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603章 人生如戏
  第603章人生如戏

  沈天媚言语很是不满,澳门赌博网站:但神情却松一口气。

  两名打电话的女保镖也都如释重负,虽然恼怒叶天龙玩这一出,但见到后者没事就好。

  她们可是第一次见沈天媚发火,也就能够猜测叶天龙对他们的重要性。

  不过她们对叶天龙没好感,身手一般,样貌一般,服饰一般,还哗众取宠,也不知主子看上他哪点。

  在两名霸王花的角度,叶天龙就像是一个小白脸。

  “媚姐别生气啊。”

  叶天龙从地上嗖的一声站起,把两把刀柄和断刀丢给保镖:“媚姐跟我开玩笑,我不过顺势演戏。”

  “只是演得投入了一点,把你们三个都骗了。”

  沈天媚没好气白了叶天龙一眼,毫不避忌伸手一戳他的脑袋:“这两个保镖是上面派来保护我的。”

  “一个叫凤,一个叫凰。”

  “我想要看看她们的实力,顺便出一口你对我没印象的恶气,所以让她们跟你过几招。”

  她白了叶天龙一眼:“结果你倒好”

  沈天媚挥手让两名女保镖出去:“装死吓我一跳,你看看,姐姐到现在都没缓过气来呢。”

  叶天龙笑嘻嘻的靠了过去:“是吗?来,让我摸摸。”

  沈天媚不退反进,媚笑一声:“来,摸摸。”

  叶天龙的手停在半空,被这妖精打败了,想要调戏她一下,结果总是被她调戏。

  每次看到沈天媚,都会让人有种惊艳的感觉。

  今天的沈天媚一身装扮很素,上身一件白色羊毛衣,下身是一条紧身牛仔裤,修长的美腿包裹其中。

  她的裤脚处还挽起了窄窄的一截,露出了洁白纤细的脚腕,脚上是一双白色的运动鞋,很素雅。

  或许是见多了女人的性感,如今这一副装扮,让叶天龙眼前一亮。

  沈天媚和林晨雪都是万里挑一的绝色美女,可是两人的气质确实迥然不同。

  林晨雪的衣着打扮偏向常规,时尚,但是也不超越。

  而沈天媚不同,耀眼无比,还充满着诱惑,连叶天龙都不得不感慨,这是世间少有的尤物。

  “怎么?不敢摸了?”

  沈天媚继续挑逗着叶天龙:“姐姐可是任你摸哦。”

  叶天龙嘿嘿一笑收回了手,还嗖的一声藏在后面:“我不是这种人。”

  沈天媚娇笑一声,明艳动人:“想不到你也会害羞,你不是说我是你女神吗?”

  “有机会亵渎女神,你不下手,活该你做单身狗。”

  叶天龙满脸不满:“我哪是单身狗?我有一个女朋友了!”

  虽然这男朋友逼不得已,屈从阴森森的枪口,但名义上,他真是戴明子的男朋友。

  “是吗?这么厉害,什么时候把女朋友带给姐姐看一看。”

  沈天媚手指一挑叶天龙的下巴:“看看她配不配得上你?”

  接着又一脸幽怨:“这么久了,也不主动找姐姐,是不是把我忘记了?”

  “你不知道,女人不能寂寞的吗?一旦寂寞了,就容易衰老。”

  叶天龙咳嗽一声:“不是不想找你,是最近太忙了,业务压力重啊,十几亿业务没完成呢。”

  他还嘿嘿一笑:“再说了,你也忙,一个月在明江都没几天。”

  “这烂借口也说得出来?”

  沈天媚伸手一戳叶天龙的额头,随后拉着叶天龙坐到沙发:“林晨雪虽然高傲,但脑子又没进水。”

  “她自己都完不成的军令状,会这样压到你这单薄的身上?”

  “如果她真这样压榨你,跟姐姐说,我去华药跟她干架,让她知道,我的小弟弟不是好欺负的。”

  “还有,我虽然忙,也确实刚从京城回来,但不代表你没忘记我。”

  她娇哼一声:“如果你真记得我的话,怎会一个电话都没有?别告诉我,你把我联系方式都丢了。”

  叶天龙握着柔软光滑的手,一脸感动回应:“谢谢媚姐,不过这点压力,我还是能扛得住的。”

  接着又很是不好意思补充一句:“没有联系你,确实是我没良心,一定改正,以后多骚扰你。”

  沈天媚的俏脸明媚起来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  “媚姐,上次孔破狼的事,谢谢你和陆夫人援手,一直想要登门拜谢,可又感觉突兀。”

 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:“因为手头没有合适的见面礼。”

  沈天媚听到孔破狼三个字,笑容微微停滞了一下,随后又恢复平静,带着几分欣赏和嗔怨:

  “你救过我的命,我跟陆夫人帮帮你,是很正常的事,只是以后如果可以忍,就忍一忍。”

  她调笑的俏脸多了一丝关怀:“情感上,我欣赏你血债血偿的作风,理智上,我却觉得你鲁莽了。”

  “在自己实力不够强大前,忍气吞声不算什么,勾践还不是做牛做马?有人会说他是懦夫吗?”

  “没有!”

  “从古至今,大家都认为他是一个男人。”

  她幽怨一声:“如果勾践也跟你一样冲动,只怕他当场就变成一具尸体,根本无法青史留名。”

  “男人有两种,一种是**的,一种是能屈能伸的,相比前者,我更欣赏后者。”

  沈天媚的手落在叶天龙脸上,柔声细语:“因为他能活得更久,答应姐姐,以后好汉不吃眼前亏。”

  “当场做个孙子,转身拿板砖砸他,不丢人。”

  听到沈天媚的话,叶天龙的眼神也有了柔和,感受得到沈天媚对他的关怀,他笑了一下:

  “换成一般势力,敌我悬殊,我肯定当面做孙子,背后操板砖,但对孔破狼不行。”

  “孔家黑白通吃,太多人为它卖命了,而且还有官方保护衣,我忍一寸,他只会进一寸。”

  “对于孔家来说,我就是掌心中的蚂蚁,一次捏不死,捏多几次就行,反正我撼动不了他们。”

  “我不能让他们踩着我打,所以必须给他们一记狠的,要让他们感到怕,这样才不会肆意对付我。”

  “就如我曾经跟武凌霜说过的,孔家是瓷器,如果我是烂泥,它会踩到我体无完肤为止。”

  叶天龙望着身边女人:“但如果我硬一次,让孔家知道我是瓦缸,那么孔家就不敢乱动我。”

  沈天媚微微一怔,眼里流露一丝惊讶,似乎没想到叶天龙说出这理论,良久,点点头:“有道理。”

  “还有一点,我需要立威。”

  叶天龙又笑着补充一句:“太多人欺负我了,不踩个猛的,哪会有人怕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