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53章 各有算计(五更)
  第553章各有算计五更

  “宁总,就这样让他们走了?”

  望着叶天龙和许东来离去的背影,小五拳头无形中攒紧,很是不甘:“叶天龙太混蛋了。”

  “我们真应该先把他揍一顿,逼他交出壮阳和美容药方,然后再断他一只手换许东来。”

  他觉得赌马有点多此一举:“根本没必要拿他去跟匈国人赛马。”

  他对叶天龙可谓恨之入骨,不仅是因为叶天龙太嚣张,更是因为那混蛋每次都亵渎他的女神。

  特别是刚才拍宁红妆屁股的两下,小五恨不得拿刀砍了叶天龙的手,还有那句,输了睡一晚,他要爆血管。

  “换成一个星期前,我肯定不会这样迂回教训他。”

  宁红妆捏起一杯滚烫的茶水,送入嘴里痛快的喝下:“我会用你刚才的粗暴法子,让他跟许东来生不如死。”

  “可是现在,这种法子不行了,叶天龙敢捅孔破狼三刀,狗急跳墙时,一样敢对我们下毒手。”

  听到孔破狼三刀,小五的汹汹气势,瞬间像是霜打茄子,软了下去。

  “我们没有十足的把握压制他,粗暴的法子很容易伤了自己。”

  宁红妆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牵一牵身上的衣服。遮住修长大腿:

  “他捅完孔破狼,还能在孔家雷霆震怒中全身而退,除了他运气够好之外,还有就是背后有人。”

  “叶天龙虽然是草根,但背后有不少乱七八糟的势力支持,比如林晨雪和丁流月那些。”

  她显得看得很深刻:“咱们硬碰硬讨不了便宜。”

  “不好硬碰,又不能忍气吞声,怎么办?只能智取了。”

  宁红妆像是一个老师,循循善诱:“智取有很多法子,但最能见效最有杀伤力的,就是下午赌马。”

  “我跟匈国人素有积怨,上次水云间的对赌,更是差点拿刀对砍。”

  “我恨不得那帮人死,那帮人也恨不得蹂躏我千遍百遍。”

  她脸上流露一丝戏谑:“下午的对赌搞不好就会见血。”

  小五呼出一口长气:“那帮真是野蛮人,早知道就不招惹他们,瓷器不跟瓦缸碰。”

  宁红妆低头喝入一口茶水:“所以下午让叶天龙代替我出战,对于我是百利无一害。”

  “他八成没有玩过马,毕竟这是一个烧钱的节目,更不用说赢图图哈赤那帮人了,九成九会输。”

  她的笑容变得娇媚起来:“输了,我给图图哈赤他们一千万,叶天龙给我一千万。”

  “我再拿许东来入狱要挟他,他依然要向我低头,我一点损失都没有。”

  “不,还赚了一点,图图哈赤他们赢了我,心情就会好点,也就不会整天跟我作对。”

  小五点点头:“确实如此,我们输了也没损失。”接着,他又皱起眉头:“如果叶天龙赢了呢?”

  “这不可能。”

  宁红妆不置可否冷哼一声:“叶天龙可能连马都没骑过,怎么可能赢那帮马背上长大的野蛮人?”

  “就算叶天龙赢了,我们也没有损失,从图图哈赤手里赢了一千万,还打压了他们气焰。”

  宁红妆狭长眸子多了一丝冷冽:“让他们以后少点嚣张,至于放掉许东来,无所谓。”

  “早上随手一设的局,换来一千万,值得。”

  “最重要的一点,图图哈赤他们是心胸狭隘的人,输了比赛,他们不敢动我,但一定会动叶天龙。”

  她放下杯子:“他们很大概率,会找一个机会,废了叶天龙出口恶气,同时把它当成对我的挑衅。”

  小五眼睛瞬间亮起,呼吸都变得顺畅:“这样一分析,叶天龙是输是赢,都一样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  但他很快发现一个致命失误,扯开领子,口干舌燥挤出一句:“宁总,你刚才可是答应附加赌注。”

  “如果叶天龙赢了,他固然会遭受图图哈赤他们报复,可你也要陪他”

  睡一晚三个字,小五怎么都说不出来,还有一股难言的憋屈:“你刚才就不该答应他。”

  “我答应他,是不想他发现什么,让他认为这纯粹就是一场赛马,免得煮熟的鸭子飞了。”

  宁红妆尽量淡化那个附加赌注,可被小五提起依然生出一根刺:“你不要想太多了。”

  “叶天龙是不可能赢下午的马赛,他一年碰不到一次马,怎么跟图图哈赤他们比?”

  宁红妆斩钉截铁:“他输定了!”

  小五点点头,低声一句:“要不,我让人在马匹上做点手脚?”

  “好好去准备吧。”

  宁红妆没有反对,手指轻轻一挥:“下午,看一场好戏,对了,记得把齐娇娇也叫上。”

  小五领悟到主子的意思,轻轻点点头回应:“明白。”

  小五从视野中离开后,宁红妆又喝入一口茶,然后摸着被拍过的后腰下面,恼怒之余还有一丝羞涩。

  “叶少,你下午绝对不能去赛马。”

  此刻,在叶天龙的车子上,许东来一脸焦急看着叶天龙:“你又不会骑马,怎么跟人比赛?”

  “宁红妆那些人玩的马,我见过,很多都带有野性,你骑上去,不把你甩下去就不错了。”

  “你还想跟那些专业骑师比赛?”

  许东来出声劝告:“它会把你摔死的,你还是让我去坐牢吧。”

  叶天龙在亮起红灯的十字路口停了下来,随后拍拍许东来的手臂笑道:

  “别担心,我敢应战就表示我有信心,让你坐牢是万万不可能的,好不容易做了八大庄的代理,这时坐牢,就等于毁掉你未来。”

  这时,一条信息涌入了进来,是乔北斗的微信,告知公司很快就要办好,过几天让他来逛一逛。

  叶天龙很痛快的答应,告知随时有空,两位老人家这么器重他,他不能不给面子。

  此时,许东来正一阵感动,盯着叶天龙低声一句:“我的未来,哪里有你生死重要?”

  叶天龙笑了一下:“这是你脱身的一个好机会,我不能浪费。”

  许东来脸上无奈,但还是摇摇头:“可下午比赛,绝不可能风轻云淡啊。”

  “相信我,我一定会赢的。”

  叶天龙伸伸懒腰,笑容变得邪魅起来:“再说了,我真想睡了宁红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