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490章 顿悟
  第490章顿悟

  天胡,一百六十八番,十六万八!

  这个数字,像是炸弹一样冲击每个人耳朵,还让苏夫人她们的眼睛僵直,难于置信看着叶天龙。

  接着,她们揉揉脑袋查看叶天龙的将牌,发现确确实实是天胡,众人表情变得更加复杂。

  许晴一脸玩味,丁流月哭笑不得,苏夫人则寒冷了俏脸,一副要杀人样子,还有说不出的憋屈。

  好牌在手,势在必得,结果却被叶天龙直接秒杀,这就好比学武十八年,正要大展身手却被雷劈死。

  叶天龙的天胡不仅瓦解苏夫人她们的战意,还让她们一牌未出就要掏十六万八,心里怎能不憋屈?

  叶天龙无视苏夫人要爆自己脑袋的神情,捏着一张牌,在桌子啪啪地拍了两声喊道:

  “十六万八千,童叟无欺,看在大家第一次见面的份上,八千抹掉,每个人十六万,有现金给现金,没钱给支票。”

  在许晴的示意下,两名陪玩的女子痛快掏钱,给完现金给支票,十六万,一分不少交给叶天龙。

  许晴望着叶天龙的目光很是玩味,似乎对这出戏的结尾非常有兴趣。

  丁流月自始至终盯着叶天龙,她怎么也没想到,叶天龙捅苏夫人一刀,还是捅得如此凶残蛮横。

  难道这家伙不清楚,这样赢了苏夫人,会给华药集团带来大灾难吗?

  在她的印象中,叶天龙绝不是鲁莽之人,可如今却做出这样不识抬举的事,丁流月心里有了深思。

  莫非是为了给我出一口气,所以连华药集团的官司都不顾?

  丁流月心底闪过这样一个念头,脸颊顿时多了几分红润,有些羞恼,有些忐忑,还有一点窃喜。

  叶天龙没看到丁流月的神情,更没空去揣摩女人心里所想,他只是把钱全部收好,然后望向苏夫人。

  “苏夫人,该给钱了。”

  叶天龙笑容无奈:“你真是的,这么急送钱干什么?我都说一两百玩玩就行,你偏偏要玩一两千。”

  “现在赢了你十六万八,我只能勉为其难收下了,来吧,现金,刷卡,微信都可以。”

  他叹息一声:“别想太多了,赶紧给钱,咱们进入下一局吧。”

  两名陪玩的女子,俏脸露出一抹幸灾乐祸,本来五百一局玩得好好的,苏夫人偏要涨成一千一局算计叶天龙。

  如今不仅没有让叶天龙脱层皮,反倒让苏夫人吃了大亏,她们很惬意看到苏夫人这副嘴脸。

  至于自己输掉的十六万,于她们就是几顿饭钱。

  面对叶天龙伸出的手,苏夫人的嘴角止不住牵动两下,她除了愤怒之外,还有无尽尴尬。

  她今天赢了许晴她们十二万多,如今不仅要全部吐出去,自己还要掏四万。

  四万多嘛?当然不多,可是苏夫人今天出门就带了两千块。

  出来聚会,从来不需要她买单,打麻将,她也是输少赢多,两千块应急绰绰有余,只可惜输的太惨,

  因此她听到叶天龙的话尴尬不堪,她先把赢来的十二万递给叶天龙,然后又从口袋掏出两千块。

  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同情,只是她眼里涌现着一抹怨毒光芒。

  丁流月一把压住苏夫人递过来的两千元,连声摆着手喊道:“苏夫人,刚才的现金够了,不用了。”

  随后,她一把拉过数钱的叶天龙,贴着他耳朵微不可闻开口:“王八蛋,你玩过头了,适可而止。”

  “收下苏夫人赢走的十二万,不要再迫她自己掏钱,不然你会给华药带来麻烦。”

  她还轻声补充一句:“我的面子已经讨回来,你不用再为我死磕了,听到没有?”

  “项链?什么项链?”

  叶天龙学赵本山一样,盯着苏夫人脖子上的项链:“这项链值四万?”

  丁流月差点就摔倒在地,更差点要一脚踹飞叶天龙。

  此时,叶天龙把钱放入一个袋子,望着苏正红漫不经心的的开口:“苏夫人,这里只有十二万啊。”

  “还差四万,丁会长说你的项链值十万,它值那价?”

  此刻,就是傻子也知道叶天龙要彻底得罪苏夫人,苏夫人也知道叶天龙的潜在意思,深深呼吸平息心中愤怒,犹豫一会摘下项链道:

  “这项链是我丈夫上个月买的,十万,今天身上没带太多的现金。”

  “我当它四万压在你这,改天再拿钱赎回如何?”

  连丈夫都搬出来了,怒意清晰可见。

  “夫人的项链,怎能压给人家呢?这钱,我先拿出去吧。”

  见到苏夫人处于暴怒边缘,许晴和丁流月想要掏钱,却被苏太太伸手拦住,她盯着叶天龙开口:

  “我谢谢两位的好意,只是我向来愿赌服输,我也清楚自己的实力。”

  苏夫人一字一句补充:“我把它抵押出去,那我就能拿它回来。”

  言语已经蕴含威胁,她也确实愤怒。

  不待丁流月伸手阻拦,叶天龙一把夺了过来,对着灯光看了编号一眼:“这玩意,真值十万吗?”

  随后,他又对着脸色一变的苏太太笑道:“行,哪怕它不值这个价,看你是丁会长的朋友份上、”

  “我收了!”

  叶天龙把项链揣入怀里,随后又敲着桌子将牌一笑:“谢谢各位厚爱,这一盘赢了五十多万。”

  “来,来,咱们继续,我感觉手气开始旺了,苏太太好像没钱了,不要紧,我可以借你一点。”

  苏太太不置可否笑了一下,绝对的皮笑肉不笑,随后拍拍衣服站了起来:

  “我突然想起有事,要走了,而且我向来有一个底线,绝不借钱跟人对赌。”

  毫无疑问,她憋屈,她愤怒,她笑里藏刀。

  “叶天龙,澳门赌博网站:苏夫人的账,我来背。”

  丁流月见到苏夫人已经发飙,知道这会给华药集团带来巨大麻烦,那就有违她带叶天龙过来的初衷。

  因此她白了叶天龙一眼后,就一把夺过苏夫人的现金,还有叶天龙塞入项链的钱包。

  走快几步来到门口,动作极快塞向要出门的苏夫人手里,丁流月笑容恬淡:

  “夫人,叶天龙年少轻狂,你不要跟他计较,今日的事,改天我登门好好赔罪。”

  “你的钱和项链绝对不能收,希望你给我一点面子。”

  丁流月先把现金塞入苏夫人手里,不待她说什么,就打开叶天龙钱包拿项链。

  原本一副你醒悟太迟的苏夫人,见到叶天龙钱包中的一张照片,神情顿时剧变了一下。

  那是宁红妆跟叶天龙在游泳池的亲密合影。

  她,顿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