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59章 慢慢打脸
  第559章慢慢打脸

  “嗷!”

  见到叶天龙没有从背上摔下来,红焰暴怒不已,对叶天龙恨之入骨,再度霍然长嘶人立。

  叶天龙额头渗汗轻舒双臂,缠住马颈,蟒蛇一般。

  虽然叶天龙双手没有怎么用力,就是让红焰挣脱不得。

  红焰见到叶天龙如此难缠,却是腰身一扳尥起蹶子,马身光滑,变化突然,马背的叶天龙再度飞起。

  他像是炮弹一般滑出,引得许东来一阵担心,也让宁红妆冷笑一声:完蛋。

  “嗖!”

  只是叶天龙马术超出他们想象,他像是一支回旋镖,身子抛出半空两米一抖鞭子,缠住红焰脖子。

  接着又贴了过去,从马肚子下钻进去,再次翻上了马背。

  图图哈赤也算马术过人,但见到叶天龙这个表现,依然不受控制爆出一字:“靠!”

  见到叶天龙又回到自己身上,红焰前仰后尥,狂奔乱跃,叶天龙就跟波浪似的起伏,让人心惊胆跳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红焰忽然停止疯狂,一声马嘶,有如龙吟般嘹亮,人立而起,鼻翼忽闪。

  再次落足却是一动不动。

  叶天龙身子趴在马背,接着用手指在马的脖颈,连续按了三下,然后捏出半根断针。

  这是小五安排人刺在里面的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叶天龙拔出这半根断针后,吃痛的红焰忽然一颤,竟然停止了四处乱窜。

  叶天龙接着又在它伤口附近按摩起来,三重三轻,左右中间来回,动作纯熟,很是温柔。

  “嗤!”

  十几秒后,红焰不再狂躁,两侧湿漉漉的,不停的颤抖,鼻息粗重,它很快安静了下来。

  夕阳恰好落下,倾泻一人一马上面,很是梦幻!

  叶天龙人在马上,虽然神情苦楚,但嘴角流淌一丝微笑,看起来有如天神般的不可抗拒。

  冒出来看戏的齐娇娇,看着气势如虹的叶天龙,眸子莫名柔了一下。

  许东来见到叶天龙搞定,又见到齐娇娇在不远处,喊出一声:“齐小姐,龙哥帅不?”

  齐娇娇嫣然一笑,没有说话,心里却不由自主回应:帅!

  “宝贝,咱们继续把这最后一圈走完好不好?”

  此刻,叶天龙一边抚摸红焰,一边轻柔出声:“你可是赤兔啊,不能这样被人打脸。”

  “赢了这一局,刺瞎他们的狗眼,我再把你买过来,好好善待。”

  红焰像是听懂叶天龙的话,彻底温顺下来,叶天龙轻轻一拍,红焰就向终点奔了过去,晃悠悠的。

  这让远处的图图哈赤震惊不已,他认出了叶天龙的手法:安马手!

  他难于置信,又激动无比,这可是古老的手法啊,叶天龙怎么会呢?

  他也会,可只懂皮毛,效果不到叶天龙十分之一。

  宁红妆也有一丝讶然,显然她没想到叶天龙能把红焰驯服,她瞥了小五一眼,似乎暗示他办事不力。

  小五神情有些尴尬,但还是低声一句:“宁总,没事,他输定了。”

  “得得得!”

  此时,来如风已经剩下最后一百米了,只要金天良再挥一鞭子,胜利就到手了。

  青衣女孩和粉红女孩等人都已经站起来,高兴的挥舞双手:“加油,加油,天良哥哥加油。”

  “小子,我们早说过了,你根本不是天良哥哥的对手。”

  “不知死活,丢人现眼。”

  她们还望向大半圈的叶天龙,言语讥讽,俏脸满是蔑视。

  金天良只剩下八十米,叶天龙却还有八百米。

  最让许东来哭笑不得的是,叶天龙依然晃悠悠,他好像不是在比赛,而是在逛街。

  金天良距离胜利触手可及,而叶天龙还在另一端,胜负已经毫无悬念。

  图图哈赤和青衣女孩她们都起身,准备迎接胜利的金天良,宁红妆也勾起一丝笑意,大局已定

  百米!

  八十米!

  五十米!

  三十米!

  七米!

  “啾”

  就在这时,一声口哨从叶天龙的嘴里发出,很清脆,很响亮的掠过训练场。

  奔行的来如风瞬间打了一个激灵,霍然一呆,蹄立半空,接着嘶叫一声,把金天良甩了出去。

  图图哈赤身躯再震:“止马哨?”

  宁红妆不懂什么止马哨,只是腾地站起来,看着鼻青脸肿的金天良,差点喊出快起来。

  青衣女孩和粉红丫头也都一脸焦虑:“哥哥起身,哥哥起身。”

  金天良没有辜负众人的期望,很快挣扎着起来,然后又翻身上马,挥鞭喝叫“驾!”

  “啾”

  又是一声很特殊的口哨传来,来如风又颤抖了一下,要奔跑的蹄子又落了下来,稳在地面。

  它像是钉子一样,定在原地,不管金天良怎么鞭打,就是不动。

  “啪啪啪!”

  金天良一连甩出三鞭子,狠狠抽在来如风的身上,来如风身子抖了一抖,可依然不前行。

  这时,叶天龙只剩下半圈了,嘴里正大声哼着西游记的歌曲:

  “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,踏平坎坷成大道。”

  “斗罢艰险又出发又出发”

  宁红妆他们几乎全气得吐血,金天良更是一脸焦虑,叶天龙虽然晃悠悠,但他的红焰始终在动啊。

  五百米,四百米,三百米,一百米

  很多人都紧张起来,拳头握紧,不断给金天良鼓舞,可他就是一步都无法移动。

  小五牙齿都快咬碎,许东来兴奋的都快跳出去:“漂亮,漂亮!”

  “砰!”

  当金天良又甩出一鞭子时,吃痛的来如风又前蹄抬起,把金天良甩在地上,又是闷哼一声。

  青衣女孩她们心疼的眼泪都出来了,纷纷骂着马骂着叶天龙:

  “坏马,死马,怎么这样啊。”

  “那小子是混蛋,使妖术。”

  “哥哥,就剩下十米了,直接把马拉过去吧。”

  被粉红女孩她们一提醒,金天良迅速从地上爬起来,骂了一声狗日的,然后就去扯缰绳。

  他想要把来如风拉去终点,可来如风依然不鸟他,呆在原地跟金天良拔河比赛。

  一人一马,较劲对峙,数十名看客几近吐血,宁红妆还连连低喝:“废物,废物!”

  图图哈赤脸色也很难看,但没有发飙,只是看着叶天龙若有所思。

  “呀,金先生,你还在这啊?”

  此时,叶天龙骑着红焰,晃悠悠的靠近,像是赶集一样轻闲:“马骑不动?要拉了?”

  金天良愤怒看着叶天龙:“你做了什么?”

  “我吹了口哨啊,比赛好像没有说,心情好不能吹口哨啊,就像你心情好,拿手表晃我的马。”

  叶天龙耸耸肩膀回应,在金天良下意识沉默时,他挥挥手:“二师兄,好好牵马,再见。”

  二师兄,岂不是骂他猪八戒?金天良差点气死。

  叶天龙没有理会,继续哼着曲子:“啦啦”

  “一番番春秋冬夏,一场场酸甜苦辣,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”

  齐头!

  超过!

  五米!

  三米!

  一米!

  “啪!”

  红焰的马蹄落在了终点,全场一片死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