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500章 君子约定(五更)
  第500章君子约定五更

  凌晨四点,常一碗餐厅,门窗紧闭,但灯火通明。

  皮德库他们都是杀手,都是见不得光的身份,所以处理起来相当简单。

  韩擒虎让招风耳他们,把十具尸体全部拖去焚烧,然后把骨灰一洒就没有手尾。

  黄雀七名手下,则被送入一处偏僻墓地连夜安葬。

  这个空档,叶天龙正给常一碗处理伤势,常一碗断了手臂和肋骨,处理起来比较麻烦,足足两个半小时才稳住伤势。

  待他让打了麻醉的常一碗睡去时,餐厅已飘去了羊杂汤和芝麻饼的味道,很是香甜。

  叶天龙收拾自己一番出来时,正见黄雀端着一锅羊杂汤放在桌上,旁边还有一篮子芝麻烧饼。

  “叶兄弟,忙碌一晚,来吃点东西吧。”

  脸颊肿了一半的黄雀丝毫不在意自己的伤痛,挤出一抹笑意招呼叶天龙吃东西:

  “虽然我手艺不如常一碗,但这些东西都是现成的,稍微加热就能吃了。”

  叶天龙没有太多扭捏,拍拍手走到桌边,端起黄雀舀的羊杂汤就喝了一口:“还是熟悉的味道。”

  见到叶天龙这样痛快地喝起来,黄雀神情微微一怔,随后叹息一声:“叶兄弟的胆魄真让人敬佩。”

  叶天龙拿过一个芝麻饼,咔嚓一声掰成两截,放入嘴里咬了一口:“夸我?”

  “你就不担心,我在里面下药吗?换成我在你的位置,我是绝不敢吃这一顿的。”

  黄雀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,声音带着一股狠戾:“对于我来说,很可能错杀一百,也不放过一个。”

  “汤里下药把你干掉,让杀害王爷的嫌疑犯又少一个,是一件值得冒险的事。”

  “而事实上,你跟王爷的死绝对有千丝万缕关系,即使不是你亲手所杀,也有你的推波助澜。”

  “杀你,不冤。”

  他对叶天龙的魄力有些佩服,但同时又觉得他自大轻敌了。

  叶天龙笑了一下,拿过一双筷子,夹起羊杂送入嘴里:“那你,有没有下药?”

  黄雀微微一怔,沉默良久,叹息一声:“没有。”

  叶天龙反问一句:“为什么没有?”

  黄雀沉默。

  “你之所以没有下手,一是因为我杀了皮德库,给你死去兄弟报了仇,还让他们好生安葬。”

  “二是我救了你跟常一碗。”

  叶天龙看得很透:“特别是常一碗,他对你好像有特殊意义,我全心救他,你狠不下心恩将仇报。”

  “三,你的性格所致,你对死去的纳兰霸都这么忠心耿耿,不在乎自己的利益,只顾来明江报仇。”

  他用汤匙又舀了一勺热汤:“这就说明什么?说明你是一个重恩的人。”

  “哪怕我真是杀害纳兰霸的凶手,你也会先把恩情还给我,然后再想法子杀我。”

  黄雀彻底沉默,他忽然有一种无力感,觉得好像什么都被叶天龙看穿一样。

  “我知道你的性格,也就能猜到你的行事作风,所以这羊杂汤和芝麻饼,百分百是安全。”

  叶天龙的笑容带着胜利:“你真要毒死我,也会在你觉得,你欠我的,还得差不多时再下手。”

  黄雀拉过椅子坐了下来,嘴角牵动挤出一句:“你确实可怕,我此刻更相信是你杀了王爷。”

  “不管我是不是凶手,这时候的黄雀对我都无可奈何,澳门赌博网站:一,你没有报恩,二,你打不过我。”

  “我是不是凶手对你有什么意义呢?”

  叶天龙也给黄雀舀了一碗羊杂汤:“这样,你现在不要管谁是凶手,咱们定一个君子协议。”

  “你为我卖命三年,还你和常一碗的命,还你欠下的情,三年后,我告诉你杀害纳兰霸的凶手。”

  “这对你可是百利无一害啊。”

  叶天龙笑道:“一为你韬光养晦留足时间,二你会知道真正的凶手,三,也是践行你卖命的承诺。”

  黄雀沉思,他知道,这个君子约定,正如叶天龙所说,对他有利无弊。

  叶天龙只是让他卖命三年,他却能达到所有想要的目标,而且这三年冒险的是叶天龙。

  叶天龙本可以一刀宰掉他,一劳永逸的以绝后患,如今却给予一个约定留着他,可谓仁至义尽。

  黄雀知道,自己再不识抬举,那就真是无情无义了,想到这里,他端起羊杂汤:“君子一言。”

  叶天龙当一声碰撞:“驷马难追。”

  两人笑着喝起羊杂汤,随后又啃起芝麻饼,捅破纳兰霸的芥蒂,找到合适相处方式,气氛开始融洽。

  叶天龙还去拿了热毛巾,让黄雀敷一下红肿的脸,然后继续吃这早餐

  吃到八分饱的时候,叶天龙淡淡开口:“常一碗不会有事,晚点我会让人送他去医院。”

  “但你,却不能再躲这里了,杀手能够锁定你一次,就能锁定你第二次。”

  叶天龙笑了一下:“那女人,不仅床上疯狂,做事也狠毒,我还要用你三年,可不想你这么早死。”

  “你就回百石洲养伤,以后跟我身边。”

  黄雀腾地站直了身子:“一切听叶少吩咐。

  “啧,什么叶少不叶少。”

  叶天龙挠挠脑袋,很是遗憾地开口:

  “虽然我也希望自己是啥流失在外的富二代,可是看了一遍福布斯,愣是没见到一个姓叶的。”

  “所以你叫叶少怪怪的,不过叫大哥也不太习惯,直接叫我天龙或者叶子吧。”

  黄雀固执摇摇头:“还是叶少好点,有尊有卑,方能成事。”

  叶天龙想要说些什么,可是看到黄雀顽固样子,又无奈摇摇头,低头喝羊杂汤

  六点,韩擒虎推开房门走入进来,望着吃饱喝足还睡了一觉的叶天龙:“全部处理完了。”

  “这世上再无皮德库这人。”

  他还瞄了黄雀一眼,笑容很是玩味,但没有敌意,他不清楚叶天龙为什么留下黄雀,但留下了,也就不多嘴。

  接着,韩擒虎拿出一个袋子:“不过依照你的吩咐,把皮德库的皮衣皮裤、还有回旋刀留了下来。”

  “把它们好好包装一下,然后送到杨夫人手里。”

  叶天龙淡淡一笑:“顺便,替我问一声好。”

  韩擒虎露出两颗大金牙笑道:“好。”

  叶天龙又向黄雀偏偏头:“打包一份羊杂汤,再拿两个烧饼,跟我回百石洲。”

  黄雀点点头:“好。”

  叶天龙望向洞开的大门:跪在大榕树的许东来,不知道还好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