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47章 难吃的饭(四更)
  第547章难吃的饭四更

  “天龙,澳门赌博网站:你怎么了?”

  丁流月已经发现自己几近**,身上泳衣都被排水口吸走了,正要推开救自己的叶天龙,却见到他一头倒在自己身上。

  她身躯止不住一震,对叶天龙的担心胜过避讳,她一边抱着叶天龙,一边走向岸边。

  同时,她不断呼唤着怀中的男人:“天龙,怎么了?”

  这时,几个女佣人已经关闭水泵惊慌地奔跑了过来,这个别墅佣人和保镖都是女人,所以丁流月对她们也没有什么避忌,抬头向她们喝叫一声:

  “给我拿衣服和药箱过来,再给我打电话叫医生,快。”

  几个佣人手忙脚乱返回去。

  丁流月把叶天龙推到岸边,随后自己一撑地面跃了上去,扯过一条白色浴巾裹住关键部位,然后俯身看着叶天龙。

  她一边试探着叶天龙气息,一边低呼着他的名字:“天龙,你怎么了?天龙,醒一醒!”

  丁流月想到叶天龙喊叫的缺氧,寻思他莫非呛到水了?

  于是她马上把手掌按在他身上,想要帮他把水挤出来,但用力了几下,叶天龙都没有反应。

  人工呼吸!

  丁流月脑海闪过一个念头,随后毫不犹豫趴低身子,跟叶天龙嘴对嘴的营救。

  “嗯!”

  就在丁流月的红唇碰到叶天龙时,叶天龙闷哼一声睁开眼睛,四目相对,丁流月赶忙挪开嘴唇抬头。

  俏脸发烫。

  叶天龙舔了一下嘴唇,带着一丝茫然开口:“丁会长,怎么了?”

  丁流月见到叶天龙醒过来,压制住那份羞涩,很是高兴地喊道:“天龙,你醒了,你刚才缺氧。”

  不知道为什么,向来不喜欢男人的她,这次却很是兴奋叶天龙的没事,刚才的人工呼吸,回想起来也没觉得抗拒,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。

  丁流月知道这种感觉很危险,可是却忍不住的贪恋

  “是吗?”

  叶天龙揉揉自己脑袋,让自己变得更加清醒一点:“我都不太记得了”

  接着,他的眼睛又完全定住了,丁流月身上裹着一条白色浴巾,只是浴巾根本无法包裹住,身材丰满女人的上下要害。

  一片雪白的细皮嫩肉,丁流月就像是抹了奶油的蛋糕,仅是看看便觉得香甜可口。

  春光乍泄。

  特别是丁流月半俯压在他身上,传来一片柔软的触感,更是撩拔着叶天龙的心弦。

  叶天龙感觉大脑又要缺氧了。

  “小色狼!”

  见到叶天龙眼勾勾的样子,丁流月先是一愣,随后赶忙离开叶天龙胸膛,把浴巾斜着包裹上下:

  “闭上眼睛,我要穿衣服了。”

  这时,几个佣人奔跑了过来,还拿来丁流月的睡衣,于是她要叶天龙闭眼。

  叶天龙喷出一口热气:“好。”

  他很顺从的地闭眼,只是紧闭那一刻,丁流月也站了起来,扯下毛巾砸在他的头上遮盖。

  叶天龙本能睁眼,在毛巾覆盖住之前,他的视野映入丁流月完美的身材,只是一秒,他记清了女人每一片肌肤。

  他眼神醉人,心里轻叹:真美!

  两个小时后,洗完澡,穿上烘干衣服的叶天龙从客房走出来,很是惬意的伸着懒腰。

  他刚刚来到大厅,没有见到丁流月影子,以为她在忙碌,于是缓步走到丁流月绘画的角落。

  看着苍鹰展翅,叶天龙的眼睛微微眯起,一边感受着那份磅礴气势,一边琢磨着如何点睛。

  这画一看就是精心之作,画主怕是耗了不少时间和精力,如今卡在最后一步,叶天龙觉得有点可惜。

  他几次拿起笔,却又几次放下,始终没有把握,最终苦笑一声:“道行未够。”

  不过另一幅画,却在叶天龙的脑海中不断清晰,他恨不得拿起画笔,现在就把它画出来。

  只是他担心,自己画出来了,会被丁流月打成重残,思虑再三,叶天龙按捺住没动手。

  这时,他听到一阵脚步声,扭头一看,见到丁流月从饭厅走出:“出来了?过来吃饭吧。”

  丁流月穿着一件连衣纱裙,腰间系着围裙,两条笔直的美腿被黑色丝袜包裹,脚下是一双黑色凉拖。

  她那飘逸的黑发,也不像往常那般随意地搭在肩头,而是精心盘了起来,中间插着一支铅笔。

  乍一看上去,今晚的丁流月给人一种贤惠妻子的感觉

  叶天龙笑着走了过去:“谢谢丁会长。”

  “手艺不好,千万不要给差评。”

  丁流月嫣然一笑:“不然我会砍人的。”

  两名帮厨的佣人流露一丝惊讶,她们可是第一次见丁流月对男人这么贤惠。

  叶天龙挺起胸膛:“只要是丁会长做的,再难吃我也会吃下去。”

  “贫嘴!”

