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29章 监狱风云
  第529章监狱风云

  “大哥,这全家桶还热乎不?”

  “大哥,这咖啡还好喝吗?”

  “大哥,身上衣服穿得还舒服不?”

  在武凌霜前往明江监狱的时候,睡了一觉醒来的叶天龙,正洗完澡换上干净衣服,大口大口吃着汉堡包。

  虽然大清早吃全家桶有点突兀,但他实在太饿了,所以吃得很是开心,嘴角都快要流出油来了。

  而隔着铁栏的一边,蒜头鼻等四名狱警,正满脸笑容望着叶天龙,眼里是不加掩饰的讨好。

  虽然他们还没有拿药方去抓药来喝,但叶天龙昨晚一眼道出他们病情,足于让他们感到震撼和希望。

  加上叶天龙的几手针灸,让他们病情得到好转,所以四人都在职责范围内,尽最大努力满足叶天龙。

  “大哥,你还需要点什么吗?来支烟?”

  蒜头鼻狱警笑容灿烂:“这可是监狱的硬通货啊。”

  “不用了,有肉,有咖啡,还有澡洗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”

  啃完一个汉堡两个鸡腿的叶天龙笑道:“谢谢四位兄弟了,我叫叶天龙,你们怎么称呼?”

  看到叶天龙伸出一只手,蒜头鼻狱警马上握了上去,很诚恳地回道:“小弟周春峰。”

  接着又一点旁边三名同伴:“他叫周夏峰,周秋峰,周冬峰。”

  三名狱警笑着点头,各自指了一下自己,认下其中一个名字。

  叶天龙微微一愣:“春夏秋冬啊?你们名字怎么如此相似啊?一个祠堂啊?”

  “大哥好眼力。”

  周春峰竖起大拇指赞道:“我们四个就是堂兄弟,恰好春夏秋冬出生,所以就取了这四个名字。”

  三名狱警也笑着附和:“我们一起读书,一起考试,最后又一起考了这狱警。”

  叶天龙笑着点点头:“不错,四兄弟感情好,是一件好事,所谓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。”

  “谢谢大哥夸奖。”

  周春峰听到叶天龙的夸奖,心里很是高兴,环视四周一眼后,低声开口:“大哥,你要小心。”

  叶天龙微微抬头,笑了一下:“听到什么风声了?”

  周春峰又看了一眼后面,压低声音开口:“传闻孔家对你所为很愤怒,发誓要拿你来血债血还。”

  “专案组的介入,他们自己不便明面上动你,但通过代言人给黑暗势力下了格杀令,一千万要你的脑袋。”

  “就连这监狱的囚犯也都收到了指令,几个狱中帮派正探听你的消息。”

  叶天龙笑了笑:“预料之中,只是,这钱会不会太少一点?一千万,一套房子罢了。”

  “大哥,外面的帮派不比这监狱的囚犯,很多都是十几年徒刑或者无期,一个个穷凶极恶之徒。”

  周春峰摸了摸鼻子:“一千万对于他们来说,是下半生的荣华富贵,他们肯定会为这钱玩命的。”

  叶天龙点点头:“这倒也是,一千万在外面不算什么,在狱中可以舒舒服服过下半辈子。”

  接着他又喝入一口咖啡问道:“有人要动我了?”

  周春峰神情犹豫了一下,扯扯衣领子回答叶天龙:“具体情况还不知道。”

  “不过我早上去饭堂执勤的时候,我听到黑虎、白鲨那两伙人扎堆讨论,内容就是关于一千万的花红,还四处探听你关押位置。”

  叶天龙好奇问道:“黑虎?白鲨?啥玩意来的?”

  周夏峰低声接过话题“明江监狱最大的两股势力,他们老大就叫黑虎和白鲨,都是无期徒刑的人。”

  “出手凶狠,是监狱最头疼的两个家伙,不是欺负新人就是相互火拼,领导都恨不得毙掉他们。”

  他轻叹一声:“只是每次都有手下背锅,所以始终拿他们没办法。”

  周秋峰也点点头:“没错,就是人渣,为所欲为,我几次都想爆他们的头了。”

  “也不是完全人渣,两人还有一点可取之处,那就是孝道。”

  周春峰显然对两人经历比较了解:“黑虎当年入狱,是因为当地几个混混打残他爹的腿,还把他老母亲丢入河里差点淹死。”

  “所以黑虎一怒之下,就把那几个混混全部砍了,然后装入汽油桶沉入江底。”

  “白鲨也是因为给父母报仇入狱。”

  在叶天龙饶有兴趣的聆听中,周春峰又补充一句:

  “他爹妈卖西瓜,不小心挡了某个权贵的路,于是西瓜被砸,老两口被打断肋骨,还不让人送去医治,导致他爹失血过多死亡,他妈胳膊折了一支。”

  “当时白鲨还是新兵蛋子,听到这事就赶回家,拿刀把那权贵捅死在床上。”

  叶天龙问出一句:“杀人偿命,他们怎么活下来了?”

  周春峰呼出一口长气:“两人当时本来要注射葡萄糖的,恰好遇见当时权势滔天的陆将军过问。”

  “他说了一句法理难容,但情有可原,于是两人就从死刑变成无期徒刑了。”

  叶天龙多了一点兴趣:“陆将军?”

  周春峰点点头:“就是陆家的陆将军,当年明江的驻军司令,真正的明江白道领军人物。”

  说到陆将军的时候,四人脸上都有了一丝敬意。

  叶天龙听到这里,心里微动,想起了欠自己一个人情的陆夫人,随后恢复平静,调笑出声:

  “白道领军人物?那黑道领军人物是谁啊?”

  周冬峰脱口而出:“戴虎狼!”

  气氛下意识沉默,四人脸上多了一点忌惮,似乎那真是一头虎,一头狼。

  叶天龙挠挠头:“我好像不止一次听过这名字,可是从来没见过他的人。”

  周春峰神情犹豫,笑着挤出一句:“他已经五六年没怎么露面了,我们也没见过,只是听说。”

  接着,他又转回了正题:“因为陆将军的一句话,黑虎和白鲨活了下来。”

  “这看似他们两个捡回一条命,但其实更是生不如死,因为要在监狱一直坐到死。”

  他叹息一声:“他们也都清楚自己未来,所以怎么舒服怎么来,用他们的话说,活一天赚一天。”

  他把目光转回叶天龙脸上:“这些人收到一千万的悬赏,一定会不择手段搏一把。”

  叶天龙点点头:“谢谢你们提醒,我会注意的。”

  “我们待会换班,下午有警囚新年联欢会,我们需要参加。”

  周春峰叮嘱叶天龙:“我们不在时,你要多留一个心眼,没事不要放风,也不要去澡堂或饭堂。”

  “你随便找个生病的理由搪塞过去就行,这囚室呆着虽然烦闷,可它安全,没有人能进来伤害你。”

  “可如果你出现公共场合,危险变数就多了。”

  叶天龙嘿嘿一笑:“好,我就赖在这里不出去。”

  他抬头看看天窗,阳光黯淡了很多,喃喃自语:

  “这是一个最坏的日子,也是一个最好的日子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