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28章 那里比较暖
  第528章那里比较暖

  临江花园,澳门赌博网站:晨风相送,还有一抹明江吹过来的湿气

  此时已是早上七点,虽然还有一丝清晨的寒意,但阳光已普洒在花园各个角落。

  一个身穿白色服饰的儒雅青年,正在一处开阔地打着太极,一招一式,行云流水。

  每一个动作没有丝毫阻滞地展示开来。

  赏心悦目。

  十分钟后,儒雅青年动作儒雅地缓缓收功,徐徐呼出一口长气,四周气流好像也因此缓和下来。

  站在开阔草地上的他即使锋芒内敛,出众的气质也足以使平民百姓心生敬畏。

  在他踏前一步欣赏不远处的湖泊风景时,一个托盘从后面递了过来,上面摆放着热毛巾和热茶水。

  儒雅青年拿起毛巾擦擦双手,随后丢回到托盘上,他端过散发热气的人参乌龙茶,很是惬意的品着。

  “金少,叶天龙被抓了。”

  这时,一道倩影出现在儒雅青年的面前,一身黑装流露冷酷气息的武凌霜,望着金学军轻声开口:

  “他捅了孔破狼。”

  今天的武凌霜打扮完全换了一个风格,展现出来的美貌,却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淡淡的眼影、恰到好处的腮红,醒目的红唇,黑色的衣衫,将身体的曲线与女人的韵味展露无遗。

  金学军对武凌霜笑了笑,很是灿烂,这是他第一次见武凌霜化妆,女为悦己者容,看来自己开始融化这座冰山美人了。

  随后,他轻声接过话题:“我昨晚就知道了,那小子是个狠角色,让我很意外。”

  他毫不掩饰对叶天龙的赞誉:“他把我一直想要做却不敢做的事做了,我发自心底地佩服他。”

  “金少,我过来不是听你称赞他的。”

  武凌霜俏脸划过一丝无奈:“我是来找你商量对策的,看看怎么把他从监狱中捞出来。”

  金学军叹息一声:“看来他对你挺重要的,不然你怎会这么紧张他?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?”

  他的眼里有一丝惆怅,同时怀疑,武凌霜今日的妆容,是为自己展示,还是为了叶天龙使美人计?

  “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他呢?他跟我之间的距离,需要他三代人来填补,谈感情就太荒诞了。”

  武凌霜嘴角牵动一下,柔声回道:“他帮过我,救过我,我怎么也该帮他一次,不然就太无情了。”

  有些东西,坦诚只会给叶天龙招致灾难,所以武凌霜也学会了善意谎言。

  听到武凌霜这几句话,金学军脸色缓和了一点,随后挥手示意武凌霜向前方树林走去:

  “我也就是随口一说,凌霜你别往心里去,毕竟我第一次见到你这么关心一个外人。”

  接着,他又补充上一句:“其实把叶天龙从监狱弄出不难,现有证据对他都相当有利。”

  “难的是,怎么过孔家一关,怎么过孔家的鬼门关?”

  金学军淡淡出声:“孔家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,让叶天龙活着,就是让孔家丢脸。”

  “所以你救他出来或者不救,最后结果都是一样,真要说不同,那就是你得罪孔家。”

  他昨晚就已经知道消息,也想过帮叶天龙一把,可是权衡利弊一番,他最终选择一条明智道路:

  放弃!

  武凌霜眉头轻皱一下:“可是我不能眼睁睁死去,这对他不公平,也会成为我心里阴影。”

  虽然叶天龙是一个奇葩,每一次都让武凌霜抓狂发疯,还曾经蹲在裙底偷窥,可她依然希望他活着。

  她望向金学军:“孔破狼终究没死对不?没死,就有周旋余地,你跟孔子雄打个招呼,应该”

  金学军打断女人的话:“凌霜,我知道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,也知道他曾经在你危难时帮过忙。”

  “但人情再大,也是有一个限度的,叶天龙这次下手太狠了,孔家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。”

  “孔破狼确实没死,但孔家面子丢了,你知道,咱们这些世家,面子比命还重要。”

  “我已经收到一个小道消息,孔子雄下了格杀令,叶天龙一定要死,谁求情谁翻脸。”

  他轻声提醒着女人:“哪怕你卷入进去,也阻止不了孔家打压,反而会让你和武家成为孔家敌人。”

  “你这时还叶天龙的人情很不明智,因为它根本就是一个无用功。”

  武凌霜幽幽一叹:“这不是明智不明智的问题,而是心中会不会有愧。”

  金学军柔声劝告着武凌霜:“不要想太多了,将来有机会,能够帮上忙,再还不迟。”

  武凌霜嘴唇微咬:“就怕没有以后了。”

  看着武凌霜有些落寞的神情,金学军轻轻摇头开口:“他死了,你一样可以归还。”

  “给叶天龙好一点的棺材,再选一个好点的墓地,让他有一个好的归宿。”

  他轻声宽慰:“或者帮他照顾一下身边人,我想,叶天龙对你都只会感激,不会有半点怨言。”

  武凌霜嘴唇微咬:“他算是我一个朋友,我做不到看着朋友死去,而自己什么都不做。”

  “叶天龙也算是我的朋友,我请他喝过酒,吃过饭,还帮过忙,我们也是朋友。”

  金学军走前几步,手指点着花丛:“看看这花园,菊花谢了,还有梅花,梅花谢了,还有桃花”

  “既然一年四季都有鲜花可赏,为什么要为那些注定枯萎的花木,浪费时间去惋惜感叹?”

  金学军向武凌霜展示着上位者的理念:“花若谢了,就已不再有任何价值,就已不值得去顾念。”

  “人也一样,我从不同情死人,从不为死人悲哀。”

  “我也不为注定要覆灭的人伤感,因为人一死也就变得全无价值。”

  他把目光转回到武凌霜的脸上:“叶天龙这个朋友死了,还有赵天龙,黄天龙,李天龙”

  “咱们没必要把没价值的叶天龙放心上,应该把精力放在赵天龙、黄天龙他们身上。”

  武凌霜没有再说话,只是转身向大门口走去。

  金学军一愣:“凌霜,你去哪?”

  武凌霜头也不回:“我去明江监狱!”

  金学军脸色微变:“你去哪里干吗?”

  武凌霜脚步微微一滞,想起叶天龙的面孔,俏脸多了一丝柔和:“那里比较”

  “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