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04章 挑衅
  第504章挑衅

  “我!”

  叶天龙高兴地举手:“白经理,你要给我奖励吗?假一罚十,是不是我喝出假酒,奖励五万?”

  白玫瑰冷笑一声:“奖励,当然有奖励。”

  在她的讥讽笑声中,三名膀大腰圆的汉子踏前一步,满脸挑衅俯视着叶天龙,一副随时开战的节奏。

  叶天龙靠在椅子上,坦然迎接着他们的目光。

  白玫瑰微微偏头:“给他两个耳光。”

  一名壮汉要上前。

  许东来脸色一变,起身横挡:“白玫瑰,你想干什么?他是我的朋友,你为难他就是为难我。”

  他见识过叶天龙的身手,也值得他是不吃亏的主,可是许东来觉得,自己有必要把事情压下来。

  不然他在叶天龙面前就太没用了。

  叶天龙似乎知道他心思,轻笑不语,静观事态发展。

  “为难他就是为难你?”

  白玫瑰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:“放在以前,我或许不敢为难许少,但现在,为难许少好像没难度。”

  “许少难道还没有醒过来,许家垮了,你的大树倒了,你爹进去了,你也很快就要进去了。”

  “整个明江都知道,许家再无翻身之日了,许家跟郭家完全不是一个档次。”

  她的右手端起许东来面前的酒杯:“你说,我敢不敢为难你?”

  “啪!”

  话音落下时,白玫瑰直接把酒泼了出去,酒液狠狠打在许东来的脸上,顿时花了他的脸。

  许东来愤怒至极,一抹口鼻喝道:“白玫瑰,你太放肆了”

  他站起来高高举起手,想甩出一巴掌,却被几个壮汉眼神阴冷威慑,对方摆出随时轰出拳头的态势。

  “放肆又怎么样?”

  白玫瑰很是轻蔑地看着许东来:“好像我放肆不起一样,许东来,你真还当自己是许家大少?”

  “我告诉你,你现在什么都不是,别说一杯酒,就是一大耳光,你也只能憋着忍着。”

  她很是挑衅地用手指,戳一戳许东来肩膀:“你有本事就把手落下来,打我这一巴掌。”

  许东来深深呼吸一口长气,看看不可一世的白玫瑰他们几个,又想想自己现在处境,他缓缓收手:

  “好男不跟女斗。”

  虎落平阳被犬欺,许东来只能忍了下来,叶天龙却依然没有动作,只是咔嚓咔嚓吃着花生豆。

  “好男不跟女斗?”

  白玫瑰闻言冷笑一声:“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?果然是废物一个,澳门赌博网站:我告诉你,事情还没完呢。”

  说到这里,她把那瓶假酒拿起来,然后咚一声放在两人面前,板起脸喝道:

  “喝下去,再自扇两个耳光,不为难你们。”

  白玫瑰小人得志的态势:“不然,休怪我不讲情面,这是你们自找的,谁叫你们污蔑我们卖假酒?”

  “白玫瑰,不要太过分了。”

  听到白玫瑰他们要自己和叶天龙喝完面前的假酒,许东来刚刚忍下去的怒气,再度爆发了出来:

  “你卖假酒就算了,被揭穿还要让人喝完,你不觉得自己太霸道了吗?”

  “我告诉你,我许家是没落了,我许东来是倒霉了,但烂铁也有三分钉。”

  许东来厉声喝道:“真撕破脸,你不会好过。”

  “哎呀,烂铁也有三分钉?想不到堂堂许家大少,说出自认烂铁这样的话来了。”

  就在这时,楼梯出入口处,一个带着不屑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许少,看来你真是倒了霉。”

  众人的注意力被声音吸引过去,许东来还绷紧了一下神经,脸上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愤怒。

  白玫瑰神情则变得高兴,刻薄的嘴脸挤出一丝笑容,转身向来者恭敬出声:

  “郭少,郭小姐。”

  一群衣饰华丽的年轻男女,一个个牛气哄哄左顾右盼,当前两人正是郭东阳和郭思思。

  乌鸦死了,套在郭思思他们脖子的绳子断了,所以又开始耀武扬威了。

  郭思思阴阳怪气:“今晚还真是热闹啊,连许大少都来捧场,没有枉费我收购这家酒吧。”

