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91章 又多一个靠山
  第591章又多一个靠山

  “什么?”

  听到叶天龙这一句话,图图哈赤的笑容瞬间僵直,随后用力握住叶天龙的双肩:“他死了?”

  仿佛忽然被雷霆击中,图图哈赤的身子猛得晃了一下,他的第一感觉便是,这是绝对不可能得。

  但叶天龙脸上的悲恸神情又是如此的真实,这老天也太捉弄人了,刚刚听到消息,又变成了噩耗?

  几名靠近的护卫只觉,自己的身子在这一瞬间,仿佛被强大的无形气罩所束缚,并且在逐步收紧。

  那种冰寒的气劲让浑身血脉都几乎为之凝结,几名护卫不敢靠近主子,只能站在原地投去疑问目光。

  他们不知道主子怎么了?

  “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?”

  心如撕裂般疼痛,周围的人和物仿佛一下都消失无踪,图图哈赤陷入了一种没有边际的黑暗之中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图图才从痛苦中挣扎而出,各种感知如潮水一般涌了回来。

  “咳”

  一口逆血到了咽喉之处,又让图图哈赤硬生生的咽了下去,叶天龙起身扶住他:“你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,我扛得住。”

  良久,图图哈赤一脸悲伤地看着叶天龙:“叶老弟,能不能告诉我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  他总是需要搞清楚原因,给自己一个明白,也给家人一个交待:“图图忽都究竟是怎么死的?”

  “有一次,我们在非洲打猎散心,恰好遇见一伙武装分子劫持一车观光游客,还肆意打骂和杀戮。”

  叶天龙神情犹豫一下,最终还是把来龙去脉告知图图哈赤:“阿如汗按捺不住,就拿着猎枪火拼。”

  见到图图哈赤兄弟情深,叶天龙不想对他隐瞒,何况人死了,也没必要隐瞒了。

  图图哈赤拳头紧握,喃喃自语:“这是阿如汗的性格。”

  “我制止不住他,只好跟他联手杀掉那伙劫车的武装分子,把五十多名游客解救出来。”

  叶天龙嘴角勾起一丝戏谑:“我们本来是要杀光武装分子,但有不少游客心软。”

  “怎么都不肯让我们对一个十五岁的童子军下手,甚至还有游客捡起枪对准了我们。”

  “我跟阿如汗没有法子,只能让童子军离去,一个小时后,他带着一大批武装分子杀回来。”

  他回忆着当时的场景:“这批武装分子不仅有冲锋枪,还有火箭筒,狙击枪,手雷。”

  “我让阿如汗赶紧跑路,他却要跟对方火拼,这样游客才有机会活下去。”

  图图哈赤听到这里,砰的一声,差点把桌子捶碎:“我的弟啊,你怎么这样傻啊。”

  叶天龙一副造化弄人的态势:“我不能抛弃阿如汗一个人走掉,于是只好再度跟对方死战。”

  “激战到一半的时候,一个家伙对我轰火箭筒,阿如汗发现了,就把我扑倒翻滚出去。”

  他苦笑一声:“结果我活了下来,他却被流弹打中了要害,我怎么抢救都没让他活过来。”

  “那伙混蛋在哪里?他们是什么势力?”

  图图哈赤像是野兽一样吼叫起来:“我要杀了他们,我要他们全部死去,我要为图图忽都报仇。”

  “他们死了!”

 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,眼里有着一抹炽热:“当晚,我就杀了一个回马枪,趁着夜色把他们杀光。”

  一个不留。

  他的脑海中又掠过那一晚的血腥,他像是史泰龙一样,趁着雨夜单枪匹马屠戮武装分子整个据点。

  从村口杀到村尾,从村尾杀到村口,漏网之鱼也都倒在他提前埋设的密集地雷中。

  叶天龙最后还找到那忘恩负义的少年,没有一枪爆头,只是给了他三刀,让他在阿如汗的墓前死去。

  “死了?死的好,死的好。”

  图图哈赤又大笑了起来,用这种方式驱除自己悲伤:“那些人渣,活着也是浪费粮食,浪费空气。”

  叶天龙倒了一杯酒,一口喝了个干净:“都是我不好,杀红眼,疏忽大意,导致阿如汗挡了子弹。”

  想起那张什么都来不及告别的脸,叶天龙的脸上有着一抹伤感。

  他很早就开始学会铁石心肠,看淡生死,可心底始终存在一抹最柔。

  正如颜妃说的,这是杀人机器和一个人的区别。

  “叶老弟,这怎能怪你呢?这事,你一点都没责任,该死的是那帮混蛋,还有阿如汗自己的怜悯。”

  图图哈赤恢复了几分正常:“再说了,你都杀光那帮人了,为阿如汗报了仇,你不用半点自责。”

  叶天龙叹息一声:“我总是欠阿如汗一条命,可惜他没有遗愿留下,不然我会全力完成弥补一下。”

  “不,不,叶老弟,你没有欠阿如汗的命。”

  图图哈赤摆摆手,目光平和看着叶天龙,满是欣赏:“真正推论起来,反是阿如汗欠了你的人情。”

  “要知道,你只是去打猎,你本来可以不趟那浑水,可你为了他却并肩作战。”

  “虽然我没去非洲打过仗,但清楚战场的残酷和子弹的无情,你为了阿如汗留下来,这相当可贵。”

  “阿如汗救你,是他的本份,是他拖你下水的。”

  图图哈赤声音很醇厚:“而你没有离开,一直并肩作战,还杀光仇人报仇,这是他死都还不清的。”

 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:“你言重了。”

  “没有言重,虽然我被宁红妆天天骂是野蛮人,粗暴,无礼,但该有的情义却一点都不会少。”

  图图哈赤挺直腰板,目光也有了一股真挚:“阿如汗死了,我很伤心,但能认识你,我又很高兴。”

  “一只雄鹰飞走了,但另一只又降临了,一样的翱翔强大。”

  “看到你,我就像是看到阿如汗,他的影子,他的气息,我都能从你身上找到。”

  他上前握住叶天龙的掌心:“叶老弟,给我跟阿如汗一个偿还你情义的机会吧。”

  叶天龙微微一怔:“给你们一个机会?”

  “叶老弟,如果不嫌弃的话,咱们做兄弟吧。”

  图图哈赤把手放在了胸前:“以后,你就是我们家的阿如汗,谁敢欺负你,我砍他。”

  “一声兄弟,一世兄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