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32章 哭了一地
  第532章哭了一地

  “感谢各位能来参观今天的联欢会,我是今天的主持人余兮。”

  这时,一名长相清纯的女子拿着话筒走到台边,先是对着下面微微鞠躬,然后笑着开口介绍。

  “下面将要表演的是三班官兵,男儿当自强的武术表演,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。”

  女主持人穿了一件深蓝色的长袖恤,下半身穿了一条普通牛仔裤,脚下穿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。

  头发绑着马尾辫。

  绕是如此简单的装束,却依然难掩饰她浑然天成的清纯气质,一颦一笑都带着清纯而又青春的诱惑。

  “余兮?”

  叶天龙眼睛微微一亮,认出这个主持人是谁了,当初他痛揍纳兰德时,斗狗场一案的现场新闻记者。

  他还记得,他跟金学军谈笑过,这记者长得不错,没想到在这里遇见她。

  叶天龙轻叹一声:“想不到这世界真小啊。”

  刘乐乐的很有做主持人的潜质,她的话有着一种渲染力,让下方的众人情不自禁的鼓起了掌。

  “啪!啪!啪!”

  热烈无比的响声,混合着一些不协调的狼叫声,随后,十二名狱警就从幕后跑了出来,个个肌肉男。

  叶天龙还见到,周春峰四兄弟也在里面。

  随着音乐的响起,十二名狱警打起了军体拳,一板一眼,虎虎生风,引得不少观众拍手喝彩。

  只是周春峰见到叶天龙在人群,神情僵了一下,脸上流露凝重,叶天龙打出手势,示意自己没事。

  一曲男儿当自强很快落幕,接着余兮又站了出来,笑着拿起话筒,播报下一个节目:扶起的老人。

  监狱常年难得见一个女的,所以余兮每次出现都会引起观众欢呼,让她既高兴又有点害怕。

  扶起的老人是四个囚犯演绎的小品,虽然情节有些生涩,但还是获得不少掌声。

  接着是警囚混合的大合唱,歌唱祖国,唱的很是深情,很是卖力。

  后面的表演也是一如既往的没有众人失望,余兮还在中间出来客串了一个节目。

  她穿着白色紧身衣跳了一段芭蕾舞,让全场几千人皆是为之叫好,叶天龙也露出赞许之色。

  叶天龙发现,随着节目一个个进行,白鲨跟黑虎的目光,越来越凶悍,他们手下的呼吸也变得急促。

  他能嗅到一群饿狼即将围猎目标的气味,只可惜他不是一头软弱可欺的绵羊。

  联欢会的十五个节目很快演完,只是少了前面两个领导的讲话,时间多出了十五分钟,有点突兀。

  “快要过年了,我想,大家的心情都跟我一样好。”

  余兮举着话筒:“有没有人愿意上来,高歌一曲,把心情唱出来啊?”

  犯人们相视一眼,哄笑一声,没有人上台,唱好了没什么,唱走音了,估计要被基友笑几年。

  余兮又望向观看的狱警们,狱警也都摆摆手,凑五个节目已凑的他们心力交瘁,哪还有余力唱歌啊?

  “我五音不全,不然我一定给大家唱一首歌,这么好的日子,不高歌一曲,实在太浪费了。”

  余兮笑着挤出一句:“真没有人愿意上来吗?”

  这个时候,很多人都知道准备散场吃饭了,所以人心开始浮躁起来,喧杂声也渐渐多起。

  而黑虎跟白鲨也微微弓起身子,满脸狞笑盯着不远处的叶天龙,旗下同伙也都卷袖子准备开干。

  他们看着叶天龙的目光,就跟猛兽一样炽热,一千万啊一千万。

  “我来!”

  就在余兮准备说几句祝福结束联欢会时,叶天龙忽然长身而起,高声喊出一句:“我来唱一首。”

  叶天龙顿时吸引了全场人的目光。

  黑虎和白鲨他们本能站起,数百人齐齐向叶天龙逼近,显然都以为叶天龙要跑路。

  他们这一站起,顿时引得其余犯人向两侧散开,狱警也绷紧了神经,武凌霜的手更是摸向腰间枪械。

  叶天龙一溜烟跑向主席台。

  “大哥,那小子要跑了。”

  “这时候不动手,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”

  “一起上,把他弄了,一千万,大家平分。”

  白鲨跟黑虎显然不想煮熟的鸭子飞了,于是无视几名狱警的喝斥,操起板凳向主席台的叶天龙靠近。

  气势汹汹。

  两侧犯人再度远离,十几名领导也赶紧躲开,狱警冲上来,却被黑虎和白鲨吩咐的犯人堵住。

  一时喧杂四起,哨声大响,惊得余兮后退了几步:“他们要干什么?”