  一身价值不菲的名牌,一张还算靓丽的俏脸,让郭思思多了几分耀眼,但气质跟白玫瑰一样,势利。

  郭氏兄妹见到了叶天龙,先是微微一怔,没想到会在这见到他,更没想到他跟许东来在一起。

  但很快,他们又流露不在乎的神情,叶天龙于他们来说,始终是一个哗众取宠有点幸运的小人物。

  许东来见到郭东阳,脸色巨变,咬牙切齿:“郭东阳!”

  郭东阳笑了一下:“许少,这么想念我啊?把我名字喊得这么用力,莫非我问候过你全家啊?”

  此时,有些男女酒客好奇围了上来,想要看看怎么回事。

  白玫瑰想让手下把围观的酒吧客人驱赶,郭思思却挥手制止:

  “别赶他们,许大少的风采,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领略的,就让他们都看一看吧。”

  不少有点身份的酒吧客人,已经认出许东来和郭东阳,于是马上小声议论两人恩怨。

  他们望向许东来的目光,很多都是幸灾乐祸,觉得许东来这时跟郭东阳脚步,纯粹是找死。

  许东来眼神凌厉:“无耻小人!”

  白玫瑰缓步上前,把今晚的事简述给郭东阳知道,随后皮笑肉不笑:

  “郭少,他们诬陷我们卖假酒,严重影响咱们的声誉,是不是该给他们一点教训?”

  郭东阳嘴角勾起一抹戏谑,缓步接近许东来和叶天龙:“白经理,你怎么做事的?”

  “我跟许少是朋友是搭档,以前合作那么多生意,你都忘记了?我们是有交情的。”

  “我跟许少关系这么好,你拿一瓶酒什么意思?你知不知道,这是打我脸,怎么也要两瓶啊。”

  郭东阳哈哈大笑起来,郭思思和贾仁义他们也都会心一笑,叶天龙依然没有动作,只是吃着花生。

  白玫瑰跟着娇笑一声:“是我考虑不周,忽略了你跟许少交情,来人,再拿一瓶酒,要大一点的。”

  很快,一名壮汉又拿了一瓶酒上来,咚一声放在叶天龙和许东来面前,

  在郭思思她们的笑容中,白玫瑰微微偏头:“许少,喝了这两瓶酒,我不追究你们诬陷。”

  许东来喝出一声:“郭东阳,你们不要欺人太甚?”

  “欺人太甚?我现在欺负不起你们吗?”

  郭东阳嘴角噙笑,昔日他矮许东来半截,那时就琢磨两人位置何时调过来,能把高傲的许少踩脚下。

  如今终于等到了。

  他居高临下藐视着许东来,毫不掩饰如俯视蝼蚁般那种高傲,得意开口:“许少,想动手收拾我?”

  “来啊,是我家卖了你们家,是我和我爹一起搜集黑材料,把你爹弄到里面被人整。”

  郭东阳还拿过一个酒瓶,塞到许东来的手里嚣张出声:

  “你心里不爽,尽管出手,我保证今天不还手,让你出气。”

  郭东阳很是嚣张。

  “只是我要提醒你,我爹虽然内退了,但最近搭上了孔家的船,而且我还取得了八大庄的好感。”

  “我旗下的东阳酒业,明天,最迟后天,就要跟八大庄签代理合约了。”

  “那可是金矿,可以让郭家再上一台阶的业务,简单点说,郭家如日冲天,许家朝不保夕。”

  郭东阳靠前盯着许东来笑道:“你敢动我,我保证玩死你和许家每一个人。”

  挑衅,**裸的挑衅。

  许东来愤怒不已地盯着郭东阳,右手紧握酒瓶,想要一瓶子砸在郭东阳的头上,却不得不顾虑后果。

  “砰!”

  一直吃花生米的叶天龙笑着起身,一把抓住许东来的手背,骤然出手,一瓶子砸在郭东阳的脑门。

  酒瓶碎裂。

  郭东阳惨叫一声后退,全场气氛瞬间凝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