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澳门赌博网站 > 科幻灵异 > 天才高手 > 第487章 恶人谷(三更)
  第487章恶人谷三更

  流月别墅,这栋位于东华区的豪宅,修建的极为气派,主建筑是完全的纯欧式风格,跟古堡一样。

  花园里,还种满了各种珍贵的花草树木,整个花园里弥漫着令人心神旷怡的芳香。

  几个园丁正忙着剪除杂草。

  下了车的叶天龙,止不住啧啧赞叹:“这别墅,真是气派。”

  丁流月裹着叶天龙身上的外衣,挥手让一名佣人把车开去洗后,就带着叶天龙走入了别墅。

  园丁、佣人、保安,见到叶天龙出现都微微惊讶,以为自己看花了眼。

  在她们的印象中,这是丁流月第一次带男人回来,也是这别墅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男人。

  连她们这些常年在流月别墅工作的人,也都是清一色女人。

  叶天龙彬彬有礼向她们打招呼,他很快发现,这别墅除了自己之外,全是女人,连看门狗都是母的。

  可见,丁流月对男人是何等的排斥。

  不过叶天龙也没有太多感慨,他就是一个酱油,他帮了丁流月一把,她给自己一个解决官司的机会。

  只是进入大厅,望着满大厅镶嵌着金边和珠宝的家具、灯饰,叶天龙还是忍不住轻微地抽搐了两下!

  豪华、奢侈、华贵似乎,一切词语都不能形容别墅的装饰。

  随便搬张椅子出门,都够平民百姓生活三五年。

  叶天龙可以断定,这栋别墅内部的东西,价值要远远高于别墅的本身价格。

  “你坐,我去洗澡换衣服。”

  丁流月向沙发一指,让叶天龙安心等待,随后就冷冰冰上楼,正眼不再瞧叶天龙一眼。

  叶天龙耸耸肩膀没有回应,反而缓步走到一扇墙的面前,上面挂着一幅画,一幅向日葵。

  他看了几眼,然后叹息一声。

  “你懂画?”

  走到楼梯中央的丁流月回头看了一眼叶天龙,随后嘴角牵起一抹戏谑:“又要给我一个意外吗?”

  “这是梵高的名画向日葵。”

  “是他在阳光明媚灿烂的珐国南部所作,用简练的笔法表现出植物形貌,充满了律动感及生命力。”

  “现存六幅,分别存于东岛、伦敦、慕尼黑、米国、荷兰,另有一幅为私人收藏。”

  叶天龙眯起眼睛扫视一眼:“五年前拍卖时是六千万美金,现在估计涨一截,保守估计十亿华币。”

  “我刚才的叹息,一是高兴这里见到了向日葵,二是感慨丁会长的财大气粗,十亿啊。”

  “你真是让我意外。”

  听到叶天龙的回答,丁流月又愣了一下,但没有昨日的震惊,显然习惯叶天龙给予的惊艳:

  “你熟知各国语言,还懂得品酒,如今更会赏画,叶天龙,你究竟有什么不会的?”

  这是她最好奇的一点:“你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?”

  叶天龙淡淡一笑:“我也不清楚,欢迎丁会长多多接触,一起解密。”

  接着,他的目光又落在旁边一幅画,眼里有着一丝惊讶。

  这是一幅接近完稿的画,是一只气势庞大的展翅雄鹰。

  天高云淡,苍鹰翱翔,翠绿的树木,风华的岩石,所有景物都已经栩栩在上。

  唯独苍鹰还少一只眼睛。

  画者没有点上眼睛,显然是清楚这点睛之笔,意境飘渺,难于把握画中意境神韵。

  丁流月饶有兴趣问出一句:“这是苍鹰展翅,你又看出什么了?”

  叶天龙笑着开口:“画者心中有所困惑,迟迟无法下笔,所以苍鹰终究不能点睛。”

  “而苍鹰再怎么磅礴大气,如果没有点睛之笔,也会缺少一份灵动之气。”

  “画面雄鹰虽然酷肖却多了几分死板,宛如美玉生出了一抹瑕疵,美中不足。”

  丁流月神情一怔,随后问出一句:“你能点睛?”

  叶天龙淡淡出声:“能,但我要在这里站三天。”

  “别吹了,没有人可以点睛的,你不用动我那幅画。”

  丁流月忽然情绪恶劣,冷冷抛出一句,噔噔噔的上楼洗澡。

  叶天龙凝视苍鹰展翅图足足十分钟,然后才收回目光去欣赏其余名画,最后回到沙发等待。

  “吧嗒,吧嗒!”

  就在叶天龙感觉到肚子饥饿时,清晰的脚步声从旋转楼梯传了下来。

  很快的,丁流月的身影出现在叶天龙的视线里。

  丁流月换了一件连衣纱裙,两条笔直的美腿也裸露出来,脚下是一双浅色的凉鞋。

  她那飘逸的黑发,也不像往常那样随意地搭在肩头,而是盘了起来。

  少了点性感,多了一点清霜,但依然漂亮的不可方物。

  “看什么看?”

  丁流月走到叶天龙身边,语气依然冰冷:“走,去会所。”

  叶天龙一口喝完茶水,随后跟着她出门

  在叶天龙载着丁流月离开别墅时,傅母正呆在明江医院的特护病房。

  她像是一尊雕石一样动也不动,只是眼勾勾看着做完手术还在昏迷的傅大军,身边的盒饭已经冷了。

  “嫂子,饭快冷了,你赶紧吃点吧。”

  这时,门外走进来的傅武彪拿着医疗单据,走到傅母面前低语一句:“你三顿没吃了。”

  “吃,吃吃,我吃什么吃?”

  傅母神情变得凌厉:“大军的双手双脚虽然驳接了回去,但右腿已经被那混蛋踩成粉碎。”

  “他今生都不可能站起来了,你说,我哪里还有胃口吃饭?”

  “你以为我这个母亲,跟他畜生叔叔一样,不仅伙同外人砍侄子手脚,还有心情能吃能睡。”

  傅母歇斯底里吼叫一句:“你给我滚,我们母子不用你理,也不用你们傅家理。”

  “嫂子,昨晚我真是没办法,我不照叶天龙说的去做,不仅我会没命,大军也会受更大折磨。”

  傅武彪眼里有着一丝无奈:“叶天龙有最高令牌,等于我们帮主,我怎么反抗啊?”

  “他一声令下,我身边人就会把我砍了。”

  “闭嘴!不用再解释了,再废话了,说再多也不能掩饰你们的无能。”

  傅母现在对谁都仇视:“我最后问你一次,能不能替你侄子讨回公道?能不能弄死那叶天龙?”

  傅武彪没有说话,只是低下头:“嫂子,医药费我会负责的”

  “废物!”

  傅母忽然狂笑一声:“好,你们没有能力讨回公道,那就我来给大军报仇。”

  “你,帮我们最后一件事。”

  傅母忽然揪住傅武彪的衣领:“把我们送去苗疆,我要去找大军的老外公。”

  傅武彪身躯颤抖了一下:“什么?你要回去?嫂子,你好不容易从恶人谷出来过正常生活”

  “没法子,你们都是废物,无法给大军讨回公道。”

  傅母眼里有着一股凌厉杀机:“我只能回去了,是死是活无所谓,只要能让他给大军报仇,就值!”

  她的眼里有着复仇的强烈火焰。

  傅武彪神情一紧:“地狂天不,大军外公一旦出来,可就再也不受控制了。”

  傅母喝出一声:“闭嘴!要么你去杀了叶天龙,要么你去给我备车。”

  傅武彪沉默,随后转身去安排。