是有着一抹哀怨。

  “很好!”

  听到叶天龙这一番话,柳书青满意地点点头,对叶天龙的恨意消淡了不少,随后又淡淡抛出一句:

  “如果你相信我,能不能告诉我,你现在扮演的角色?这将衡量我对林晨雪的态度。”

  叶天龙神情犹豫了一下,最终点点头回应:“我负责保护她和一种药物的安全。”

  柳书青眼里划过一丝欣慰:“很好,足够老实,我再问一句,林晨雪值不值得信任?”

  叶天龙点点头:“对我来说,她值得信任,从我的角度判断,她是一个值得相交相托付的好人。”

  柳书青又追问一句:“你知道她研发的东西吗?”

  叶天龙摇摇头:“不知道,我说过,她是值得信任的人,所以她不会轻易泄密这东西给我。”

  “她早上跟我聊了一些东西,虽然内容支离破碎,但是我能够管中窥豹。”

  柳书青盯着叶天龙看了一会,眼里闪烁一抹炽热:“她研发的东西,跟基因有关,”

  “成品出来,只要用一点点,就能让一人身体提升三倍五倍甚至十倍的战斗力。”

  “想一想,注射了那玩意,一个个战士就变成史泰龙了,还有谁能够挡得住他们攻击?”

  叶天龙脸色微微一变,他已经能够捕捉到其中的关键,同时,他的脑袋又开始疼痛起来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脑海开始浮现那个噩梦中的村庄

  “当然,任何东西改变规律,都会有它的副作用。”

  柳书青看了叶天龙一眼,继续刚才的话题:“那就是寿命会缩短不少,持续力也只有两三天。”

  “它研发出来,如果给打仗的炮灰用,比如他国武装、志愿者,童子军,副作用可以忽略不计。”

  “但华夏是不可能拿它武装这些人员,因为一旦被查实,它就会千夫所指,承受国际舆论指责。”

  柳书青作出一个判断:“所以这药物,八成是给华夏精英战士使用。”

  “竟然是给自己人用,就不得不考虑副作用,林晨雪找我探讨的,就是关于生长和持续基因问题。”

  他伸手拿过叶天龙的手:“林晨雪希望,不,她背后的人希望,未来战士都跟你一样。”

  “不影响寿命,还永远斗志昂扬!”

  叶天龙笑容微微僵滞,低头看着如水平静的柳书青。

  柳书青目光深邃锐利,像是能洞穿一切:“只是我相信,这药物再厉害,也只会生产一批机器。”

  “他们最好的状态,也就是三年前没有感情的你。”

  柳书青轻轻一推眼镜:“而一个人没有感情,没有人性,活着跟咸鱼又有什么区别?”

  “叶天龙,你知道我的意思吗?”

  叶天龙先是沉默,随后又重重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“这是我三年来写的学术心得,我双腿废了,脑袋也迟钝了,但回忆还是没有问题。”

  柳书青从轮椅上摸出一个笔记本,啪的一声丢给了叶天龙:“写了一百多页,大概五六万字。”

  “里面有林晨雪想要的东西,你如果信得过她的话,就交给她吧。”

  “她研发的东西,到这个地步了,即使无法从我这里得到答案,也会不惜代价从其它地方完善。”

  柳书青言语很是平静:“与其让她四处乱撞,还不如给你卖个人情,怎么说,我走的也是正道。”

  望着柳书青渐渐远去的背影,叶天龙捏着手里笔记本,久久没有出声。

  柳书青即将拐弯消失时,忽然停顿了一下,淡淡出声:

  “对了,忘记说,柳茜茜是我女儿”

  :最后半天,有月票的兄弟姐妹支持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