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36章 舞台交给他们吧
  第536章舞台交给他们吧

  这个时候,水岸新城,花如雨她们所在的楼层,安全梯处,四名风衣男子叼着香烟,喷出几口烟雾。

  一人抬起手表看看时间:“二哥,跟踪的兄弟说,她们差不多该回到家了,咱们待会这里下手吗?”

  “这里是大庭广众,下手太多影响。”

  一个刀疤汉子吐出一口浓烟,隔着缝隙瞄向花如雨四人的住所:“待会尾随她们进屋再动手不迟。”

  他嘴角还扬起一丝狞笑:“那三个女人长得如花似玉,或许咱们捅刀前,可以好好乐一乐。”

  身边三人冷漠的脸,突然都绽放男人的玩味:“二哥英明。”

  四人最终决定尾随四女进屋子行凶。

  “如雨,如雨,等等我”

  “凌儿,你今天怎么走那么慢啊?又想叶部长了?”

  “可可,你又给小乔买了黄瓜啊?”

  没有多久,随着电梯门的叮一声,一阵香风从里面涌了出来,随后就见三女一前一后走向屋子。

  巧笑倩兮,叽叽喳喳,有着说不出的朝气和美好。

  青春的女人向来是男人最好的催情药,所以刀疤汉子四人的眼睛,瞬间变得炽热发亮。

  他们嘴里的香烟,也展现出旺盛的火红。

  “她们开门了,准备动手。”

  见到花如雨三女走到门口掏钥匙,刀疤汉子扔掉烟头,低头踩灭,向同伴发出一个指令。

  “砰!”

  就在这时,原本露出一条缝隙的防火门,忽然被人在外面猛地一拉,防火门瞬间关住,隔离视野。

  刀疤汉子四人脸色微变,本能扯住把手往后面拉,想要把门拉开,在花如雨她们进门前冲过去。

  不然三女进了屋子,破门而入有点麻烦。

  “啊!”

  就在四人扯住把手全力拉开时,手心忽然一麻,一股电流和剧痛冲撞过来。

  刀疤汉子他们惨叫一声,直挺挺的从楼梯上翻滚下去,倒在转角处闷哼不已,低头一看,掌心血肉模糊,还伴随一股子焦味。

  他们的手臂也失去了力量,毫无疑问,这是被电到了。

  就在四人震惊不知怎么回事时,刀疤汉子忽然察觉一股磅礴压迫力汹涌而至。

  刀疤汉子他们下意识侧头,咫尺之遥杵着几个不算高大的身影,夜幕中的模糊面庞似乎没有丝毫人情味。

  其中一个还露着金牙,弥漫的气势令四人变脸,他们反手要把军刺,一只手直接按住他们的嘴。

  紧接着,他们就感觉冰冷气息刺入腹部。

  一把匕首捅入了他们腹部,刀疤汉子的眸子充满了恐惧,想求饶却不出丁点声音,眼泪夺眶而出。

  出手者没有丝毫留情,紧握锋利匕首的手向前猛推,然后顺势扭动,顷刻结束了四条肮脏的生命。

  很快,四个垃圾桶提了过来,刀疤汉子四人全部被装了进去,连带地上血迹也被清理。

  韩擒虎从他们怀里掏出一包烟,抽出一支,点燃,随后向招风耳淡淡出声:“填点石头,沉了。”

  招风耳他们点点头,很快抬着垃圾桶离去

  也就在这个晚上,相近的时间,四名风衣男子走入了郑小蓝所在医院,他们神情漠然上到了三楼。

  然后目光锁定尽头的一间康复病房,那里有他们的目标,漂亮的姑娘,可是他们没有丝毫怜惜。

  “给她三刀。”

  带头的马脸汉子偏头,三名风衣男子马上行动,两人站在门口把守,一人推门进去,手里拿着军刺。

  马脸汉子则冷眼看戏。

  “啊”

  一声惨叫从病房传了出来,不是他们想要的女人尖叫,而是同伴熟悉的声音。

  两名风衣男子脸色一变,他们本能闪出军刺,一脚把门踹开,刚刚踹开,就见一片刀光掠至。

  两名风衣男子想要抵挡,却根本来不及了,只能眼睁睁看着刀片没入咽喉,随后闷哼一声倒地。

  鲜血从脖子处飙射出来。

  马脸汉子脸色巨变,一抖右手,气势如虹扑了过来。

  他快,可房内闪出人更快,脚尖不见怎么使力,借着前冲之势点地,笔挺身躯轻飘飘腾空。

  戴着人皮面具的残手做了一个动作强劲的大幅度旋转,一记迅猛鞭腿横扫马脸汉子的头颅。

  “砰!”

