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90章 他死了
  第590章他死了

  九点,澳门赌博网站:草原餐厅的十号院子,图图哈赤和叶天龙新转移的地方。

  刚才的打斗现场已经被警方拉起警戒线,受伤的保镖也被送往附近医院治疗,马脸汉子更遭受逮捕。

  这一场风波来的凶猛,但去得也快,有惊无险的图图哈赤毫不在意,依然在草原餐厅宴请叶天龙。

  十几名护卫和同伴受伤送去医院,图图哈赤又调了二十多号人保护,所以院子里依然热闹非凡。

  外面,还有不少警察走动,扼杀着一切危险。

  “老弟,这是五千万!”

  在宽阔的餐桌上,图图哈赤嗖嗖嗖的写了十张支票,然后满脸笑容推到叶天龙面前:“你收着。”

  接着,他手指轻轻一挥,又一个新的黑色旅行袋摆了上来,撕开拉链露出花绿绿的美元。

  “这是你掉落现场的美钞,我让人给你捡回来了,除了十几张被火烧了,其余都在这里。”

  叶天龙脸上瞬间笑意旺盛,把五千万支票揣入口袋,又把黑色旅行袋放在脚边:“哈赤,谢了。”

  他竖起大拇指:“你果然是雄鹰的儿子,一诺千金,以后有这样的好事,记得通知我。”

  他还掏出一张名片递过去:“龙部安保公司,承接全球安保服务,自己或者亲朋需要,记得帮衬。”

  “哈哈哈,老弟,你真有意思,我越来越喜欢你了。”

  图图哈赤拿起叶天龙的名片看了一眼,正面写着华药业务部长的名头,反面写着龙部总经理的称号。

 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叶天龙是一个业务员兼保安,只是这份坦诚让图图哈赤很是欣赏:

  “老弟,业务肯定能帮你介绍,但问题是你要有吃下的实力。”

  叶天龙笑着问出一句:“要怎样的实力?”

  图图哈赤想了一下,竖起一根手指头开口:“每单都过亿合同,你们能吃得下吗?”

  “我这话绝不是敷衍你,我们匈蒙国虽然只有五百多万人口,但资源丰富,位置优越。”

  图图哈赤担心叶天龙觉得自己吹牛,挺直胸膛拍了几下:“最不缺的就是钱。”

  “还有一点,它人口虽然不多,领土也少,但始终是一个国家,各种应有的权利都有。”

  “别看我跟一个野蛮人一样,照样享受各种外交豁免权和丰厚待遇。”

  他拿起酒瓶给叶天龙倒了一杯:“所以我给你拉业务,只要你吃得下,绝对都是吓死人的大单。”

  单子越大,金额越高,意味着安保风险越大,面临的对手也越强大。

  叶天龙闻言笑了起来,图图哈赤说的是实话,他捏着酒杯悠悠一笑:“哈赤先生,有单子尽管来。”

  “你单子敢来,我就敢吃下,我也给你交一个底,我半年前接过一个境外合同,两个亿,美金。”

  叶天龙竖起一根手指头:“期限一个月。”

  图图哈赤闻言微微一怔,眼里带着一丝惊讶,重新审视起面前的叶天龙:“老弟,你没开玩笑?”

  一个月保护,两亿美金,这可是流亡总统的保护价格了。

  叶天龙淡淡一笑:“我好像没有欺骗你的必要。”

  哈赤又大笑起来,拍拍叶天龙的肩膀开口:“好,叶老弟有这种实力,以后我有业务就给你介绍。”

  “我不需要十个点的介绍费,我只要你请我喝几顿酒,吃个烤全羊就行。”

  叶天龙也笑了起来:“那就先谢谢哈赤先生了,不,是哈赤王子。”

  “别叫王子,太丢脸了,穿起龙袍也不像太子,形容的就是我这种野蛮人。”

  图图哈赤憨厚地摆摆手,随后挥手让人把两个羊腿端上来,羊腿焦黄,香气四溢,他端起了酒杯:

  “叶老弟,你今晚救了我一命,如果不是你,我估计被那家伙弄死了,这一杯,敬你。”

  叶天龙端着酒杯一笑:“五千万已经敬我了,其它就不用太客气了。”

  “钱是钱,情是情,你的救命之恩,再多钱也抹杀不了。”

  图图哈赤一本正经地开口:“叶兄弟,我干了,你随意。”

  叶天龙拿着酒杯重重一碰:“一起干了。”

  图图哈赤没有说话,只是一口喝了个干净,叶天龙也见了底,接着双方又喝了两杯,吃了几片羊肉。

  酒过三巡后,图图哈赤神情多了几分肃穆,低声一句:“叶老弟,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。”

  他有些迟疑,似乎担心叶天龙拒绝:“如果方便的话,希望你给我一些信息。”

  叶天龙心里清楚图图哈赤问自己什么,他往嘴里塞入一片羊肉笑道:“你问吧。”

  “你的奔马无痕,安马术,止马哨,还有缠鹰擒拿手,这些草原特色的东西,你哪里学的?”

  图图哈赤目光炯炯盯着叶天龙:“你不是草原人,所以你会这些,我觉得很好奇。”

  叶天龙呼出一口长气,喝入一口烈酒,坦然迎接着图图哈赤的目光:“一个朋友教我的。”

  “我在非洲的时候,认识一个草原汉子,我们很聊的来,我教他打枪,他教我骑马和摔跤。”

  “我也不隐瞒你,奔马无痕、安马术、止马哨以及擒拿手,全都是他教我的。”

  叶天龙发出一声感慨:“他是一个马背上长大的人,也是一个天才,还是我最好的兄弟之一。”

  图图哈赤身躯震动了一下:“他叫什么名字?是不是叫图图忽都?”

  “图图忽都?”

  叶天龙一笑:“听起来好像跟你有点关系,只是在非洲的时候,我们都不会问对方来历或者真名。”

  “所以我除了知道他是草原汉子外,其余信息几乎都不清楚。”

  他叹息一声:“对了,他给我们的名字是,阿如汗。”

  “阿如汗?”

  听到这个名字,图图哈赤腾地一声站了起来,满脸震惊和欣喜,一把握住叶天龙的双臂喊道:

  “阿如汗就是图图忽都的小名,他是我的亲弟弟,我父亲的第七子啊。”

  叶天龙一愣:靠!真是图图哈赤家的人啊?这世界会不会太小了?

  “他真是我弟弟,我可以给你看照片。”

  图图哈赤很快打开手机,调出一张照片给叶天龙看,一个五官帅气的草原汉子,高大威猛:

  “你说的阿如汗,是不是这个人?”

  叶天龙审视一番,沉默点点头,随后挤出一句:“九成九相似,少了一点胡子。”

  “那就百分百是我弟弟了,家里逼婚,他一怒之下就跑了,五年不见踪迹,怎么找都没消息。”

  图图哈赤一脸高兴:“我们都以为他出事了,我甚至怀疑他出意外死了。”

  “没想到跑去非洲了,更没想到,会是这样的方式得知他下落。”

  他盯着叶天龙道:“叶老弟,你告诉我,图图忽都在哪里?我要把他找回来,带回去跟家里团聚。”

  “他死了!”

  叶天龙结束了图图哈赤的高兴:“为了救我死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