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76章 给你讲个故事吧
  第576章给你讲个故事吧

  车子飞快驶向百石洲。

  黑梦很不想叶天龙帮自己挠下腹,甚至还想一刀斩断他的爪子。

  可叶天龙的手挠在上面,让她有一股说不出的舒服,不仅痒痛得到缓解,还有一种莫名快感。

  她一度把叶天龙的手喝开,但没几秒钟,痒痛就如潮水一样涌来,不仅无比剧烈,还影响到她开车。

  因此面对也不知道是好心,还是占便宜的叶天龙左手,黑梦只能装作不在乎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她则把车子开得飞快,希望可以早点把叶天龙送回百石洲完成任务,然后去医院找医生化解这痒痛。

  “黑梦姐姐,你几岁了?有没有男朋友啊?”

  “你的衣服挺好看的,澳门赌博网站:很冷酷,很时尚,只是内衣有点不配”

  “你开车技术不错啊,多少年的老司机了?”

  一路上,叶天龙一边帮黑梦挠着光滑下腹,一边好奇向她发出询问:“最近有没有打算找对象啊?”

  虽然黑梦一个问题都没回答,但依然没有打消叶天龙的热情:“哎呀,你都不回答我啊?怕泄密?”

  “好吧,那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。”

  黑梦理都没有理会叶天龙,只是踩着油门飞速冲向百石洲,想要早一点送走这瘟神。

  如果不是叶天龙救过富员外和觉温,加上刚才误会了他,她真想一刀宰了这个吵闹不休的男人。

  “你不说话,我就当你默认了。”

  叶天龙很是高兴,在黑梦腹部下面揉了一把:“树上鸟窝有两只小鸟,一只公的一只母的。”

  “这天,母的先起床,公的还在睡觉,母的忽然见到树下有一只羊在悠闲的吃着草。”

  “突然,一只野狼蹦出来把羊给吃了,目睹这桩血案的母鸟,惊慌万分摇醒公鸟,说了一句话。”

  “结果刚刚说完,公鸟就兽性大发把母鸟啪啪啪了。”

  叶天龙眨着眼睛,一脸纯洁看着黑梦:“你知道母鸟说的什么吗?”

  黑梦皱起眉头,思虑一会,没有想到答案,随后又鄙视故事的幼稚,于是哼了一声没有理会叶天龙。

  不过,她微微牵动的嘴角,暗示她对答案有些好奇。

  见到黑梦的样子,叶天龙笑了一下,也没有再开口,吊着女人的胃口,随后还哼起了曲子。

  十五分钟后,车子停在百石洲的停车场。

  龙部保安见到叶天龙跟着一个冷酷女人回来,先是微微一愣,随后心里叹服不已,大哥就是大哥。

  换女人跟换衣服似的,还一个个不同款式。

  “黑梦小姐,谢谢你。”

  车子刚刚停好,叶天龙迅速解开安全带,还掏出一个软瓶子,拿过黑梦的手掌,往上面滴了几毫升:

  “这是止痒水,弄一点抹在上面,就会离开止痒。”

  黑梦俏脸一变,把掌心往发痒的腹部一揉,正如叶天龙所说,顷刻就止痒了,也没有火辣感了。

  说完之后,叶天龙就钻出了车门,打开车尾箱,找到黑梦说的一个旅行袋,扯开,果然见到美金。

  绿油油一袋,两百万有多无少,叶天龙心情变得愉悦,再度向黑梦喊出一声:“替我谢谢富先生。”

  这一句话,让黑梦清醒过来,眼里迸射一抹怒火,解开安全带,踢开车门。

  她对从车尾箱取出钱的叶天龙,毫不客气就是一记手刀。

  “呼!”

  见到黑梦突然发难,叶天龙打了一个激灵,侧头躲了开去只听“砰”一声闷响,手刀落在钱袋上。

  袋子上竟留下一道浅浅的凹槽,可见黑梦这一手刀的力量,不过她自己也不好受,嘴角牵动了一下。

  “黑梦,你干什么?”

  叶天龙一脸不解:“不是说好钱给我的吗?难道又想拿回去?”

  黑脸俏脸含霜,杀气腾腾:“你明明有止痒水,却不早点拿出来,一路占尽我便宜,我岂能容你?”

  叶天龙咳嗽一,气势瞬间弱了下来:“我忘记了”

  他有点想要抽自己,干吗做好人呢?早知道就不拿出来了,好人变成了坏人。

  黑梦冷哼一声:“忘记了?你觉得,我会相信吗?”

  “我真忘记了。”

  叶天龙不满她的咄咄逼人:“再说也不能全怪我啊,你可以拒绝的,但你没有啊,不也挺享受”

  “去死!”

  听到叶天龙这一句,黑梦更加羞怒,一记鞭腿扫向叶天龙。

  叶天龙赶忙往后退了两步,左手只是一伸,便将莲足抄在了手里。

  黑梦穿着黑色皮鞋,低低的鞋帮把脚踝露在外面,即便是隔着黑丝,叶天龙也能感到莲足温润如玉。

  此时黑梦的左腿笔直站立着,另一条腿高高抬起,把裙下风光展现出来。

 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,叶天龙直接向上瞄了上去,很快发现黑梦穿的不是裤袜,而是分体长筒袜。

  袜筒在大腿上勒下去,几乎没有什么凹痕,可见黑梦的大腿很是结实。

  裤筒过后,就是两段白皙的大腿,在裙子的最深处交汇一起,中间横着一条小内内。

  黑色,但有一个白色图案,一朵盛开的罂粟花。

  外素内艳!

  “找死!”

  见到叶天龙瞄着自己,黑梦俏脸一寒,多少知道自己走光,身子猛地一旋,另一腿砸向叶天龙脖子。

  “砰!”

  叶天龙忙松开女人的右脚,同时抬起钱袋扛住对方左脚,一声闷响,叶天龙感觉一股蛮力涌来。

  肩膀还有点酸麻,可见黑梦的力量何等可怖。

  “砰!”

  叶天龙不给对方继续出手机会,一把顶开黑梦的左脚,随后退后两步喊道:“别打了,别打了。”

  他挥手让几名赶赴过来的龙部保卫退后,虽然他不介意跟女人过过招,可这大庭广众太多看客了。

  “是我错了行不行?我向你道歉。”

  叶天龙息事宁人道歉,接着话锋一转:“员外现在处境很危险,你不早点回去保护,很容易出意外。”

  “咱们的恩怨,日后再算吧。”

  听到叶天龙这一句话,黑梦眼皮跳了一跳,散去了怒意和狠戾,瞥了一眼叶天龙就转身钻入车里。

  “以后最好不要让我见到你。”

  黑梦冷冰冰地威胁:“不然我一定找机会挖了你的眼睛。

  “呜”

  黑梦一踩油门,开着车子冲出百石洲停车场,但很快又在大门口停了下来,落下车窗,冷冷发问:

  “你那个不好笑的故事,答案是什么?”

  叶天龙嘿嘿一笑:“答案是什么?答案就在你身上,你哪里痒啊?”

  “在我身上?哪里痒?下面,羊被吃?羊死”

  黑梦先是一怔,随后勃然大怒:“你有种给我站住!”

  叶天龙转身就一溜烟跑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