  “别怕,没事!他们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  这时,已经跑到台上的叶天龙,并没有窜向后台跑路,而是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余兮,一手拿过话筒:

  “难得来监狱作客,今天,我给大家献唱一首歌。”

  他醇厚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,顿时压过了全场的喧杂,也让惊慌失措的余兮安宁些许,站稳了身子。

  黑虎和白鲨他们微微一愣,没有想到叶天龙真要唱歌,但他们懒得理会,继续拿着凳子靠近。

  气势汹汹。

  “心声,献给在座的各位。”

  叶天龙用目光示意武凌霜不要轻举妄动,随后就对着话筒轻轻唱了起来:

  “妈妈,妈妈,儿今天叫一声妈,禁不住泪如雨下。”

  “高墙内春秋几度,妈妈呀,你墙外可盼,泪水染白发。”

  一首迟志强当年火遍大江南北的囚歌心声,从叶天龙的嘴里唱出来,瞬间消散了一切杂音。

  白鲨跟黑虎他们的动作也顷刻停滞,全都一脸震惊地看着叶天龙,似乎没想到他会唱这一首歌。

  虽然只是简单的两句,却不可思议的扣紧了每个人的心,让人感觉全身毛孔张开了,情绪也被感染。

  余兮震骇的看着这一幕,她紧捂着小嘴,瞪大了双眼,满脸不敢置信,这么多人,被一首歌压住了!

  此刻,叶天龙依然紧握着话筒:“想昨天,儿象脱缰的野马,狂暴粗野,乱踢乱踏。”

  “妈妈呀,儿跌入激流,几番沉浮,不能自拔,几番沉浮,不能自拔。”

  “又恰似,狂风暴雨,摧折了未放的花”

  叶天龙的声音很有感情,很是撩人心弦,催人泪下,像是一个导师,把现场众人带回到叛逆时代。

  带回到母亲包容一切的时光。

  白鲨和黑虎他们无形中低垂了手中板凳,眼里开始有了一丝挣扎,神情说不出的复杂。

  他们都想起了家里的母亲,想起了操劳一辈子渐渐老去的母亲,想起自己犯错无法尽孝的母亲。

  他们心里远去的悔恨,又如潮水一样,缓缓复杂回来,白鲨的眼里甚至有了一抹泪水。

  很快,每个犯人的双目都紧紧闭上,神色时而陶醉,时而惊恐,时而舒缓,时而悔恨!

  仿佛每一个音律都会带他们走进一个世界!

  “妈妈,妈妈,儿今天叫一声妈,早见你,泪腮边挂。”

  “高墙内,春风吹拂,妈妈呀,你墙外可见,枯枝发新芽。”

  叶天龙从台上跳下去,从白鲨他们中间穿过:“为明天,洗刷满身的污泥,弃旧图新,立志奋发。”

  他让每一句歌词,每一个音律,近距离涌入他们的耳朵,武凌霜惊讶的发现,没有人对叶天龙动手。

  相反,白鲨和黑虎还像是被念咒一样,砰地跪在地上,满脸悔恨。

  余兮更是发现,有不少犯人蹲了下来,抱着凳子开始痛哭

  “妈妈呀,有妙手回春残枝败叶,又放新花残枝败叶,又放新花。”

  “儿已被扶上骏马,去追回失去的年华。”

  叶天龙转回到白鲨和黑虎身边,拍拍他们肩膀,然后跃上舞台:“待儿回家时,再喊您亲爱的妈。”

  死寂!!

  当叶天龙落下最后一句时,可以容纳几千人的操场,在这一刻陷入了无边的死寂之中。

  所有犯人在歌声停止之后,双目睁开来,仅仅短暂的迷茫后,痛哭失声

  哭了一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