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48章 一幅好画(五更)
  第548章一幅好画五更

  叶天龙嘟囔一句,接着又把剩余的八宝辣酱吃完,刚刚咽入进去,他就重重咳嗽几声,连喝两杯酒都止不住。

  只是他没太多停歇,又换上一碗热水,拿起筷子又向烤鱼夹了过去,一副要吃完它的样子。

  这可是两斤重啊。

  丁流月俏脸变了,一把按住叶天龙的手:“听到没有,别吃了,会吃坏人的,我叫佣人重做。”

  她的眼里有点晶莹,情绪很是复杂:“不要再吃了,陪我一起吃沙拉吧。”

  叶天龙轻轻拿开女人的手,声音轻柔而出:“我说过,只要是你做的饭菜,我就一定吃完。”

  说完之后,他就把一块鱼肉送入嘴里,皱着眉头,但还是吞入了肚子里,

  “你傻啊!”

  丁流月见状按捺不住了,想要把烤鱼扫落地上:“这么咸,不准再吃了,不准再吃了。”

  叶天龙眼疾手快按住她的手,依然拿着筷子撕扯烤鱼入嘴,吃的很快,有时连骨头都不吞了。

  “白痴!二百五。”

  见到叶天龙的嘴唇有点泛白,像沾染太多盐分的样子,丁流月就更加激动,出声骂着固执的叶天龙。

  叶天龙没有理会她,继续吃烤鱼,他此刻就像是舍身炸碉堡的战士,不完成任务誓不罢休。

  “你混蛋啊”

  丁流月在叶天龙胳膊咬了一口,然后趁机手从叶天龙掌心抽出。

  “要吃,一起吃,要吃,一起吃。”

  丁流月捶打叶天龙几下后,也拿起了筷子,快速撕扯一片烤鱼入嘴,没沾水,咸的呛人。

  丁流月差点就吐出来了,但很快咬牙忍住,就着红酒咽入下去,接着又去撕扯第二块、第三块,跟叶天龙抢吃。

  吃着,吃着,丁流月开始落泪了,也不知为了什么,但很快又收住情绪,继续吃着烤鱼

  很快,两斤重的烤鱼被两人吃得干干净净,丁流月连喝五杯酒才缓了过来,呼吸也变得急促。

  “剩下的汤,我喝就行,你不要再喝了,嘴唇都白了。”

  叶天龙拿起那盅乌鸡汤,咕噜噜往嘴里喝入进去,丁流月想要抢夺,却被叶天龙高高举起触碰不到。

  “不准再喝了!”

  丁流月眼泪飙了出来:“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好了,我知道你不是哄我了。”

  痛哭流涕。

  这些年,她习惯了孤独,习惯了寂寞,却不意味着她不需要温暖,不需要宠护。

  只是她看透了男人的虚情假意,看透了儒雅笑容下的虚伪,所以她抗拒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  可是叶天龙,却像乌云缝隙中的一缕阳光,让她冰封起来的心开始融化。

  明知道得罪孔破狼会很危险,他却义无反顾冲了上去。

  明知道排水口搞不好会吸断他的手腕,他却依然垫护在自己后背。

  明知道这些菜很难吃,他却依然努力吃干净

  也许也许两人没有未来,也不可能走在一起,可丁流月依然感动叶天龙的温暖。

  她的泪水流淌了出来,像是小女孩一样放声抽泣,如非饭厅拉着玻璃门,怕是早被佣人看见听见了。

  叶天龙一愣,没想到丁流月会哭他反应不过来,澳门赌博网站:拿起盅想喝口汤,缓一缓

  “不准再喝了。”

  丁流月喊出一句后,直接抱住叶天龙,红唇很干脆利落地堵了上来,不让叶天龙再去喝那乌鸡汤

  很温润,很醉人。

  叶天龙被丁流月的动作彻底地震傻了,竟然还保持着诧异的动作,瞳孔涨大,嘴唇微张。

  这让丁流月毫不费力的就长驱直入,没有遭遇任何程度的抵抗和阻拦。

  近距离相贴,比起泳池的拥抱,这次更能够感受到她上身的惊人弹性。

  “!”

  叶天龙大脑瞬间一片空白,左手把那个盅无声落桌,右手抱住女人的小蛮腰,任由丁流月吻着自己。

  他一时反应不过来:被逆推了?

  叶天龙心脏砰砰砰跳的厉害,像是要跳出胸腔的包围一般。

  原本静如止水的心境也失去了宁静,如烧开的开水,杂乱没有章法的沸腾着。

  心如乱麻:推,还是不推?

  丁流月原本只是想要堵住叶天龙的嘴,让他不要再去喝那盅乌鸡汤,只是这一吻,让她停不下来。

  比起上次的浅浅一吻以及泳池的人工呼吸,这一次,是一种非常陌生的感觉。

  它像毒药让她的身体神经,全部都处于瘫痪状态,就算是思维也变地僵硬迟钝起来。

  这一刻,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口枯井,无比的空虚、寂寞。

  “咱们去楼上房间?”

  叶天龙能够感觉到丁流月的炽热,还有内心深处腾升的**,可扫视这随时会被人进来的饭厅,他最终分开了女人。

  叶天龙带着几分羞涩,低声一句:“这里不方便。”

  也就这一句,瞬间让丁流月清醒过来,她恢复平静从叶天龙身上起来,一副如无其事的样子。

  然后,丁流月拉开饭厅的玻璃门:“我去休息了,你待会自己叫车回去。”

  “回去之前,在画板留下你的要求,过几天,我帮你物色几个靠谱的女孩。”

  她已经知道,自己情感和身体都处于极度危险中,必须干脆利落断了自己**,不然迟早出事。

  叶天龙一口喝完杯中酒,淡淡应了一声:“好!”

  “砰!”

  丁流月上到二楼,进入卧室,反手关门,然后靠在门后面,一脸的惆怅和落寞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丁流月又打开房门走了出来,站在栏杆向佣人发问:“叶天龙走了吗?”

  “走了,走的时候,还带走了两瓶酒。”

  佣人尴尬的回应着,向来都是别人给主人送东西,叶天龙倒好,吃饱喝足,还拿走两瓶酒:

  “对了,他还在画板写了东西,说只能给你看,我们如果偷看了”

  没有小丁丁几个字,她不好意思说出来,虽然她确实没有。

  还真写了找女朋友要求?

  丁流月嘴角勾起一丝戏谑,还有一抹淡淡的失望,她觉得,以后跟叶天龙不用太多来往了。

  念头转动之中,丁流月从楼上走到角落的画板那里,伸手把遮住画纸的布扯下。

  这一扯,她俏脸瞬间一红,手忙脚乱把布遮了上去,只是怎么遮也遮不住上面的春光。

  那是一幅写真,正是她在泳池的场景。

  阳光,池水,明媚的娇容,雪白的肌肤,傲然的身体,勾勒出丁流月百媚丛生的诱人画面。

  一纤一毫,春色无边。

  丁流月还捕捉到一个细节,画面上的她,侧转半身,俏脸对着西边,像是寻找太阳

  找太阳?

  丁流月心思细腻,稍一思虑,俏脸就红,心中嗔怒一句:“流氓!”

  :走过路过喜欢的兄弟,顺手评个五星给个赞啊,谢谢大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