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03章 碰撞
  第503章碰撞

  晚上八点,叶天龙带着许东来出现在明江酒吧街。

 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,街道两边的灯光一一亮起,让百余米长的酒吧街变得璀璨耀眼。

  人来人往,格外热闹。

  叶天龙带着许东来目标明确走向远处的玫瑰酒吧。

  踏在狭长的街道,叶天龙立刻闻到酒精气息,还有浓郁的脂粉香气,路上不断有时尚男女擦肩而过。

  欢声笑语,肆无忌惮,灯红酒绿,奢靡璀璨,激情四射的音乐时不时传来,撩拔路过行人的血液。

  “叶少,你怎么带我来这里?”

  许东来已经不复一个大少样子,更多是小跟班的态势:“今天是最后一天了,八大庄”

  虽然他对叶天龙有信心,可是事情还没有得到最后解决,八大庄没有给予消息反馈,处境依然艰难。

  今天如果摆不平这事,他明天就可能被抓去坐牢,所以许东来多少有些焦虑。

  而且他下午还收到一个消息,八大庄的华夏代理商已经到期,因为后者的阴奉阳违,八大庄决定停止延续他的代理期限。

  他们将重新选择合格代理商销售八大庄的酒,郭家旗下的酒业公司有很大概率接手。

  这让许东来感觉到压力更大,郭家再度得势,而他还没脱身,只怕连喘息空间都没有。

  叶天龙拍拍他肩膀:“不要想太多,我答应帮你,就一定会帮你,我带你来这里,有两个目的。”

  “一是带你见个人,解决问题的人,二是让你重新振作,你情绪低落的一塌糊涂,没有半点斗志。”

  他笑容很是灿烂:“让你来这里发泄一下,醉生梦死一下,就是希望能让你再嗨起来。”

  许东来恍然大悟,随后笑着回道:“叶少想得真是周到。”

  叶天龙很想让他不要叫自己叶少,可是他们都被黄雀一天之间带坏了,当下也不再刻意纠正。

  两踏进大门,叶天龙环视一眼,就发现酒吧内的生意十分火爆,人来人往,刺激的音乐不停响起。

  虽然现在还不是酒吧客流高峰期,但并不妨碍早来的客人狂欢。

  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,音乐开到最大,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,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腰肢。

  打扮冷艳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里面玩,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男子。

  叶天龙向许东来偏偏头:“许少,下去玩玩?”

  许东来连连摆手:“不了,不了,我现在对这些没多少兴趣了。”

  “看来许少真要戒色了,但是千万不能戒酒,走,上去陪我喝几杯。”

  叶天龙瞄了一眼时间,然后示意许东来上二楼:“放心,我请你。”

  许东来苦笑一声:“叶少打脸了,我虽然落魄,但喝酒泡妞的钱还是有的,只是心情不在上面。”

  叶天龙带着他向二楼走去:“喝几杯,就有心情了。”

  在两人走向二楼的时候,舞台忽然爆发出一声喝彩,叶天龙下意识扭头望过去。

  在闪烁灯光和刺耳音乐中,舞池中央高台上,有一个年轻女人在尽情跳着钢管舞。

  女人化着浓浓的艳妆,穿着一身黑色连衣短裙。

  凌乱秀将她那张脸遮住大半。

  一双穿着丝袜的大腿,修长,浑圆,结实,随着让人热血的音乐,她尽情地扭动着性感身躯。

  她的身材很是火辣,在霓虹灯照射下,散着让男人吼叫的气息。

  许东来的眼睛也止不住眯起:“这女人,还真是有味道啊。”

  灯光照耀下,澳门赌博网站:血红的嘴唇呈现出来,更加挑动着男人们的原始**。

  惊讶于女人的妖魅之余,叶天龙忽然皱起了眉头,因为他对舞台上的女人有种莫名熟悉感。

  他总感觉哪里见过她。

  “叶少,看上人家了?要不要我帮你把她拿下来?”

  许东来见到叶天龙眼睛直勾勾盯着舞台,脸上绽放一抹男人的笑容:“二十万估计可以搞定。”

  叶天龙收回目光,苦笑一声回道:“你想太多了,我只是感觉她有些熟悉。”

  接着他又调笑一声:“再说,二十万也太贵了,二十块一份的羊杂汤,我能买一万份,吃十年。”

  许东来一脸无语。

  叶天龙哈哈大笑一声,随后走上了二楼,只是转角时又望了一眼,他真感觉哪里见过那女人。

  两人很快在二楼找一个位置坐下,要了几瓶啤酒和十几碟小吃,叶天龙就是一个吃货。

  许东来见到太素,又要了一瓶五千多的红酒,叶天龙想到待会要见的人,也就没有拦着他表现。

  红酒拿来,打开,许东来给叶天龙倒上一杯,随后低声问道:

  “叶少,我们今晚究竟等谁呢?”

  叶天龙看了一眼时间:“差不多快到了,到时你就知道了,有点耐心。”

  许东来点点头,没有再追问,同时努力平复自己情绪,减少不必要的浮躁。

  叶天龙端起酒杯抿入一小口,皱眉,差点吐了回去,呢喃一声:

  “这酒假的也太厉害了,连你高仿一半质量都不到,还卖这么贵。”

  许东来脸色一变,也倒了一杯喝入,接着向服务员喝道:“卖假酒卖到我头上了,叫你们经理来。”

  服务员嘴角牵动了一下,诚惶诚恐下去叫经理上来。

  “砰!”

  一分钟不到,二楼走上几个衣光领鲜的男女,一个颇有姿色的女人走在最前面,年龄在四十岁左右。

  她浑身散发着成熟味道,该大的地方大,该翘的地方翘,再加上一身白嫩好皮肤,算得上风韵犹存。

  只是,她一对杏花眼,让她多了一点刻薄势利样子。

  许东来神情一怔:“白玫瑰?”他向叶天龙低声一句:“郭家的人。”

  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许大少啊,稀客稀客,半年多没到我场子了吧?”

  在叶天龙暗呼世界真小时,白玫瑰已经领着几个人走了过来,抽出一支女士香烟点燃,徐徐吐出:

  “要是你说我们卖假酒,我啥话不说,再给你换一瓶,毕竟你是造假酒的鼻祖。”

  “但别人不行,谁说这酒是假酒?**裸的污蔑。”

  她显然已从服务员口中知道,叶天龙是罪魁祸首。

  白玫瑰盯着叶天龙一笑:“到底是谁污蔑我们造假酒的?站出来,老娘不会为难没见识的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