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67章 亲密一点
  第567章亲密一点

  十二点,澳门赌博网站:水云间,灯火通明,宁红妆坐在专属厢房,没有睡意,下午的赌马失利,让她至今心烦。

  叶天龙就是滚刀肉,一亿五千万都不为所动,宁红妆真有点无计可施,可她又绝不可能委身叶天龙。

  那不仅是她的人生阴影,还是王者药业的奇耻大辱。

  只是钱无法打动,委身不可能,逞凶斗狠又不是对手,宁红妆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棘手,身心疲惫。

  这时,小五从外面走入进来问道:“宁小姐,十二点了,今晚还回去吗?”

  “不回了,就住这里吧。”

  宁红妆喜欢呆在水云间胜过家里,起码这里还有点人气,家里冷清的跟鬼宅一样:“齐娇娇呢?”

  小五低声一句:“她正按计划行事,晚一点会有消息。”

  宁红妆叹息一声:“美人计,难为她了。”

  接着又补充一句:“好了,你去做事吧,顺便帮我安排一个美容,我想睡前放松一下。”

  小五恭敬回应:“是。”他很快出去安排。

  十分钟后,宁红妆下到负一楼,推开尽头的专用美容间大门,里面地装饰和宽敞让她非常满意。

  宫廷式的金色壁纸,紫色的窗帘,沉重的石膏摆入在墙角,一枝高挑纤细的玻璃瓶里面插着两枝紫竹

  房间里的物品也非常齐全,电视、宽带上网、冲浪浴池、干蒸房、衣柜、以及美容床。

  房间正中间还摆放着一张豪华的双人大床,宁红妆走进去的时候,房内还响起了轻音乐,整个屋子很是让人放松。

  宁红妆轻车熟路的走到里间,按了一下儿浴池的开关按钮,水缸自动的充满了温热的水。

  上面还不停的冒出一些小泡泡,非常先进。

  洗完后,她裹上浴袍,来到做美容的石床。

  宁红妆动作优雅的趴下后,就按了一下床边电铃,没有多久,房门就被轻轻推开,一阵轻缓脚步声响了起来。

  宁红妆没有张望也没有出声,只是挪了一下肩膀,让自己变得更加舒适,像是早熟悉套路。

  来者很快靠近石床,把手里的物品放在宁红妆旁边,随后动作利索去掉女人身上浴袍。

  “嗤!”

  接着,一股滚烫的热油就洒在她背后,让宁红妆又舒服的闷哼了一声,声音还没落下,一只滑嫩的手就在宁红妆背部涂抹起来。

  说话之间,他的右手依然抚摸着她的背部。

  舒适的力道,专业的手法,让宁红妆再度控制不住地呻吟一声,女人又羞又怒:“谁让你进来的?”

  “给我滚出去,不然我叫人了。”

  宁红妆杀气腾腾:“我还要报警,说你非礼我,让你牢底坐穿。”

  “宁总,不要动气。”

  叶天龙依然笑嘻嘻回道:“我好像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,你至于对我喊打喊杀吗?”

  “叫人,可以,报警,也行,我就不相信,我正经工作,谁能奈何我?”

  说话的时候,他的大拇指在女人背上按了几下,宁红妆顿时无法挣扎起来,全身软绵绵的。

  “叶天龙,你究竟要什么?”

  宁红妆脸颊一沉:“你想对我怎么样?”

  “不想怎样,只是来讨回公道,只是来兑现赌约。”

  叶天龙低下头,近距离看着女人:“真的,我是一个好人”

  听到叶天龙的话,宁红妆脸色一冷,恢复几分女王风范:“叶天龙,你在说什么?”

  “还有,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?”

  “你擅闯我的私人领地,还假扮按摩师轻薄我,我可以把你告进监狱。”

  宁红妆很强势:“你识相的,现在最好给我马上滚出这里,不然林晨雪就是搬出荣家也保不了你。”

  叶天龙依然波澜不惊,手指像是灵蛇一样,在宁红妆光滑的背部游走,每一次游动,都让宁红妆身躯微微抖动,一股说不出的感觉腾升:

  “我说过,你要告,尽管告,我胆敢出现,就不怕你报警。”

  “你不知道怎么回事,那好,我跟你一笔一笔的算账。”

  “远的就不说了,就说这个月的吧,整整六笔账呢。”

  “其一,你设局陷害徐如梦,再控制她挑拨华药员工关系。”

  “其二,你勾结上官明心,让华药卷入低价竞争的官司。”

  “其三,你设局对付许东来,再用他来掌控我为你赌马。”

  “其四,赌马为假,你本意是想要我摔死或者输掉,这点齐娇娇的口红,小五的断针可以佐证。”

  “其五,你愿赌不服输,小五派人在大排档袭击我,差点就要了我的小命。”

  “其六,齐娇娇酒店设下仙人跳,想要在我身上涂抹特殊膏药,让我颜面丢尽,身败名裂。”

  宁红妆俏脸一变,色厉内荏:“叶天龙,饭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说,不然我会告你诽谤。”

  “每一项都证据确凿,你无可抵赖,今晚两事,更是人证物证俱在,交给警察,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  叶天龙声音很是无奈:“宁总,你一个月出六次手,我一忍再忍,你却始终不放过。”

  “你不觉得自己太过分吗?”

  宁红妆嘴角牵动了一下,没有再抵赖,冷冷挤出一声:“商场如战场,这些手段很正常。”

  “一点都不正常,因为没有一个是光明正大的。”

  叶天龙手指在女人身上滑过:“如果你觉得这很正常的话,那我现在站在这里也很正常。”

  “其实我真不想跟你撕破脸皮,我甚至还想着,让你惶恐几天,我就收下一亿息事宁人。”

  “多个朋友,总比多个敌人好。”

  “可没想到,刚刚对赌完毕,你就连下杀手。”

  他的言语带着愤概:“如果我不是有两下子,现在不是死在大排档,就是小丁丁被狗吃了。”

  “你说,我再以德报怨,是不是脑子进水?”

  叶天龙一副很是纠结的样子:“所以我今晚出现这里,你真的不能怪我。”

  宁红妆俏脸一冷:“你想怎样?你要捅孔破狼一样,捅了我?”

  叶天龙没有理会她的话,只是俯下身子笑道:“我怎么可能捅了你?我只是想兑现赌约”

  “我想,我跟你关系亲密一点,你会不会乖一点?”

  他捏住宁红妆的诱人小嘴,势不可挡地吻了下去

  宁红妆身子颤抖了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