  马脸汉子避之不及,澳门赌博网站:只好抬胳膊硬挡,肌肉剧烈撞击出刺耳闷响。

  这一腿砸的马脸汉子虎躯一歪差点扑倒,两条膀子生疼酸麻,所承受的力量大的惊人。

  没给马脸汉子半点喘息机会,残手脚落实地继续向前扑袭,毫不停滞地甩动手臂。

  大开大合的手刀由上至下,马脸汉子根本没时间躲,双手交叉勉强一挡。

  “砰!”

  残手这一砸,不仅震开了马脸汉子双手,还去势不减斩在他的脖子上,直接将人劈到在地。

  马脸汉子反手摸背部的杀手锏,一把五四手枪,只是刚刚拔出就被夺走,残手双手一错,瞬间分解枪身。

  金属零件散落地面,叮当作响,玩过枪且用枪杀过人的马脸汉子瞠目结舌,心里惊呼好快速度!

  接着,一把军刺捅入马脸汉子要害,从腹部穿到了背后,生机熄灭。

  残手把军刺抽出丢在地上,打出一个响指,几名穿着清洁工服饰的虎师成员,迅速过来清理现场

  清晨,明江高尔夫球场,穿着一身白色服饰的孔子雄,正挥杆打着高尔夫球。

  动作标准,水平一流,每一次挥击,都会赢得不少人喝彩,只是孔子雄没太多兴奋,似乎早已习惯。

  “孔少!”

  在孔子雄打完一局,走回到太阳伞下喝水休息时,青衣女子一脸凝重的跑了过来,声音很是苦涩:

  “计划也失败了。”

  她嘴角牵动的作出汇报:“马三被百石洲的保安拿下,招认的口供当场被放到网上。”

  “现在他们不仅身受重伤,还将面临伤人未遂的罪名,马二和马大则消失无影,打他们电话也没反应,定位也消失。”

  “我怀疑他们都被杀了。”

  青衣女子作出最后推论:“叶天龙想到我们会对他身边人下手,所以提前做好了准备。”

  “我们这次算是无功而返,还招惹了一身腥,马三的口供虽然全力封杀,但还是被很多人知道,舆论对我们不利。”

  “扑通!”

  她直挺挺跪下来:“我办事不力,请孔少责罚。”

  青衣女子以为,这次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,毕竟事情办得一塌糊涂。

  尽管不是她能力不行,而是叶天龙太狡猾。

  “大清早跪着干吗?丢人现眼。”

  孔子雄没有发飙也没有喝斥,只是手指敲击一下桌子,让青衣女子重新站起来:“这事不能怪你。”

  他淡淡出声:“是我小瞧叶天龙了。”

  这两天,不仅秦家和丁流月四处运作营救叶天龙,荣家、白家、陆家也都跳出来指责孔家。

  不论左右逢源的滑头,还是中庸的聪明人,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,要专案组公开案子每个细节,包括起因

  这些人的动静,完全出乎孔子雄的意料,事情发展脱离他所掌控的范围。

  孔子雄虽然是孔家大力栽培的对象,手里也有不少人脉,可是相比荣家等势力抱团,显得苍白无力。

  特别是陆家,以及陆家背后的人,让孔子雄感觉暗波汹涌。

  孔子雄一度想要硬扛,怎么都要把叶天龙杀鸡儆猴,因此早上给家里老爷子打了电话。

  他想要寻求家里的支持,可是没有想到,向来好战护短的老人,留下一句适可而止就挂了电话。

  叶天龙怎么有这么大能耐?

  孔子雄回想叶天龙那些资料,嘴角掠过一抹自嘲:“真没想到,叶天龙会给我这么大惊喜。”

  “人们常说,四九城藏龙卧虎,这明江也藏龙卧虎?”

  青衣女子忍不住出声:“孔少,都是我办事不力,要不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杀了叶天龙。”

  “没机会了,他今天要出来了,我们也不要再做多错多了。”

  孔子雄走到发球区前面,对着一个白球猛地一挥,白球嗖一声飞走:

  “江太保,明天也要出来了。”

  “舞台,交给他们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