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56章 赤兔
  第556章赤兔

  十几匹马像是龙卷风一样,澳门赌博网站:顷刻冲到了宁红妆和叶天龙的三十米外,那股凶悍气势好像要湮没两人。

  排山倒海的气势,让小五等一干宁氏保镖变了脸色,纷纷向宁红妆喝出一句:“宁总,上来。”

  他们想要冲下去救主,又被马匹的气势威慑,而且时间也不允许他们冲到宁红妆身边。

  此刻,宁红妆骑的那匹马,惊弓之鸟跑了开去。

  宁红妆没动,只是提着鞭子,冷眼看着压过来的马队。

  “哎呀!”

  宁红妆一脸傲然对抗图图哈赤,叶天龙却怪叫一声,连滚带爬从原地跑了出去,接着手忙脚乱爬上看台。

  他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,让小五他们很是鄙视,还生出一股子愤怒,觉得他抛弃宁红妆太无情了。

  小五低吼一句:“叶天龙,你真不是男人。”

  叶天龙毫不客气反击:“你是男人,你下去啊。”

  “呼!”

  小五脸色一变,却也无话辩驳,这时候跳出去,八成被马队乱子踢飞,不死也会重伤,他只能反手拔出一支枪。

  如果图图哈赤他们撞飞了宁红妆,小五就会毫不犹豫开枪,不惜代价杀掉图图哈赤他们。

  其余宁氏保镖也都如临大敌,一副即将血拼的态势。

  “咦!”

  杀气腾腾的马队转眼即到,就在前面一头黑色大马要撞倒宁红妆时,上面的主人勒住了缰绳,嘴里还发出了一声。

  黑色大马瞬间停止奔跑,在宁红妆面前来了一个急刹,接着前蹄高高扬起,很是威猛。

  后面和两侧的马匹也都勒住了缰绳,十几片马纷纷嘶叫着停止,原地转了转,喷着热气,杂而不乱。

  草屑、灰尘,还有马匹的气息,笼罩着宁红妆,可是宁红妆动都没动,依然冷冷看着这一切。

  叶天龙和许东来暗赞一声:这女人,确实有点魄力。

  “宁总,真是好胆识啊。”

  此时,黑色大马的主人坐在马背上,居高临下看着宁红妆,竖起大拇指赞道:

  “我们这样冲过来,你都不躲避,难道就不担心我一个失控,掌控不住这匹来如风撞上你?”

  “这可是上千斤的撞击力,撞中了,宁总不死也要脱层皮啊。”

  黑马主人是一个一米八左右的中年男子,耳朵招风,鼻子高挺,眼睛还带着一抹蔚蓝。

  他的体重差不多有两百斤,看似肥胖,却又给人一种灵动,宛如肥嘟嘟的泥鳅。

  他的五官和身材都很有特点,看一眼就不会忘记,身上气势也给人一种无形威压。

  “图图哈赤,你也就会虚张声势,你真有胆量撞上来,我也不会活到今天了。”

  宁红妆脸上涌起一丝讥嘲,冷眼看着高傲的图图哈赤:“下次别玩这种幼稚游戏,侮辱我的智商。”

  话音一落,图图哈赤身边的同伴愤怒不已,纷纷出声喝斥:

  “宁红妆,怎么对我们大哥说话的?”

  “就是,你觉得,我们大哥是你能侮辱的?”

  “大哥脾气好,涵养好,我们可是粗人,惹恼了我们,休怪我们辣手摧花。”

  “你有没有见过,得罪我们的人,被我们五马分尸?”

  这一伙人,有男有女,有些三十多岁,有些十**岁,虽然衣着具有民族特色,但依然看得出昂贵。

  其中几个漂亮的女人,更是骄傲的跟天鹅一样,一副蔑视苍生的样子。

  小五他们紧握武器,眼里有着一股紧张,显然担心这伙野蛮人,真对宁红妆下毒手。

  叶天龙怂恿小五他们:“小五,冲下去,弄死他们,敢这样对付宁总,留他们何用?”

  “每次见到我,你都咋咋呼呼,怎么现在见到图图哈赤,就夹起尾巴了?废物。”

  小五他们脸色很是难看,但又无法辩驳叶天龙,只能装作没听到,继续关注前方的情况。

  宁红妆依然面不改色,手中鞭子高高举起,指着笑容阴森的图图哈赤:“别用他们来恶心我。”

  “图图哈赤,咱们今天是来赛马的,这个训练场,五圈,五公里,一千万赌注。”

  宁红妆没有太多废话:“我今天时间有限,要比就赶紧比,不比就从我面前消失。”

  “痛快!”

