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40章 挑战
  第540章挑战

  白霜霜露出一丝遗憾的样子,无形中是说武凌霜已经老了,再也不复当年的军花时光。

  叶天龙捕捉到一抹敌对气息,扫过三人一眼,很快判断出,白霜霜对金学军有意思。

  金学军正要说话,武凌霜淡淡出声:“是啊,岁月太无情,看到妹妹,我就想起杀猪刀。”

  “咳!”

  听到武凌霜的话,叶天龙嘴里的酒差一点就吐了出来,硬生生收住才没有出丑,但还是呛了一下。

  他扯过纸巾擦拭嘴角:“不好意思,喝得有点急了。”

  荣学礼抽出一张纸巾递过来,很细心,很贴心,叶天龙愣了一下,抬头说了一句:“谢谢。”

  白霜霜似乎对叶天龙很没有好感,美丽眸子盯着他的脸开口:“你就是叶天龙?

  “没错,他就是叶天龙,来,我正式介绍一下。”

  金学军又站出来圆场,指着白霜霜和荣学礼先后介绍:“天龙,这是白小姐,这是荣少。”

  接着又一点叶天龙,再度笑着开口:“他叫叶天龙,就是他,捅了孔破狼三刀。”

  此话一出,尽管在场众人都知道叶天龙所为,但还是再度挺直身躯望过来,想要从他身上探究什么。

  叶天龙坦然迎接着众人目光,也无所谓成为金学军的炫耀资本:“大家好,我叫叶天龙。”

  “叶兄弟,你好,荣学礼。”

  荣学礼长笑一声,站起来跟叶天龙握手:“我很欣赏你的勇气和胆魄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  他始终彬彬有礼,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,甚至找不到一丝倨傲神情,叶天龙笑着伸手:

  “意气用事,麻烦大家了,认识荣少是我荣幸,以后还请多多关照。”

  荣学礼轻轻摇头笑道:“不要这么说,大家相互帮忙。”

  两人重重握手,温暖有力,随后分开,叶天龙感慨这才是世家子弟,接着他又把手伸向了白霜霜:

  “白小姐,谢谢你们关照。”

  虽然这女人有点盛气凌人,但叶天龙觉得可以理解,这种世家宠坏的子弟,哪能不眼高于顶?

  而且他暂时不想因这点不快得罪白霜霜,以及背后的白家,不然就辜负了许晴和丁流月的努力。

  “不关照你,你早已经死了,你真以为自己牛逼啊?”

  白霜霜没有握叶天龙的手,端起酒杯坐下哼道:“没我们帮你周旋,你现在已经被孔家挫骨扬灰。”

  “捅孔破狼三刀,也不知你哪来的胆子,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
  叶天龙示意武凌霜不要发飙,望着白霜霜淡淡一笑:“白小姐说的是,所以我由衷感谢你们帮忙。”

  金学军也出声一句:“霜霜,天龙是发自内心感激大家,你别揪着一点小矛盾闹腾了。”

  荣学礼也笑着出声:“霜霜,叶兄弟人很好,你干吗针对他呢?温和一点,温和一点。”

  他对叶天龙始终存在着善意。

  “好吧,学军哥哥这么说了,我就替白家收下你的谢意吧。”

  看了一眼金学军,似乎感觉后者要生气,白霜霜口气软了一点:“只是要告诉你,只此一次。”

  “下次再捅出这种篓子,我们是绝不会援手。”

  叶天龙淡淡回应:“谢谢白小姐提醒。”

  他脸上有些郁闷,他知道,自己无意中卷入了一场三角恋中,白霜霜喜欢金学军,可是对付武凌霜又占不了便宜,所以就拿自己指桑骂槐。

  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,今天就是过来打酱油,顺便混顿饭。

  何况,他不想武凌霜为难。

  只是他息事宁人,武凌霜却俏脸冷了下来:

  “叶天龙确实欠白家一个人情,但不是你白霜霜,你也受不起这人情。”

  “就算你能代表白家,你也没资格高高在上指指点点,人情不是你肆意践踏人的仗恃。”

  “所以还请白妹妹尊重一点。”

  在金学军暗呼一声不好时,白霜霜腾地一声站了起来,柳眉一竖:“武凌霜,你什么意思?”

  荣学礼眉头一皱,伸手拉住白霜霜:“霜霜,凌霜没有恶意”

  “没有恶意?她已经一巴掌打在我脸上了。”

  白霜霜目光凌厉盯着武凌霜,借题发挥:

  “我教训一个不知斤两的外人,让他以后夹着尾巴做人,不要给我们带来麻烦,也不要给自己带去灭顶之灾。”

  “这有什么错?就算有错,也轮不到你来训斥我。”

  见到这边吵架,十几名华衣男女纷纷起身,过来劝告白霜霜,去被后者毫不客气推开。

  荣学礼也被她一手按了回去。

  “我还要告诉你,你的行为很幼稚,也就军哥哥这样宠你。”

  “换成是我,自己女人不听劝告,一意孤行趟浑水,还不知羞耻跟人同住,我早一脚把她踹飞了。”

  白霜霜手指一点武凌霜:“我觉得你配不起军哥哥。”

  武凌霜看了金学军一眼,淡淡出声:“我确实配不上他。”

  白霜霜一脸傲然:“知道就好。”

  “霜霜,闭嘴,你胡说什么呢?”

  金学军脸色一变,向白霜霜厉声喝出一句:“凌霜是自己人,不要内讧。”

  白霜霜气势弱了下来,但还是有点不服气:“是她先招惹我的。”

  武凌霜淡淡出声:“我不是招惹你,是提醒你,尊重一下叶天龙,免得给白家丢脸。”

  “好了,凌霜,你也少说一句了。”

  金学军叹息一声:“霜霜向来心直口快,刀子嘴豆腐心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  “再说,她话难听,但道理没错,叶天龙这次能出来,已经是奇迹了。”

  他看着叶天龙再度提醒:“再出现这样的事,是绝对不可能有活路的。”

  见到金学军附和自己的话,白霜霜的怒意顿时消散不少,好像受到宠护的样子。

  武凌霜想要说什么,却被叶天龙一把拉住,随后,叶天龙给各人倒上一杯酒,笑容灿烂举起酒杯:

  “好了,各位,不要为我争执了。”

  “我心里清楚,你们都是为我好。”

  叶天龙晃动一下酒杯:“无以回报,只能借花献佛,敬各位一杯了。”

  他今天过来,最低标准就是混饭吃,可不是听人吵架的,而且吵的都是自己,吵多了,他也倒霉。

  荣学礼笑着摇头:“叶兄弟客气了,澳门赌博网站:大家是朋友,不要太见外。”

  “算你识趣。”

  白霜霜拿起酒杯,向叶天龙哼了一声,但不跟他碰杯,自己一口喝完。

  金学军他们脸上很是无奈,但摇摇头也没说什么,举起酒杯跟叶天龙一碰,随后喝了一个干净。

  “武凌霜,有没有兴趣玩一盘?”

  喝完酒的白霜霜忽然眼睛一转,手指一点前面的靶场:“十发子弹,就比谁的环数多,怎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