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52章 睡一晚(四更)
  第552章睡一晚四更

  早上九点,澳门赌博网站:叶天龙出现在王药大厦附近的一间休闲中心,报出宁红妆的名号后很快被侍应生引进去。

  穿过一条回廊后,叶天龙来到一个百余平方的厢房,装修很是奢华,房内还坐着十余名华衣男女。

  叶天龙扫过一眼,很快捕捉到宁红妆和许东来的影子,前者趾高气扬坐在沙发上泡茶,动作纯熟。

  背后是一排黑衣保镖,一个个戴着墨镜呈现煞气。

  许东来坐在宁红妆的侧边,神情很是难看,有着沮丧,愤怒,却又无可奈何。

  “宁总,早上好啊。”

  叶天龙敲敲房门,引起众人的注意,随后笑着走了进去,目光盯着身材丰满的女人:

  “人人都说岁月是一把杀猪刀,黑了木耳紫了葡萄软了香蕉,可这句话对宁总半点不适用。”

  他夸奖着宁红妆:“宁总一如既往的光彩照人,跟上次泳池一边没有什么两样,真是羡煞旁人啊。”

  宁红妆穿着一套黑色连衣裙,胸前一排金色的扣饰,腰间扎着一条黑色时装宽腰带。

  加上肉色丝袜和黑色绒面高跟鞋,这一身装扮倒很是和谐,有品位。

  她正姿坐在那里泡茶,细腰和长腿完美展现出来,撇开立场,叶天龙承认这是一个成熟丽人。

  “叶部长,不,叶副总,早上好,你这张嘴,难得对我说恭维的话。”

  见到叶天龙出现,宁红妆抬起精致的脸,娇笑一声:“是你转了性子,还是许东来真对你重要?”

  她的话很是玩味:“让你折了腰?”

  许东来见到叶天龙出现,激动的站了起来,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,只是有着一股愧疚。

  “啧,许少是男人,我折个球腰啊,真要折腰,也是折在宁总身上啊。”

  叶天龙发出一阵爽朗笑声,向宁红妆慢慢走了过去:“为了宁总,我愿做一头累死的牛。”

  累死的牛,对应的自然是耕不坏的田,再加上折腰两字,宁红妆再迟钝也能反应过来,天龙调戏她。

  几个手下卷起袖子,吆喝着上前,其中那个叫小五的黑衣青年,更是手指点着叶天龙喝骂:

  “小子,你怎么说话的?你调戏宁总,是不是想死啊?”

  叶天龙扫过他一眼,脸上划过一丝笑意:“又是你?上次泳池没警告你?主子说话,跟班少开口?”

  小五脸色巨变吼道:“你算什么东西?”

  “我是华药业务部长,不,副总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年薪好几百万,我还是百石洲安全顾问。”

  叶天龙一脸骄傲:“年薪又好几百万,我还是水云间至尊贵宾,每年消费又好几百万,显赫着呢。”

  “你呢?一个小跟班,一个月拿几个钱,拿什么跟我叫板?”

  他手指点着小五的肩膀:“宁总没告诉过你,什么叫尊卑吗?”

  小五差点被气死,只能握紧拳头吼道:“对宁总无礼就是不行,谁对宁总无礼,我就干掉谁。”

  “小五,别动手,咱们是斯文人,不打打杀杀。”

  宁红妆丝毫没有被叶天龙激怒,依然平静的泡着茶水:“退下吧。”

  小五几个保镖很是郁闷,盯了叶天龙几眼,然后恨恨不已地退到后面。

  叶天龙对宁红妆竖起大拇指:“宁总,你有不仅有壕沟,还有好狗。”

  已经走到茶几的叶天龙,没有直接坐下来,而是居高临下看着宁红妆的上身,一片雪白,赏心悦目。

  宁红妆伸手按了一下胸:“叶总,我今天叫你来,不是斗嘴的,而是看你诚意的。”

  “说吧,许少究竟干了什么事情?”

  叶天龙没坐在对面沙发,而是走到宁红妆身边落座:“他算是我的人,他有事,摆不平,我扛了。”

  叶天龙几乎是贴着宁红妆而坐,不仅摩擦了她半边身子,手放下的时候,还从丝袜大腿滑过。

  小五见状气得差点吐血。

  “叶总,你可知道,你现在的咄咄逼人,待会全可能成为你要吃的苦头?”

  对于叶天龙侵略性的靠近,宁红妆没有出声喝骂,只是绵里藏针一句:“相信我,你会后悔的。”

  叶天龙没有理会宁红妆,往后面沙发一躺,像是大老板一样靠着,接着一点许东来问道:

  “东来,究竟怎么回事?”

  许东来呼出一口长气,脸上有着一丝郁闷:“天龙,不好意思,给你丢脸了,我被这女人算计了。”

  “这女人的秘书给我打电话,说王药公司要开年会,需要一大批红酒,价值五百万左右。”

  “她说,宁总知道我代理八大庄的酒,就让我去办公室洽淡,我跟她也算熟人,于是就过去了。”

  “我当时还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想着跟她搞好关系,可以劝她对华药少一点动作。”

  宁红妆笑了一下,没有半点反应,继续忙活着手头的茶水。

  “去到办公室,一谈,她给的价格低得离谱,我不答应,她就威胁我。”

  许东来很是愤怒看着宁红妆:“打开电脑,让我看了一个视频,是我和上官明心的上床视频。”

  叶天龙眼睛亮起,没想到许东来跟上官明心真有一腿。

  “她说不答应就把视频爆出去,让我被人千夫所指。”

  许东来拳头止不住攒紧:“我脑子当时一晕,想着花钱买个安宁,就答应了她的价格。”

  “答应之后,宁红妆就高兴的离开办公室去打印合同。”

  在叶天龙安静聆听中,许东来补充上一句: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
  “见到她电脑开着,又见办公室没人,于是就跑过去想要删掉视频。”

  “结果刚刚翻了几个文档,电脑就弹出十几份绝密资料,还发出报警声音。”

  “然后我就被她带人抓住了,可谓是人赃并获,然后她就给你打电话了。”

  许东来很是悔恨:“现在回头一想,这就是一个局。”他一脸愧疚望向叶天龙:“你不该来。”

  他心里清楚,宁红妆设局拿下自己,最终目的是对付叶天龙,肯定不会给后者好果子吃的。

  “没错,就是一场局,可我要告许少,许少绝对要坐牢。”

  宁红妆把一杯热茶放在叶天龙前面:“能救他的,也就只有许少了。”

  叶天龙淡淡一笑:“说吧,你想怎么样?”

  “我三天前在马场跟一伙野蛮人起了冲突,约了下午三点半西风马场比一场马,赌注一千万。”

  “本来我要亲自出战,只是昨晚身体不适,今天出战输多赢少,所以我希望你替我出战。”

  宁红妆轻笑一声:“赢了那伙野蛮人,许少的事一笔勾销,输了,许少入狱,你赔我一千万。”

  许东来脸色一变:“你这也太苛刻了吧?而且天龙未必会骑马,你是想要他摔死吧?”

  宁红妆红唇轻启:“叶总可以不答应。”

  “啪啪!”

  叶天龙大笑一声,拍拍宁红妆的后腰,然后捏起茶杯一饮而尽:“再加一个赌注,我输了,赔你两千万。”

  “赢了,你陪我睡一晚。”

  宁红妆冷冽的脸,微微一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