  图图哈赤大笑一声,脸上有着一丝赞许:“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豪爽,不愧是草原上长大的女人。”

  “好,咱们就按照先前说定的,五公里,一千万赌注,各自出马出人,谁想完成赛程谁就赢。”

  “宁总,我欣赏你的勇气和豪爽,只是我依然需要提醒你,你的人,你的马,都不是我对手。”

  他猛地从马背上翻身而下:“这一场,你输定了。”

  宁红妆针锋相对:“鹿死谁手,还不知道呢。”

  图图哈赤让同伴退出赛道,十几名男女很快从马背上下来,让工作人员把马牵回去,自己走上看台。

  几个戴着银色头箍的漂亮女人昂首挺胸,像是公主视察一样,趾高气扬坐到看台的椅子上。

  叶天龙向她们瞄了一眼,还露出一个友好笑容,结果那几个漂亮女人一个个撇头,很是不屑的样子。

  其中一个青衣女孩更是撇起嘴角,透着三分蛮横,七分骄傲:“看什么看?再看把你眼睛挖出来。”

  “我们不是你这些懦夫能亵渎的。”

  另一个粉红服饰的女孩也点着叶天龙哼道:“你们这种土包子,跟我们赌马,简直就是送钱。”

  两女讥嘲不已,从小马背上长大的她们,有着强烈优越感,自然瞧不起自找死路的宁红妆和叶天龙。

  叶天龙赶紧把目光移开,免得被人冲上来挖眼睛了。

  此时,图图哈赤正一拍黑马:“今天,我会派出来如风,金天良,赌这一局。”

  黑马很给面子的嘶吼一声,声音清亮,直透人心,有着强大的战意和体能。

  接着,一个身穿蓝衣的男子也闪出来,二十多岁的样子,五官清秀,身材黄金比例,帅气,阳光。

  最让人注意的,是他身材,看起来轻飘飘的,好像没有什么重量。

  金天良。

  图图哈赤的第一骑士。

  他的出现,顿时引得看台不少女人尖叫,青衣女孩和粉红丫头更是吹着口哨:“天良哥哥加油。”

  “天良哥哥加油。”

  “叶少,这次真的要完蛋了。”

  许东来刚才见到那匹黑马就已经心中一凛,他虽然没有跟人赌过马,但也是骑过马上过几节课的人。

  黑马一看就是大杀四方的主,脚力和速度远非一般的马能比,见到金天良出场后,他更是生出头痛。

  既然是赛马,不言而喻,马术师的体重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。

  这个人体重跟女人一样轻,显而易见,已经占了先天性的优势。

  图图哈赤他们气势汹汹,满是不屑,固然是狂妄,可也是对这人这马有着信心,不然何来的狂妄?

  叶天龙一直盯着那匹黑马审视,看着它的眼睛,它的嘴,若有所思,听到许东来的话,头也不回道:

  “蛋还在,没完呢。”

  他的嘴巴跟着来如风张张启启,还对它眨眨笑盈盈的眼睛,黑马也看着叶天龙,喷着热气。

  青衣女孩和粉红丫头她们,对叶天龙举止都很是讥讽,装神弄鬼,其中一个还举起了尾指。

  “图图哈赤,我们今天出战的,是红焰,马术师叶天龙。”

  在宁红妆的挥手中,一头红色骏马牵了出来,卖相很不错,只是蹦蹦跳跳,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。

  “宁总,我记得,你最好的马是帝王,还以为你牵它出来一战呢,没想到是红焰。”

  图图哈赤大笑起来:“这匹红焰虽然整体质素要胜过你最喜欢的帝王。”

  “但根据我知道的情况,宁总好像到现在都没有完全驯服它,也就是说,它随时不听你的话,撂挑子不干,甚至发飙踩死马术师。”

  他眼里有一丝不解:“你派这马出战,找输,还是富贵险中求?”

  “天龙,天龙,听到没有,宁红妆没安好心啊,这是要你死啊。”

  许东来听到图图哈赤的话,又一把抓住叶天龙的衣袖:

  “先不说图图哈赤他们的强大了,就是没驯服的马也够你喝一壶,宁红妆太阴毒了,好马藏起来,给你一匹野马,这摆明是想要你被野马踩死。”

  “走,走,咱们回家,不赛了,我明天就主动自首”

  叶天龙一把按住他,盯着远处那匹红焰一笑:“如果宁红妆给我其它马匹,我可能会考虑撂挑子。”

  “但她把这匹马给我,我就有了信心。”

  许东来一愣:“有什么信心啊?”

  叶天龙眼里有着亮光:“因为只有它,才能跟来如风一赛,知道红焰古代叫什么吗?”

  许东来摇摇头,试探着挤出两字:“野马?”

  叶天龙淡淡出声:“赤兔!”

  许东来身躯一震:“赤兔?靠,老关胯下的那种?”

  叶天龙点点头,身躯渐渐挺直:“没错,就是那种,难得的好马,但也野性十足。”

  许东来本能点点头,随后又打了一个激灵:

  “你不是不会骑马吗?怎么对马这么熟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