  丁流月嗔骂叶天龙一句,随后向两名佣人微微偏头:“你们下去吧。”

  两名佣人听到丁流月的话,恭敬地鞠了一躬:“是,丁流月小姐。”

  “拉,吃饭,粗茶淡饭,不成敬意。”

  在两名佣人离开饭厅后,丁流月拉上饭厅的玻璃门,二人世界。

  她诱人红唇微微扭动,勾勒出一道迷人笑容,向叶天龙作出邀请:

  “你要的烤鱼,第一次做,希望能合你胃口。”

  叶天龙笑着走到餐桌旁边,先给丁流月拉开一张椅子:“我说过,你做的,再难吃,我也会吃掉。”

  桌上四菜一汤,红烧狮子头,糖醋小排、八宝辣酱、烤鱼,还有一个花旗参竹丝鸡汤。

  份量不多,狮子头四个,小排六块,八宝辣酱五六勺,烤鱼倒是两斤重,但看起来色香味俱全。

  “整天油嘴滑舌。”

  丁流月落落大方坐下来,然后拿起酒杯给叶天龙倒了酒:“看来要找个女人好好管教你了。”

  她瞥了叶天龙一眼:“不然你就要成脱缰野马了。”

  叶天龙话赶话笑着接过话头:“好啊,丁会长给我介绍一个。”

  丁流月微微一怔,旋即恢复平静,淡淡一笑:“好,吃完饭,你把要求写下来,我给你物色物色。”

  接着,她也不等叶天龙答话,举起酒杯出声:“来,敬你一杯,谢谢你刚才又救了我。”

  叶天龙也没客气,直接举起酒杯和丁流月示意。

  两人笑着把酒喝完。

  一杯酒下肚,丁流月面不改色心不跳,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。

  叶天龙拿起酒瓶倒酒:“泳池的事,只是举手之劳,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  “你的劳力士表救我时坏了,修无可修。”

  丁流月目光平和看着叶天龙:“我查过了,它价值十一万美元,改天,我送一个给你。”

  叶天龙笑着回应:“不用客气,那表也是我赢许东来的,我家里还有表,不用破费。”

  “不行,你是为了救我弄坏,我一定要赔给你,很快,就会有一个表寄给你,你到时签收一下。”

  丁流月很强势地表达意愿,接着拿起筷子一点桌上的菜:“来,吃菜,第一次下厨,照菜谱做的。”

  “想不到这一顿还是丁会长的处女作啊。”

  叶天龙眼里有了兴趣,拿起筷子夹起一块排骨:“那一定要好好尝一尝。”

  一入嘴,叶天龙动作停滞,脸上带着一丝痛苦,嘴巴微微张开,把排骨拿出来。

  丁流月好奇看着他:“怎么了不好吃吗?”

  叶天龙没有出声回答,丁流月夹起一个狮子头,咬了一口,她马上俏脸变了,有些尴尬。

  “不好意思,盐放多了。”

  接着,她又夹起其它菜吃了几口,一一吐了出来,全都是太咸了,就连乌鸡汤都难于入口。

  女人眼里有了一丝茫然:“可是我试的时候,几次都感觉太淡了。”

  丁流月神情有些沮丧,没想到第一次下厨是失败告终。

  叶天龙挤出一丝笑意:“没事,拿碗开水烫一烫,应该还可以吃的。”

  “是吗?太好了!”

  丁流月高兴的差点跳起来,下一秒,她把咬过的狮子头放入叶天龙碗中,笑容很是灿烂:

  “你吃的下,那就吃吧,我就不吃了,我做了一个沙拉,够我自己吃了你慢慢吃。”

  叶天龙一愣,一万点伤害:“丁会长”

  “刚才谁说的,我做饭再难吃,也会把它全部吃完?”

  丁流月从厨房端出一盘沙拉:“难道你不是真心话?只是随便哄我的?”

  叶天龙振振有词:“什么叫哄你的?那是真心话,不信,我吃给你看。”

  明面上死撑,心里却欲哭无泪,自己挖的坑,再苦也要填完啊。

  叶天龙弄了一碗开水,拿着筷子举向四菜一汤

  “你吃啊,吃完给我看啊。”

  丁流月得意看着郁闷的叶天龙,谁叫这家伙老吃自己豆腐,该让他吃点苦头。

  她相信,叶天龙吃几口肯定求饶,她想象中到时奚落这家伙的场景,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痛快。

  只是她情绪很快起变化。

  看到叶天龙一口一个狮子头,把四个狮子头吃得干干净净时,丁流月得意少了两分,轻声一句:

  “吃不下算了。”

  叶天龙没有理会她,换了一碗水,又把糖醋小排一块一块送入嘴里。

  丁流月知道自己放盐的份量,怎么洗也难于洗干净,于是眉头一皱:“天龙,不要吃了,太咸了。”

  “没事,扛得住。”

  叶天龙喝入一口酒,把最后一块糖醋小排吃了进去,接着,又去吃八宝辣酱、一勺子,一勺子的吃。

  丁流月的笑容变成担心,再度出声:“天龙,别吃了,这么咸会吃坏人的,饿的话,我点餐进来。”

  “答应过你吃完,就一定会吃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