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08章 原来是她?(三更)
  第508章原来是她?三更

  清晨,澳门赌博网站:忙碌一晚的秦紫衣从警局大厅走回独立办公室。

  打开办公室的时候,秦紫衣丝毫没有发现洗手间灯光亮着,有些昏沉的她把卷宗丢在桌上,随后推门进去。

  门一被推开,秦紫衣身躯瞬间一震,动作也完全停止,目瞪口呆盯着水龙头下一个**身体。

  叶天龙像是罗丹的雕像一样挺拔,嘴里叼着一支新的牙刷,身上抹着的泡泡正被热水哗啦啦冲洗。

  香气四溢。

  很快,叶天龙身上除了关键部位留有白色沐浴露外,其余地方都被热水冲洗的干干净净。

  秦紫衣完全呆住了,没想到自己办公室会出现这个奇葩,这个奇葩还在自己洗手间洗澡?

  没等她发飙喝问,叶天龙先吼出一声:“不要看我小丁丁。”

  不说还好,一说,秦紫衣的神经本能反应,盯着叶天龙胸膛的眼睛,嗖的一下往腹部下面移去。

  “哗啦!”

  此刻,热水也恰好把关键部位的沐浴露冲掉,秦紫衣的眼睛顿时映入不该看到的东西,俏脸爆红。

  “流氓!”

  秦紫衣知道上了叶天龙的当,忙慌乱退出热乎乎的洗手间,还砰一声一把带上,隔绝叶天龙的影子。

  没等她质问叶天龙怎么在这里洗澡,叶天龙先隔着门出声:“秦队,你怎么回事?进门也不敲门?”

  “不敲门也就罢了,还直接闯入洗手间,闯入洗手间也就算了,还看我身子那么久。”

  “看那么久就看那么久吧,你还偷窥我小弟弟,我都叫你不要看了,你怎么还偷看?”

  叶天龙一边快速洗干净身子,一边向秦紫衣发出埋怨:“你这样,以后叫我怎么做人啊?”

  秦紫衣的手摸向了腰中枪械,咬牙切齿,恨不得砰砰干掉叶天龙,她觉得,与其被叶天龙气死,还不如提前干掉他好了。

  只是理智最终让她压制了怒火,声音冷冷而出:“给你一分钟,给我滚出来。”

  “秦队,你这可不对,自己做错了,就大声说句对不起就是,恼羞成怒,太小气了。”

  叶天龙打开洗手间的门,穿着衣服神采奕奕走出来:“你可是人民警察,要有大度宽容之心。”

  听到人民警察四个字,秦紫衣的怒意削减了两分,只是目光依然清冷盯着叶天龙,一字一句开口:

  “给你一分钟,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,还在我洗手间洗澡?”

  叶天龙忙跑去沙发旁边穿鞋子:“我送许东来录口供,他打伤了郭东阳,肯定要来过过场。”

  “可昨晚你们太忙了,人手不够,他等了两个小时都没轮到,我就让他在大厅等着,我过来办公室找你唠嗑。”

  “可是没想到推门进来,你还没有从酒吧回来,于是我就在沙发睡了一会。”

  叶天龙呼出一口气:“没想到,我醒来了,许东来的口供也录完了,你还是没回来。”

  “我想,来都来了,怎么也要见你一面再走,于是让许东来先回去,我继续等你回来。”

  “我身上有酒味,这样见你不太尊重,于是就去买了毛巾药膏,这不,刚洗到一半,你就进来了。”

  叶天龙带着一抹埋怨:“只是你出现的太突兀了,差点把我吓出心脏病。”

  秦紫衣冷笑一声:“王八蛋,你占我便宜,还怪我出现突兀?”

  “我开着灯,你都没发现,不怪你怪谁?”

  叶天龙白了她一眼,随后大度地摆摆手:“好了,我不生气了,看就给你看了吧。”

  “反正我上次也看了你的,大家算是抹平了。”

  秦紫衣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

  接着,她把警服脱掉,双手一按关节,咔嚓作响,跟叶天龙对话太死细胞,还是动手来的直接。

  “对了,秦队,郭东阳和土肥光怎样了?小蓝醒来,够证据治他们罪吗?”

  叶天龙一溜烟跑到办公桌对面,避免秦紫衣大打出手,同时速度极快转移话题:

  “如果能让他们坐牢,小蓝一定会感谢你的。”

  秦紫衣虽然知道叶天龙转移话题,但听到郑小蓝三字,凶悍还是无形散去,随后也不跟叶天龙折腾。

  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咕噜噜喝着,然后冷冷挤出一句:

  “有小蓝的证词,加上几个被打开缺口的现场男女,郭东阳的三年跑不了。”

  “土肥光不知躲去哪里了,九叔他们到现在还没找到。”

  “我们已经通知清水家族了,土肥光今天下午五点前不过来协助调查,我们就会发出通缉令。”

  秦紫衣的眼里迸射一抹狠戾:“我一定会让他们受到惩罚。”

  她原本对郑小蓝的遭遇就有同情和愧疚,当看到郑小蓝给出的供词,她就更加愤怒。

  一群畜生对一个柔弱女子上下其手,还不断往她嘴里灌酒,如果不是郑小蓝拼着最后力气跳楼,估计会被他们玩死。

  因此,秦紫衣对郭东阳下手毫不留情。

  “你是一个好警察,只是也要小心,郭家也算是大户人家,搞不好会报复你。”

  叶天龙轻声叮嘱一句:“出入务必要注意。”

  “放心吧,我会注意的。”

  秦紫衣看了他一眼,声音柔和些许:“郭家虽然有点能量,但还没胆量对我下黑手。”

  “小心驶得万年船。”

  叶天龙又一次提醒,随后好奇问道:“对了,按道理,你昨晚就该回来,怎么在酒吧呆了那么久?”

  “酒吧出了一点小事。”

  秦紫衣的眉头轻皱起来:“查身份证的时候,三十多人发现自己钱包不见了。”

  “十几名公子哥和千金小姐,更是连首饰都丢了个干净。”

  “贾仁义的手表,郭思思的项链也都遭了殃,这么多东西加起来的市值有一千多万。”

  叶天龙愣了一下,随后淡淡一笑:“职业扒手啊。”

  “没错,职业扒手,经过我调查,是一个女人干的,她在警察冲入酒吧时,从后门跑掉了。”

  秦紫衣从桌上摸出一张照片,丢到叶天龙的手里:

  “我已经让人找她了,只是一脸浓妆,一时难于锁定。”

  叶天龙看了一眼,眼皮跳了一下,是她?

  正是钢管女郎。

  接着,他一拍大腿,想起了哈根达斯专卖店的女人。

  秦紫衣盯着他问出一句,淡淡戏谑:“你怎么了?看上人家了?”

  叶天龙思虑一会,准备先不告诉秦紫衣,待有点线索再说为好,于是悠悠笑道:

  “没有,只是觉得你处境危险,寻思要不要贴身保护你几天?”

  秦紫衣先是一阵感动,随后又是眼神一冷:“贴身到什么程度?”

  叶天龙一丝羞涩:“你想怎么贴就怎么贴,反正我身子都被你看光了,你对它还满意吧?”

  对它还满意吧?

  秦紫衣先是一愣,随后羞怒不已。

  她一个箭步冲上去,左勾拳,右勾拳,最后双手合十来了一记暴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