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26章 救姐夫
  第526章救姐夫

  十分钟后,孔破狼被叶天龙捅伤的消息,迅速传遍明江权贵圈子,所有人都是当头一棒目瞪口呆。

  这何止是不可思议,简直就是疯子行径,对五大家族子弟下这种狠手的事,十年来都没有发生过。

  晚上九点,一辆红色法拉利驶入了流月别墅,许晴手忙脚乱从车里钻出来,然后最快速度进入别墅。

  她完全不用佣人引领,轻车熟路来到大厅,丁流月正穿着一袭丝绸睡衣,捧着一杯红酒,看着画。

  那幅没有点睛的苍鹰展翅。

  丁流月一边沉思,一边品酒,偶尔,小舌掠过杯子边缘。

  成熟女人的魅力就在这个地方,她们能不显山漏水展露性感,就如同水蜜桃,你一捏就能捏出水来。

  看着面前的画,丁流月的脑海里,不由想起叶天龙当初的话,只要给他呆三天,他就能点睛。

  丁流月不信叶天龙能点睛,更不想跟男人在别墅呆上三天,只是那份坚定的神情,深深扎根她脑海。

  叶天龙的影子也因此越来越清晰,丁流月幽幽一叹,把目光从苍鹰展翅上收回:

  心乱了,再琢磨也不会有意义。

  许晴对着惆怅的丁流月喊出一句:“姐姐!”

  听到喊叫声,丁流月侧头望了过来,见到是行色匆匆的许晴,就扬起一丝笑容问道:

  “许晴,你怎么来了?还一脸焦急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  她的眼里忽然跳跃一抹光芒:“莫非是孔破狼找你麻烦了。”

  “孔破狼没有找我麻烦,是孔破狼被找麻烦了。”

  许晴接过佣人递过来的茶水,大口大口喝入一半:“姐,你还没收到消息吗?孔破狼被人捅了。”

  “孔破狼被人捅了?”

  丁流月瞬间停止了动作,满脸惊讶问出一句:“什么时候的事?他怎会被人捅呢?”

  尽管她很是厌恶孔破狼,可不得不承认,他不是一个能得罪的人。

  “就在一个小时前,在会所吃饭被人捅了三刀,这时正在第一军医院抢救呢。”

  许晴把知道的东西一股脑说了出来:“而下手的人,就是你的小情郎叶天龙。”

  “你才有小情郎”

  丁流月本能反驳一句,随后身子一震,放下酒杯冲到许晴面前震惊问道:

  “叶天龙?叶天龙捅伤孔破狼?怎么可能?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  许晴连珠带炮出声:“我恰好有姐妹在那个会所吃饭,根据她听到的看到的,情况大概是这样”

  “孔破狼下午派枪手去杀姐夫,结果不仅没有杀到他,反而被他追踪跟着上门。”

  “姐夫不仅当场拿下凶手,还当众捅了孔破狼三刀,听说血流了一地。”

  丁流月迅速消化着这些信息,随后眼里迸射一抹光芒:“孔破狼雇凶杀人,肯定是水云间一事。”

  她虽然不适应许晴口中的姐夫两字,但此刻也没有去纠正。

  许晴也连连点头:“没错,我就感觉那次事件是导火线,所以跑过来找你商量对策。”

  “毕竟姐夫是救我们招惹了孔破狼,现在他出事了,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,不然就太不是人了。”

  许晴俏脸有着焦虑:“而且我们速度要快,不然姐夫很容易被孔家扼杀,传闻整个孔家都怒了。”

  丁流月问出一句:“叶天龙在哪里?”

  纷杂的事件中,女人能一眼看到关键,那就是先保障让叶天龙活下来,然后再谈背后的运作。

  “姐夫也不知道是傻还是蠢,捅了人之后,完全有机会逃走,可是他偏偏不走。”

  许晴有些恨铁不成钢:“留在原地等警察抓他,他现在已经被关进明江监狱重犯室。”

  “除了官方专案组成员外,任何人不得探视。”

  丁流月红唇张启,幽幽一叹:“不是他傻,是他不想牵连身边的人,牵连我们。”

  “他被抓去监狱,让孔家火力可以集中对着他开,如叶天龙逃走,我们都会成为孔家发泄的缺口。”

  丁流月显然看得很透:“他一个人承受,换取我们的安全。”

  虽然叶天龙给她玩世不恭的样子,还让人羞怒的亲了她一下,但丁流月心里清楚,叶天龙有担当。

  许晴一愣,随后点点头:“姐夫还真是有情有义啊。”

  接着又问出一句:“姐姐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
  丁流月盯着她的俏脸,嫣然一笑:“许晴,你对他很上心啊,真的喜欢上他了?”

  “我当然喜欢姐夫!”

  许晴没有半点犹豫,很痛快承认自己对叶天龙的感觉:“不过他是姐姐的小情郎,所以我会克制自己的想法。”

  “这次想要帮他,是还他会所的人情,如果姐姐哪天跟他分手了,我会考虑把姐夫追到手的。”

  接着,她又转回正题:“姐姐,这局面怎么收拾啊?”

  丁流月没有直接回答,眼里若有所思,走到一张茶几前,端起苏打水喝了一口,然后淡淡出声:

  “咱们分两步走,第一,你拿钱打点监狱方面的人脉,全力保障叶天龙在监狱的安全。”

  “不要让叶天龙在监狱受到伤害,这点对他们来说不难,毕竟保障犯人安全,他们也有责任。”

  “第二,我想法子飞京城一踏,明江的人脉很难压住孔家,必须动用京城圈子才可能摆平。”

  许晴闻言点点头,竖起拇指赞道:“还是姐姐想得周到,咱们就按照刚才说的,分头行动。”

  她还微微挺直自己身躯,让胸口变得更加傲然:“等我打点好了监狱方面,我也去求一下白家人。”

  “只要能救出姐夫,我大不了推翻昔日永远不回白家的誓言。”

  许晴嘴角勾起一抹自嘲:“反正白家人也等着看我打脸的笑话,满足他们无所谓。”

  “妹妹,你”

  丁流月有点惊讶许晴为叶天龙的牺牲,想说什么却感觉不合时宜,随后见到许晴要走,忙出声喊道:

  “你等一等,我给你开几张支票”

  她心里清楚,这一起案子的打点,肯定要花费不少。

  “不用了,我有钱。”

  许晴笑着挥一挥手:“姐夫也帮过我,我出点钱应该的。”

  说完之后,她就干脆利落地离开,没有多久,法拉利又一溜烟离开。

  丁流月走到大门口,望着幽深看不见底的黑夜,红唇轻启:

  “这一夜,多少人睡不着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