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61章 凤辇春风车
  第561章凤辇春风车

  他把叶天龙当成宁红妆的手下了。

  “啧!”

  见到两百万支票,澳门赌博网站:叶天龙的眼睛亮了起来,踏前一步嘿嘿笑道:

  “图图哈赤先生,你小看我了,我是宁总请来赛马的骑手,又不是她的奴隶和手下,你要跟我吃饭,问我意见就行,不需要宁总答应。”

  图图哈赤一愣,下意识望向宁红妆:“真的?”

  宁红妆点点头:“没错,他只是我请来的人。”

  “图图哈赤,这饭局,我答应了,不就吃个饭吗?有什么所谓。”

  叶天龙很痛快地抛出一句,同时伸手把支票拿了过来:“不打不相识,这两百万,我收了。”

  宁红妆等人一脸黑线

  图图哈赤也是一愣,似乎没想到叶天龙把支票收了,虽然这是自己愿意付出的,目的也达到了,但怎么感觉怪怪的。

  不过他神经大条,懒得把事情理清,哈哈大笑一声:“叶兄弟真有意思,我喜欢。”

  “我明天在草原餐厅等你,烤全羊,中午十二点,希望叶兄弟到时赏脸。”

  他很是热情地一搂叶天龙肩膀:“我有很多事情向叶兄弟讨教。”

  叶天龙大笑一声:“你放心,一定准时到,除了烤全羊外,记得安排几个草原姑娘歌舞。”

  图图哈赤又是一阵响亮笑声:“好,一定安排,那就明天见,我待会要去领事馆开会,先失陪了。”

  “宁总,叶先生,再见。”

  靠,还领事馆开会?这大个子有点来历啊。

  叶天龙眼里掠过一丝亮光,友好地挥挥手:“再见,记得啊,安排几个姑娘,漂亮一点的。”

  宁红妆也生硬挤出两字:“慢走。”

  图图哈赤把手放在胸前,跟叶天龙和宁红妆鞠了一个躬,然后就带着一伙人扬长而去。

  “许少,帮我打电话验一验支票,看看是真是假。”

  图图哈赤他们一走,叶天龙把支票递给许东来:“如果跳票了,我明天砸他场子去。”

  许东来神情很是尴尬,弱弱出声:“叶少,两百万,不至于吧,他们随便一匹马就几百万”

  叶天龙拍拍肩膀:“过年了,大家手头紧,骗子也多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

  许东来完全被打败了,只好拿出手机:“好吧,我验一验。”

  在许东来打电话去验支票时,叶天龙把目光望向宁红妆,露出一个很暧昧的笑容:

  “红红,天又冷了,今晚暖床不?”

  听到叶天龙这一句话,宁红妆心神一颤,要来的终于来了,这混蛋,果然没有忘记附加赌注。

  她冷笑一声:“叶天龙,装疯卖傻够逼真啊,不会骑马。”

  叶天龙笑道:“我好像从来没说过不会骑马,是许东来咋咋呼呼说我不会,我只是懒得否认而已。”

  宁红妆柳眉一竖:“那我教你骑马的时候,你怎么不说你会?”

  “宁总那么热情教我,我哪里好意思拒绝啊?”

  叶天龙一脸无辜的样子:“我说会骑马,岂不打击你的积极性?这不好,所以我就给你机会教我。”

  “我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。”

  他很是骄傲:“我这是做好事呢,让你的热情得到满足。”

  小五他们都快气的撞墙,这么无耻的事,被他说的伟光正,真是恨不得一枪爆掉叶天龙的脑袋。

  “好了,不扯这些了,说正题吧,许东来盗窃机密一事,就此作罢,王药以后不再追究。”

  宁红妆很快恢复了平静,冷着俏脸先给了叶天龙一颗糖,随后话锋一转:“叶天龙,开一个价,”

  “一个可以买下你附加赌注的价。”

  她手指夹起图图哈赤的支票:“这一千万够不够?不够的话,你还可以再加。”

  叶天龙似乎早预料到宁红妆反应,耸耸肩膀没有接支票:“宁总,你觉得,我是缺钱的人?”

  “再说了,睡宁总一晚只要一千万的话,我不介意给你七千万,陪我一个星期。”

  小五等许氏保镖脸色巨变,想要喝斥又担心影响宁红妆谈判,只能恨恨不已盯着叶天龙。

  “别废话!”

  宁红妆直接开出一个天价:“一个亿。”

  叶天龙依然不为所动:“宁总手笔确实很大,但我还是不想做这个交易。”

  “一个亿,我努力努力还是能赚到的,睡宁总一晚,错过了这次,今生都怕没有机会,物以稀为贵,我还是决定选择**一度。”

  “你脑子进水啊。”

  宁红妆按捺不住,直接娇喝一句:“一个亿,你可以包养十几二十个女人,要什么样就什么样。”

  叶天龙踏前一步,目光很有侵略性盯着宁红妆的胸口白腻:“可是,它却睡不了宁总一晚对不对?”

  “小子,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  小五愤慨不已:“宁总不是你可以亵渎的。”

  叶天龙冷眼看着小五:“至少我现在有一亲芳泽的机会,哪像你,再卖命也不可能碰宁总手指头。”

  “而且我建议你现在最好闭嘴,抓紧时间去找医生看看手,那半截针,是红焰脖子拔下来的。”

  叶天龙的笑容有一丝阴冷:“没有消毒,小心感染要了你的命。”

  听到叶天龙这一句话,小五身躯一震,低头看着伤口,咬牙切齿。

  “一亿五千万,许东来的视频,再加王药跟华药的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
  宁红妆目光锐利盯着叶天龙,一字一句开口:“这条件,你该不会拒绝了吧?”

  “每次见到宁总,我都会想起泰戈尔的诗。”

  叶天龙绽放一个灿烂笑容:

  “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,而是你在我面前,我在你面前,我却鞭长莫及。”

  打完电话走过来的许东来,闻言扑通一声摔倒在地,发誓以后要跟叶天龙少来往。

  宁红妆俏脸一寒,向小五他们喝出一句:“走。”

  “宁总,记得暖床啊,咱们可以有口头协定的,赌注一个星期内兑现。”

  叶天龙望着宁红妆背影喊出一声:“从今晚开始,我晚晚空出来给你,决定兑现记得给我电话。”

  “我让许少开凤辇春风车过去接你。”

  凤辇春风车?

  宁红妆差点喷出一口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