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27章 不要让我失望
  第527章不要让我失望

  “靠!”

  凌晨一点,澳门赌博网站:审问完的叶天龙被塞入明江监狱的八号囚室。

  听到背后哐当一声响起的动静,他扭头望了一眼几名膀大腰圆的狱警,随后摇摇头很是无奈:

  “想不到又进来了,二进宫啊二进宫,真倒霉。”

  “出去了,一定要去好好上香,让佛祖保佑我财源广进,妻妾成群。”

  在叶天龙的喃喃自语中,一个蒜头鼻狱警走到门口,对着栏杆踹了一脚喝道:“大晚上,安静点。”

  如非狱警知道叶天龙捅了孔破狼,估计早进来砸他几棍。

  他们对叶天龙所为,既觉得是不知死活,但又感慨他的魄力,毕竟他是捅孔破狼的第一人,所以只要叶天龙不过分,他们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除了担心打不过叶天龙成为牺牲品外,还有就是这种级别的犯人,他们这些狱警玩不起。

  “大哥,今晚没吃饭,能不能搞个全家桶吃一下?”

  这时,叶天龙肚子咕噜噜的响起,他一脸无奈地摸了几下,下午就吃了林晨雪一个苹果,然后就去找孔破狼算账。

  足足十个小时没吃东西,刚才审问又耗费不少力气,所以他眼巴巴地看着蒜头鼻狱警。

  “全家桶?”

  蒜头鼻警察冷笑一声:“你当自己来度假的?我告诉你,没有全家桶,没有吃的,饿了就忍着。”

  “明天早上五点,会有早餐送给你。”

  他用电棍一指叶天龙:“老实点,别为难我们,你好,我好,大家都好。”

  “哎,本来想要你给我一个全家桶,我就出手帮你把肾病治好。”

  叶天龙看着要离去的蒜头鼻,装出一副很是遗憾的样子:“你要知道,你的肾阴虚已经很严重了。”

  “要么得到治疗,要么控制房事的话,不然三个月内就会不举。”

  正要走开的蒜头鼻警察停滞了动作,转身一脸惊讶看着叶天龙:“你、、你怎么知道?”

  几名狱警也都张大嘴巴,既为头目得病感觉到惊讶,也为叶天龙看出病情震惊。

  叶天龙一本正经回道:“其实,我是一个神医。”

  蒜头鼻狱警目光炯炯盯着叶天龙:“你没骗我?”

  “你觉得,一个江湖骗子,能一眼看出你的病情吗?”

  叶天龙不置可否的哼出一声,随后手指又一点后面的狱警:“左边那个,咳嗽刚好,但咽喉肿痛。”

  “中间那个,食欲不振,肺部肿胀右边那个,心脏有问题,还经常盗汗。”

  蒜头鼻狱警扭头望向同伴,只见三人目瞪口呆难于置信

  “记得,全家桶,可乐不加冰,顺便买套洗漱用品,拿套干净的衣服,办好了,给你们药方”

  叶天龙晃悠悠靠在病床上,手指在半空转了一圈:“保证药到病除。”

  四名狱警相视一眼,很快笑容满脸地去忙活。

  几乎同一个时刻,第一军医院,做完手术的孔破狼躺在无菌病房外面,站着十余名华衣男女。

  他们目光全都望着里面的孔破狼,一个个神情复杂。

  打了麻醉的后者陷入了沉睡,只是脸上神情一点都不祥和,有着惊弓之鸟的惧怕和忌惮。

  毫无疑问,惊吓过度。

  医生已经给出诊断,孔破狼没有生命危险,下手者很有分寸,三刀虽然凶狠,但都是避开了要害。

  所以静养几个月就会没事。

  这个消息,既让孔家人感觉到高兴,也感到一股憋屈,敢情孔破狼的生死还是对方左右。

  在外面窗户看着他的孔子雄,脸上没有太多表情起伏,看了半分钟,然后望向身边的青衣女子:

  “叶天龙在什么地方?”

  青衣女子忙出声回应:“现在关押在明江监狱重案囚室,专案组不让任何人靠近他”

  “孔少,要不要我找一个机会,把那小子给宰了,给二少爷出一口恶气?兄弟们都想报仇雪恨。”

  孔子雄瞥了她一眼,声音清冷:“专案组插手了,你去杀人,不就等于跟官方作对?要不要脑子?”

  “而且他的防护肯定不会太差,风口浪尖上派人去袭杀,成或不成都一堆麻烦。”

  “这事叶天龙占不了什么理,加上孔家的压力摆在明处,官方不会给他好结果的。”

  青衣女子连连点头:“孔少说的是,我会让兄弟们克制情绪,不要擅自找叶天龙报仇。”

  “我们不方便对叶天龙下手,但不代表其他人不方便。”

  孔子雄眼里闪烁一抹炽热:“叶天龙肯定还有其余仇家,我们可以唆使他们去监狱杀人。”

  “这样无论事情成功或者失败,对我们都不会有半点影响,对于叶天龙,却是疲于亡命。”

  青衣女子出声回应:“大少英明,我待会就去查一查叶天龙的仇家,让叶天龙连觉都睡不。”

  “还有,我们不方便对叶天龙下手,不代表不方便对他身边人下手。”

  孔子雄阴柔的脸多了一丝恶毒:“把所有跟他关系密切的人,给我列出一份名单来。”

  “他这样对我弟弟,我也该回一份厚礼,不然岂不显得孔家无礼了?”

  在孔子雄的世界里,光明正大从来都是贬义词,无所不用其极让对手最大痛苦死去,才是称颂的事。

  青衣女子低声回应:“是。”

  孔子雄掏出一张白色纸巾,嘴角掠过一抹阴森笑意:“名单列出来后,送一份给叶天龙。”

  “让他猜一猜,第一个被捅三刀的人会是谁?”

  他简单明了道出自己报复方式,随后就转身带着人向电梯走去。

  青衣女子眼睛一亮:“明白。”

  虽然她不清楚跟叶天龙交好的人有哪一些,但要具体确认却也不是难事,随便一查就会有答案。

  她脸上多了一抹笑容,似乎见到了,叶天龙痛苦地看着,一个个身边人死去,而他呆在监狱又无所作为。

  只是青衣女子想到那几名保镖的口供,心里又多了一份凝重,轻声问出一句:

  “孔少,叶天龙留给我对付,你先回京城呆几天,听说那家伙是疯子,能一次杀死固然好”

  她神情有些犹豫:“万一杀不死,我担心那家伙死磕,毕竟狗急会跳墙。”

  她担心叶天龙把孔子雄也捅了。

  孔子雄冷笑一声:“死磕也要有本事,他拿什么跟我叫板?”

  他转身走入了电梯,望着窗外的天空呢喃出声:

  “叶天龙,暴风雨就要来了,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